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北野武自傳 刻薄搞笑寫爸媽

中時電子報/林欣誼/台北報導 2012.05.19 00:00
日本電影奇才北野武向以特殊的暴力美學、荒謬搞笑的風格著稱,他身兼喜劇演員與導演身分,作品路線多元,行事也橫跨黑白兩道,曾因不滿八卦周刊對他的報導而率手下毆打編輯,遭警方逮捕。究竟是什麼樣的成長背景,型塑出他如此不按牌理出牌的古怪性格?

北野武在自傳散文《菊次郎與佐紀》中,透露了他在犀利老母和醉漢老爸教養下的成長歷程。北野武描寫爸爸菊次郎、媽媽佐紀,筆調一如他的電影,刻薄不忘搞笑,卻又讓人鼻酸。

「仔細想來,我的人生似乎就是和母親的抗爭。」北野武說,因老媽自認出身名門,就算家裡貧窮還是很注重孩子教育。他兩個哥哥、一個姊姊都用功懂事,只有身為老么的他抽菸、喝酒又打架,所以一天到晚挨揍。好不容易考上大學,又休學去當搞笑藝人,跟家裡失聯好幾年。

後來母子和解,但老媽常毒舌罵他幹嘛當藝人,在他毆人被逮捕時對媒體說:「判他死刑好了!」還會幫媳婦一起數落他,甚至一直伸手跟他要零用

錢,個性潑辣強勢。

直到老媽九十多歲住院時,託付給他一包東西。北野武打開一看,竟是一本近一千萬日圓的存摺,才知道老媽把多年來他給的錢,一毛沒動的存下來留給他。因為她擔心他有一天過氣,「這個蠢小子,沒存款就完蛋了!」

在母權當道的家裡,擔任油漆匠的老爸則膽小害羞,不喝酒時想說的話根本說不出口,但一發飆又對老媽拳打腳踢。他描寫老爸醉倒路邊時,「簡直像個癡呆徘徊的老頭子」,這糊塗老爸還曾把他的棒球棒當柴火拿去燒、把姊姊心愛的小雞燉成雞湯,結果姊姊一邊哭,「還一連吃了兩碗。」

這樣懦弱又糗事一堆的老爸,就是他電影《菊次郎的夏天》中菊次郎的翻版。其實幼時的北野武,早在某次酒鬼老爸被家裡的狗咬得慘叫哀號時,便發現「平常愛擺架子的傢伙,一旦失態、出醜,特別好笑,那無疑是我搞笑的原點。」

儘管看盡父親「愚蠢的姿態」,但當老爸晚年中風在床,北野武不禁對他逐漸諒解。直到父親過世廿年後,他總想起幼時幫老爸刷油漆時,老爸看著他笑的表情。這也讓他在文末加上的那句「本故事純屬虛構」,更添幾分辛酸難解的為人子心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