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李喬如的國王新衣

立報/社論 2012.05.27 00:00
高雄市議員李喬如語出驚人的建議:公務人員不婚不生,考績打丙等,並剝奪其參選公職的權利。此等言論於當今台灣,必然受到批評,高雄市長、民進黨代理主席陳菊表示「不結婚是一種個人的人生選擇」;也有人認為這是把女性當成生產工具,應該「尊重女性的身體自主權」。面對批評,李喬如倒也坦率,聲稱自己早知道會被批評,但就是要丟震撼彈,讓大家正視生育率低落的問題。老實說,李喬如的建議令人覺得好笑,不過那些自命清高的批評,則讓人覺得忿怒。台灣的生育率世界第一低,離婚率亞洲第一高,連總統都認為少子化已經是國家安全的問題時,我們的政治人物仍將結婚生子當成是個人選擇,或者比較時髦一點者,就稱之為身體自主權,未能看見少子化是勞動階級被迫造成的事實,完全是階級盲、毫無歷史感,更無現實感!隨著女性進入勞動力市場,走出傳統家庭的束縛,固然增加了許多人的「人生選擇」,有其進步性,不過我們同時也要看到,資本因為需要更廉價、更馴服的勞動力,發揮了強大的推波助瀾的作用。這一點在台灣應該更加明顯,且看民國50、60年代加工出口區的大批女工,即可一目了然。無奈此間自命清高之士,既沒有階級視野,也遺忘了這段歷史,只是一味歌頌個人的人生選擇自由。時至今日,男女同工同酬已較為普及(雖然很多行業仍非如此),資本則進一步打碎傳統的工資結構,使派遣、零時工盛行,同時也打碎家庭的關係。傳統工資的概念是要養活一家人,包括勞動力的再生產,但是現在的工資只能養活一個人,無論男女皆必須外出工作,而且不敢生養後代。資本搗碎工資與家庭,讓人人必須工作才足以恰好養活自己,互不相依,也不互助;合則聚,不合則散,離婚猶如家常便飯,這不是現實台灣目下的浮世繪?不過自命清高之士依舊無視現實,喃喃自道此為新時代女性的進步象徵;津津喜於女性不再以離婚、不孕為忤,而擁有充分的身體自主權。李喬如就像〈國王的新衣〉裡的小孩,莽撞的說出國王沒有穿衣服的事實,雖然乍聽之下滑稽好笑,但是也讓我們藉此看見那些自命清高之士的虛偽造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