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千古謎團 反年改 偏鄉

政院不敢定奪 用不到的引水工程還在蓋

中時電子報/侯俐安/特稿 2012.05.27 00:00
中科四期引水工程爭議許久,國科會提出轉型計畫,明確指出長期水源只需要兩萬噸,學者也紛紛提出中期水源替代方案,連水利署也已明確表示「不需調度農業用水」;但是,行政院卻遲遲不願、不敢做出停工決定,讓廿三億的引水工程繼續推動,迫使農民抗爭,不僅浪費公帑,更徒留與農民搶水惡名。

彰化莿仔埤圳在七十四年開啟「供四天、停六天」輪灌措施,農民在停水六天期間若要灌溉,只好自求多福,挖取地下水灌溉農作。農委會雖在日前換算,即便去年乾旱缺水率達七成,稻作產量還比前一年多出三%,肯定地保證「供四停六、中科調度用水不會影響收成」,卻忘了遍布在南彰化每一口水井,正在掏空地層。

今年三月國科會主委朱敬一願意面對之前政府的錯誤,勇於將中科四期轉型為低耗水產業,避免地層下陷繼續惡化。行政院卻遲未面對,直到老農抗爭才宣布召開協調會議,沒想到,中科管理局卻未讓彰化農田水利會及承包公司停止引水工程。

兩個月前國科會即已作成中科四期轉型建議,但調度農業用水工程卻仍持續動工,農民猶如再被凌遲,國科會想轉型的努力無法落實,連強調與農民站在一起的農委會,這次也只能說「配合國家重大建設,我們也很兩難。」

中科四期已不需要調度農業用水,行政院為何不願、不敢立即做出停工決定?而負責執行引水工程的彰化農田水利會到底還有什麼必要「配合政策」?當糧食危機已引發全球重視,台灣糧食自給率下降更成為國安問題之際,行政院在地方利益與國家安全、農民生計之間應該如何抉擇,答案還不夠清楚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