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詩情畫意說美術 范我存樂志工

中央社/ 2012.05.22 00:00
志工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程啟峰高雄22日電)「我從小就對美術有興趣,但一直沒接受正規美術教育,當志工就學個夠」。如果有幸在高美館聽到一位白髮長輩以深厚內涵細細解說,她就是詩人余光中的妻子「余師母」范我存。

范我存憑對美術的熱愛,一頭栽進高雄市立美術館導覽志工,默默付出轉眼已16年。

高雄的春天已豔陽高照,國境之南的陽光照在范我存樸素的套裝,襯托出文人的雅致,她的言談很容易讓旁人感受到她對美術的熱愛,這也是她擔任美術館志工樂此不疲的原因。

「你們看,中國水墨畫和西方的畫不但畫具、原料不一樣,呈現手法也不同,一幅中國畫往往同時有好幾個焦點,西畫的視野通常只有一種焦點...」先前高美館借展畫家米勒的作品時,范我存悉心地對參觀學生解說,讓學生覺得收穫比在校的美術課還豐富。

憑著對美術的熱愛,不怕沒底子,范我存16年前應徵高美館導覽志工,字正腔圓加上端莊嫻雅,一下子就被錄取。范我存每週三下午固定至高美館擔任導覽志工,16年來如一日,風雨無阻。

「聽『余師母』導覽是種享受,也有助深層認識展出作品」,這是很多人在高美館聽完范我存解說後的感覺。

已高齡81歲的范我存沒有大師級師母的架子,平易近人,剛進高美館之初鮮少人知道她是「余師母」,只覺得這位長輩的解說特別言之有物,無論是中西畫作、雕塑或現代藝術,都讓人聽得津津有味。

范我存當年就讀北一女,高三時因生病就醫,沒有升學,反而有更多時間沉浸在藝術的殿堂,她說每次出國一定先逛美術館,法國奧賽美術館珍藏的米勒名畫,她看過好幾遍,高美館也曾借展米勒的畫,她曾下工夫研究導覽。

不過,沒有任何美術底子的她,為準備上陣導覽,煞費苦心。由於不諳電腦上網查資料,范我存得親自至館內圖書館、自家美術藏書及各地圖書館,漏夜埋首書堆準備資料。有時余光中看了不捨,也會上前幫忙「做功課」,因此范我存的導覽資料,堪稱兩人心血結晶。

曾任幼稚園老師的范我存,最愛為小朋友導覽,她說,小朋友反應很快,與他們互動較愉快,導覽好壞也會馬上知道,可讓她立即發現缺失,加以改進。

樂在導覽美術的范我存,最沮喪的是「對牛談琴」的感覺,她說,解說是導覽志工與參觀者的雙向互動,對方有沒有懂、有沒有融入情境,看眼神就知道。

「有些民眾入展場『寶山』,匆匆走馬看花,空手而回,真的好可惜」。她說,投身高美館導覽志工16年來,深覺國內美術教育仍有很大成長空間。

余光中桃李滿天下,范我存在高美館偶而也會服務到余光中的學生,他們對「余師母」活到老、學到老且不服老,勇於挑戰在人前專業解說展品,對美術的投入及熱情,不輸年輕人,感佩不已。范我存也曾4度與志工同好自費組團赴中國大陸,考察古蹟及博物館,順道為館方做雙向交流。

「藝術是無價的,對人潛移默化的影響力,不容小覷」,與余光中結褵逾一甲子的范我存,盼藉談詩情、看畫意,讓更多民眾心中產生美感,獲得藝術經驗。她認為,當越來越多人對藝術之美產生興趣,整個國家就能提升到另一個境界,也許這才是真正的桃花源。1010522

(高美館提供)中央社記者程啟峰高雄傳真 101年5月22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