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一國兩區應實質回歸憲法

立報/社論 2012.05.20 00:00
馬英九在「風雨」中宣示就職總統,開始他連任的元首職務。今年3月,吳伯雄先以總統「代言人」的身分在北京拋出「一國兩區」的說法,作為總統連任就職演說的風向球。面對在野黨有關矮化國格、傷害主權的批評,官方回應是回歸中華民國憲法:依據憲法,中華民國領土主權涵蓋台灣與大陸,目前政府治權僅及於台、澎、金、馬,兩岸憲法定位是依1991年的憲法增修條文界定「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自由地區、大陸地區)」,20年來歷經3位總統,從未改變。

在野黨那種叫陣式的批評其實不難回應,等於重申「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立場,強調一國兩區的分類方式,乃根據象徵中華民國主權的憲法,在互不承認主權的立場上,自說自話,實與矮化國格和傷害主權無關。問題是,一國兩區可能反而不是對岸現在可以接受的框架。固然其中有對岸視為具積極性的「一國」,但「兩區」的解釋若是來自中華民國憲法,則對岸不可能接受;就算另立一套「兩區」的說法,仍可能心有不甘,與台灣成為實質平等的「兩區」。

歸根究底,還是李登輝的批評最切中要害,他指出憲法增修條文是替兩岸「人民交流」建立「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的法源基礎,是國內的立法授權,不能把法律關係偷渡成兩岸的政治定位。一語道破一國兩區可能是法律人的頭腦體操,面對國內的批評,可以此自圓其說,不過對岸是否會因為「一國」而接受「兩區」,仍是政治角力的問題。

在我們看來,馬英九高舉回歸中華民國憲法的大纛,似乎欲統合蔡英文所謂「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以中華民國是實質獨立的國家作為台灣的全民共識。然而,如同法律學者黃維幸所言,與其關注「國家是什麼」,不如關心「國家對我們有何意義」。

既然要回歸中華民國憲法,那麼有關領土範圍的「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顯然不是共識最高的部分,不該由此開始,更不該將憲法簡化為界定兩岸的依據而已。採取「國家對我們有何意義」的提問方式,最重要的憲法共識其實是關於公醫制、工作權、居住權、受教權及言論自由等權利的落實與保障。由此方能彰顯國家的意義,也才能真正以憲法作為全民共識,來界定與對岸的政治定位,而不僅是法律條文上的文字遊戲。要之,一國兩區不只是文字上回歸憲法,更要在實質上貫徹憲法的價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