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強酸 大雨特報 香雞城

全民最大黨 民主果實

中時電子報/(專訪:江慧真、楊舒媚、何榮幸/執筆:江慧真) 2012.05.31 00:00
去年十月,「全民最大黨」再度拿下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獎,製作人巫秀陽強調:「如果不是在台灣,這節目不會成功!」這是金鐘史上首次有得獎人把榮耀獻給台灣民主。台灣本土原創,政治模仿秀、輕鬆看時事的「全民系列」節目一做就是十年,美國CNN、日本NHK、中東半島電視台等都曾來台製作專題報導,也見證了台灣言論自由的蓬勃發展。

走進中天電視攝影棚,全民系列節目兩大靈魂人物郭子乾、邰智源正在化妝,節目馬上就要直播了,大夥兒仍不慌不忙對劇本排戲,長年合作的默契盡在其中。

「從全民亂講、全民大悶鍋到全民最大黨,全世界沒有華人地區做出這樣的節目,我們可以罵元首罵得比罵兒子還慘,當然要感謝台灣的民主!」邰智源正是一再叮嚀巫秀陽領獎時須感謝台灣民主自由的幕後推手。

模仿秀加叩應 一炮而紅

「排憂解悶」是全民系列節目的起點。郭子乾回憶,二○○二年十月,政論節目浮濫,製作人王偉忠認為,已經變成政治人物吹噓自己的舞台,提出政治模仿秀加叩應的點子,沒想到兩人一拍集合,「討論五天就遞案,沒宣傳就上檔。」他永遠不會忘記,第一個叩應進來的阿伯劈頭就問:「你們這個節目是真的嗎?怎麼愈看愈假?」正當大家忐忑的時候,阿伯加問了一句:「第二天還會繼續播嗎?」其後短短一個月內,全民亂講引起旋風、一炮而紅。

模仿李登輝、陳水扁到馬英九等歷任總統,是否曾遭關切?郭子乾斬釘截鐵的說,「完全沒有」。他從未接過來自府院黨或藍綠政治人物的電話,「喔!有啦,是有打來嫌我們(模仿)太醜啦!」他笑著舉例,洪秀柱曾當面抗議為什麼找男的模仿她?許信良則質疑他嘴巴有笑那麼開嗎?模仿蘇貞昌的效應最大,不少藍營官夫人見到他就嘟嚷,「不要再學他了,把他學得愈來愈紅!」。

巧妙拿捏分際 不分藍綠

郭子乾強調,政治模仿秀必須拿捏分際,他們心中自有一把尺,「我們絕不無中生有、刻意醜化,政治人物曾經講過的話我們才講!」至於挺藍挺綠的揣測,「上了台我只忠於表演。」此外,郭子乾指出,「宗教、貧窮和命案這三者,我們不碰、不開玩笑、不在傷口上灑鹽」;邰智源也補充,「天災、種族也不碰,不談論別人八卦,頂多從旁邊閃過,我們絕不為了收視率去媚俗。」

「我們不會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好像什麼都可以講。」邰智源說,外界通常只看到他們好笑的一面,但全民最大黨在台灣有一定的收視群,就算只有二%或三%的觀眾在看,卻有「領頭羊」的作用,所以「最大黨的言論是出自非常嚴謹、嚴肅的幽默,並不是隨便亂講的!」

臨場發揮過頭 擦槍走火

「但去年日本天皇事件,我們犯下最大的錯誤。」郭子乾坦承,心中雖有拿捏,但仍會擦槍走火,模仿日本天皇、皇后安撫三一一地震災民其實還好,錯的是之後的嬉笑怒罵,臨場發揮過了頭,忽略了國外觀感,導致網友和日本的激烈反彈,所以後來北韓領導人金正日過世,最大黨不再模仿李秀姬,「這證明言論自由不是沒有界線,雖然公部門沒干預,但民眾的監督是最大的力量!」

已演出兩千多集的全民系列,颳風下雨、政黨輪替從無間斷,唯一的例外是二○○四年三一九槍擊案那天。郭子乾說,槍擊案一出來大家都愣住了,因為這個節目政治性極高,電視台怕煽動喊卡,「這是十年來唯一的停播,本來腳本還寫到一半,大家也在等錄影,那是個永生難忘的星期五!」

差點停播的還有SARS來襲,製作人體溫過高卡在外面進不來,最後是喝椰子水降溫,節目才錄成。「在台灣社會很沉悶的時刻,這節目帶給很多人正面力量,不少女性朋友甚至叩應進來說:這節目很過分,把我的憂鬱症都醫好了!」

近年來,全民最大黨成為大陸官方代表團來訪的「參觀行程」,更是陸客來台不可或缺的「晚間節目」,將台灣言論自由的活力散播到華人圈甚至全世界。「如果有一天,台灣政治已經不悶了,人民也已經不憂鬱了,這個節目就沒有存在必要了。」郭子乾如此總結,但對照於藍綠撕裂惡鬥的現狀,那一天似乎還很遙遠。

※本專題內容請見官網「台灣368」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