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俄羅斯和烏克蘭:圍困處境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5.18 00:00
作者:《全球政治中的俄羅斯》雜志總編費奧多爾·盧基揚諾夫

俄羅斯和烏克蘭兩國總統在弗拉基米爾·普京重登總統寶座後首次相見。俄烏關系正在經歷著一個奇怪的階段。從表面看什麼都沒有發生,也沒有明顯的衝突,但在罕見聲明中聽上去雙方互不滿意,能感覺到緊張度的存在。

自從俄羅斯前總統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和烏克蘭總統維克托·亞努科維奇在哈爾科夫簽署“艦隊換天然氣”的協議後,已有兩年過去了。按照這份協議,烏克蘭開始以大幅折扣價採購俄羅斯天然氣,而俄羅斯則確保了黑海艦隊幾乎到本世紀中期均可在克里木駐扎。這似乎是深層戰略關系的開始,且這種戰略關系將導致另一種質量。但這一推動力沒有獲得任何發展,哈爾科夫協議仍然是一次性交易,俄羅斯意欲整合各個行業,以期打造能源、航空制造、國防領域統一生產聯合體的進一步主張仍停留在宣言的層面上。原因也許有兩個:第一,甚至是在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的治下,烏克蘭社會和政治精英在對待俄羅斯的態度上仍然是分裂的,基輔不可能唯莫斯科馬首是瞻。第二,存在客觀的擔憂,認為俄羅斯作為強大得多的經濟體和政治體系,可能吞並烏克蘭了事。

停滯時期持續了一年左右,這段時期充滿了烏克蘭政治內斗,最後以針對烏克蘭前總理尤利婭·季莫申科的訴訟案結束。烏克蘭從本可對季莫申科提起的不同指控中選擇了同俄羅斯簽訂天然氣合同這項指控,一方面是最沒有說服力的,另一方面在政治上卻是最為尖銳的。明顯,基輔期待把判決用做重審俄羅斯氣價爭端中的論據。從這個時刻起,基輔同莫斯科的關系趨冷。基輔爭取天然氣問題讓步時,做出了相當混亂的聲明,有時要求與威脅並行,有時則相反,提出合作建議。俄羅斯抵制了激烈回應的誘惑,採取了拖延時間的立場。從各種情況來看,這種立場沒有出現判斷錯誤。從去年夏天開始,烏克蘭的國際處境發生了極大變化,但不是向著好的方向。烏克蘭同歐盟的關系因季莫申科一案而交惡,天然氣對話沒有帶來任何成果。俄羅斯拒絕在壓力之下重審天然氣定價合同,這里的法律立場相當牢固。也無法本著愛心達成妥協,因為莫斯科只打算以捆綁方式降價——烏克蘭要麼劃分天然氣運輸系統,要麼加入關稅同盟。對立的背景是俄羅斯努力打造通往歐洲的天然氣新幹線,在“北流”和“南流”天然氣管道建成的情況下,對烏克蘭中轉運輸的需要只會消失。

烏克蘭政治中不是總能找到邏輯,有這樣一種印象,那就是維克托·亞努科維奇同尤利婭·季莫申科的私人關系超過所有的政治和經濟理由。結果,德國總理安哥拉默克爾日前已經公開把烏克蘭列入像白俄羅斯一樣的實際專制制度行列中。這是明顯的誇張,但相當具有示範效應。雖然歐盟對不讓基輔和莫斯科關系走近非常感興趣,但歐盟政治家們也無法不關注同季莫申科有關的情況。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對此的公開回應要平靜得多,但烏克蘭當局並未在這個問題上得到俄羅斯國內的理解。弗拉基米爾·普京和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對季莫申科被判刑和被囚禁的議題作出了相當犀利的表述。

早在去年夏天,“烏克蘭是否將在什麼時候加入關稅同盟”這一問題的最可能答案就是否定的。自獨立歷史最初開始以來,烏克蘭政治的特點就是不願意、也不可能在親歐還是親俄的導向之間作出選擇。激烈轉向任何一邊的嘗試總是以失敗告終,只要回顧一下維克托·尤先科的治國總結即可。烏克蘭頭腦最敏銳的總統列昂尼德·庫奇馬總是在俄歐兩個方向保持靈活轉圜的空間。

但今天事情不是以最典型的方式發展。有這樣一種印象,就是基輔在有意識地切除隨機應變的機會,除了同俄羅斯接近外,不給自己留下另一種選擇。要知道烏克蘭的經濟狀況遠不是那麼出色,因而需要一個能夠支持自己的伙伴國。莫斯科採取拖延時間的立場,認為在基輔同歐盟關系的當前趨勢下,自己將無處可去。

關稅同盟的質量取決于烏克蘭是否加入這個組織。烏克蘭不加入關稅同盟,雖然從構想上來說這是有前景的,也是有意義,但不完整。而如果烏克蘭加入關稅同盟,那麼關稅同盟(未來的歐亞聯盟)將成為具有極大內部市場和多樣化經濟的強大組織。因此,烏克蘭的吸引力無疑將成為弗拉基米爾·普京擔任總統期間的重要方向,但取代俄羅斯政治過去以果斷出擊為特點的是,莫斯科將選擇系統圍困基輔的戰術。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