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委國辦原民大學 培育部落領袖

立報/陳玫伶 2012.05.23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據《半島新聞網》報導,委內瑞拉的皮蒙(Maracas Pemon)所就讀的大學,擁有非常充裕的活動空間,學校就拉南部玻利瓦省(Bolivar State)的森林區域內,校地有5千公頃。皮蒙是67名學生之一,大學校舍用茅草所搭,課程有水上運動、人權、法律跟水牛飼養課等。這是委內瑞拉開辦的原住民大學,努力培養社區領導人,將來背負捍衛土地、權利和傳統文化的重責大任。20歲的皮蒙說:「大學的重要目的是要保護社區,提高原住民意識,也要瞭解西方人關注世界和宇宙的思維。第一是爭取領地和失去的土地,沒有土地就不會有教育或傳統,土地是原住民文化之母。」政府政策毀譽參半委內瑞拉人口是2,900萬,原住民占2%。大西洋和加勒比海海岸的叢林及沼澤地區,數百年前就有許多原住民在這裡建立社群。在那裡,他們崇拜土地、相信巫師,也會使用傳統治療法。自從西班牙第1次在16世紀控制該地區以後,原住民就眼見土地被掠奪,他們為爭取生存,一直奮戰至今日。非法採礦、基督教福音和林場開發者侵入原住民土地,這股壓力迫使地方居民群起保護自有文化、語言和爭取獨立性。有些原住民也會遷移到因油源或採礦致富的城市討生活,但這些人的就業機會薄弱,常被視為二等公民。2001年,一個原住民人權組織與耶穌會傳教士合作,成立多卡(Tauca)大學保護遭受威脅的社區土地。1999年,總統查維斯在憲法上承認原住民團體,並多次強調其祖母的原住民根源。查維斯形容自己是原住民權利的捍衛者,支持原住民的土地與文化。查維斯政府推動原民計畫,雖然保住原住民文化,卻未能協助原民擺脫貧窮。有些原住民則認為,查維斯的計畫具有分裂性,不僅造成原民的依賴,同時也產生政治化的結果。在委內瑞拉東南部的奧利諾科河三角洲(Delta Orinoco)地帶,莫里切漁村(Moriche)的一名村民說,當地領導人和政府代表並未協助他們,他說:「他只是為了錢而工作,不是為了社區,政府沒有幫忙小孩、醫療,什麼都沒幫到。」查維斯政府與獨立英雄西蒙‧玻利瓦(Simon Bolivar),都為了原住民教育而努力。委內瑞拉獨立初期,教育就是他首要關心的議題。認識文化 尊重多元全國44個原住民社區都派了代表進入這所大學就讀,原住民被邊緣化數百年後,這所大學被視為是恢復原住民自尊的堡壘。來自玻利瓦省Genepa Keipun社區的加西亞(Alfredo Garcia)剩下1年就完成4年的學業,他說:「要從過去的傷痛中恢復,需要的是時間。我感到非常自豪,因為我們也是人。我們在這裡獲得支持,我們意識到文化的重要性,而且應該去改善我們的生活。」大學內的學生住在校園內,他們睡的是吊床,一起生火煮飯,也一起步行通過樹林去上課。校內也有來自歐洲和南美洲的志願服務者擔任教師。學校經費目前由政府支持的基金會支應,因擔心課程編排受政府掌控,校方拒絕直接由政府發放補助款。一名在校任職的協調員耶夸那(Adedukawa Etnia Ye'Kwana)告訴記者:「其他文化的人很難接受這間大學。這在國內是特異的,他們認為應該要遵循白人的架構,但是這間大學是源自原住民的思維方式,大學的最高領導人必須是最有智慧、最年長的原住民。」而政府則表示,將不會把其他制度套用在這所大學上。代表玻利瓦省的學生阿雷(Yaritza Aray)表示,政府支持族群保護自身文化,免於被現代文化同化的危險,像是藥物、酒精和改變飲食習慣。「這在其他國家發生過,像是美國。他們說自己是原住民,但是不會說母語,他們忘記怎麼跳舞,也失去了土地,我們不允許這樣。」他說。阿雷繼續補充:「族群尋求如何維護傳統價值是非常重要,這是非常有趣想法,不帶有批判國家的狀況下,保持你所擁有的、並為重要的事物戰鬥,認識你的文化,而不是表現得像是非原住民。」不過大學同時也在自身文化中游移,因目前只有5名學生是女性。「有人說女性有學習障礙,有些人說這不是她們的強項,但我們正在努力達到公平參與的狀態。」耶夸那說。校方認為,這所大學是原住民社區往前邁進的重要里程,也是委內瑞拉率先推出的領航計畫,或許以後能複製到整個拉丁美洲。玻利瓦省將來是皮蒙為原住民社群服務的場域,他說:「我希望教育孩子,去意識到我們的傳統文化,在生活當中同等尊重西方文化和原住民文化,這是在大學中的課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