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島南手記》自由與雙槍

自由時報/ 2012.05.19 00:00
人民的自由在警察權力的過度使用中,悄悄離去,若未即時察覺並以行動制止,這種與生俱來兼且不可讓渡的自由,必然一去不回。

二○○一年九一一恐怖攻擊後,美國人民明顯感受到政府以防恐為大義,探測隱私的檢查與限制過於侵入,入境的中東人或者只是看起來像是中東人的留學生,明顯感受到自由與隱私遭受歧視與侵犯。

台灣不在恐怖份子攻擊名單上,卻也明顯感受到行動自由、集會自由與言論自由,屢遭警察因過度使用公權力而大幅退化,這種現象大約是從中國的陳雲林訪台衝突事件開始。

前不久吳敦義拜訪麟洛廟宇,抗議民眾只能隔著一條大街嗆聲,屏東分局當場高舉障礙物遮著群眾,一道道警察人牆遮著吳敦義雙眼可及的視線,不讓群眾的臉被吳敦義看見。

不知道原因是不是這樣。若是被未來的副總統看見有人抗議,一旦龍顏大怒便屬嚴重失職,往後在警界別想升官,可能還會左遷外島,夜半對著海色獨唱小夜曲。

種種現象均凸顯一種現象。不可讓渡的自由隨著越來越傾向警察國家,逐漸受到不當限縮,警察在馬政府實質獨裁的治理下,對於政治事件的公權力使用過於放縱,警察,從人民的保護者漸漸轉變為自由的破壞者。

一月份當街狙殺案尚未破案,五月又發生砂石業者遭行刑式處決命案,恐怖又驚悚的黑槍氾濫現象一日不去,就別再說幸福二字。

屏東縣警界的高官請在政治上多點節制,同時在治安上多點用心,相信雙槍命案很快便告偵破。(吳明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