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俄羅斯股市大跌的背後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5.18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昨天,俄羅斯股市遭受了今年的最大下跌——兩大股市跌幅分別達到3.5%和4.4%,跌勢一直持續到了今天。此次股市大跌,既是受國際市場影響,也存在國內因素。

黑色星期四

昨天俄羅斯交易系統(RTS)指數下跌了4.4%至1313.43點,是去年10月以來的最低點。莫斯科銀行間外匯交易所(MICEX)指數下跌3.5%,跌穿1300點大關至1287.79點。在全球各大股市中,俄羅斯股市也是跌幅最大的:歐美主要股票指數昨天下跌大約1%,亞太股市還有所上漲。同時,這也是去年12月6日俄羅斯股市大跌之後的最大跌幅——去年是由于國家杜馬選舉後出現的大規模示威活動引起的。

從個股來看,市場上的絕大部分藍籌股都大幅下跌:其中俄羅斯儲蓄銀行跌幅接近7%,而俄羅斯水電公司、外貿銀行、盧克石油公司和天然氣工業公司下跌均超過3%。

影響俄羅斯股市的外部因素首先是來自歐元區的負面消息。昨天的消息稱,歐洲中央銀行計劃在希臘銀行完成資本重組之前,停止向希臘提供額外流動性。這樣,無法獲得歐洲央行正常融資的希臘銀行,需要按照“緊急流動性援助”(ELA)機制,從希臘央行獲取備用融資。否則,希臘整個銀行業部門將會崩潰。這個消息使歐元對美元走低,加劇了投資者和希臘國內對退出歐元區的擔憂。

俄羅斯股市大跌的另一個原因是油價下跌。昨天,布倫特原油(Brent)從一月份以來首次跌至每桶110美元以下,俄羅斯烏拉爾原油(Urals)則報收108.5美元,這是四個月以來的最低價格。從本月初以來,油價已經下跌了大約8%。很多投資者將俄羅斯股市的走勢同石油價格挂鉤,在油價下跌的情況下,俄羅斯股票是最先被拋售的。

資本外逃

從經濟危機以來,俄羅斯一直面臨資本外逃的局面。而每次的股市大跌都伴隨著資本的外逃,這已經成為俄羅斯市場最令投資者擔憂的問題。根據Emerging Portfolio Fund Research的數據,從5月初以來,投資俄羅斯股市的基金已經撤資大約2億美元。

俄羅斯經濟發展部副部長克列帕奇5月14日表示,該部估計4月份的資本淨流出約達80億美元。“第一季度已經外流350億美元。4月份的外流,按照我們的初步評估為80億美元。顯然,5月份還將繼續。”他強調:“資本外流比我們預計的要嚴重的多。”

經濟發展部預測今年資本外流200億美元。財政部部長西盧阿諾夫認為,今年的資本淨流出至少將減少一半,為400億美元。按照央行的數據,去年俄羅斯的資本淨流出為805億美元,而去年最後四個月的淨流出為485億美元。

按照俄羅斯央行的數據,今年1月的資本淨流出為135億美元,2月份為90億美元,而經濟發展部的數據為170億美元和110-120億美元。央行稱3月份資本仍在繼續流出俄羅斯,但同二月份相比已經有所減弱。

根據經濟發展部此前的預測,2012年下半年將出現資本流入。2012年的資本淨流出預計為250億美元。該部認為,新政府組成之後,資本外流將逐步減少。

新政府“難產”

盡管3月份獲得總統大選勝利之後,普京就宣布同梅德韋傑夫開始就新政府的組成進行討論。而且在普京就任總統後第一時間就任命梅德韋傑夫為總理。但時至今日,俄羅斯新政府的結構和人事組成仍未公布。這比前幾屆俄羅斯政府組成的時間都要長。而這種政局的不明朗也使得市場難以對未來的經濟做出預期。

目前俄羅斯各大媒體都在猜測新政府會有哪些變化,從而了解未來幾年新政府的經濟和財政戰略。工業通信資產管理公司專家薩利科夫向《生意人報》表示,在“無政府”狀態下,市場的可預測性降低,一些保守的投資者被迫削減投資。根據目前的消息,新政府的組成將在梅德韋傑夫參加完在戴維營舉行的"八國峰會"之後宣布,最有可能的時間是5月21日。

今天出版的《新聞報》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表示,“德米特里·阿納托利耶維奇(梅德韋傑夫)比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羅維奇(普京)更困難一些,普京擔任總理時,他已經有自己的穩固的團隊,而梅德韋傑夫沒有,他需要長時間的遴選人員”。

同時,組成政府的談判也進行的很困難。《新聞報》稱,很多人都拒絕擔任公職。一些人不滿意人事配置,一些人不想放棄商界的職位,一些人則表示疲于擔任公職。

該報稱,俄羅斯原子能國家集團公司總經理基里延科拒絕擔任主管能源的副總理,而總統候選人、億萬富翁普羅霍羅夫拒絕擔任主管工業的副總理。

經濟發展部部長納比烏琳娜則不願繼續擔任部長,她表示已經厭倦了政府工作,也不准備擔任主管社會領域的副總理。而高等經濟大學校長庫茲米諾夫,盡管積極參與了2020戰略的制定和“公開政府”項目的工作,但拒絕擔任教育部長。

該報的消息人士表示,目前所有人都傾向于去克里姆林宮工作,而不是政府。隨著普京就任總統,國家的決策中心已經轉移到了總統辦公廳,很多前政府部門領導人都將赴總統辦公廳任職。

政治觀察家馬卡連科表示,如果這樣的話,“第二內閣”的出現將使俄羅斯的國家管理體系複雜化,各部部長和副總理們需要謹慎的對待那些擁有實際話語權的人,但後者卻不需要承擔責任,這樣的政府無論是效率還是速度都值得擔憂。

股市未來走勢

市場人士認為,外部因素將繼續影響俄羅斯股市,這首先是歐元區的情況,比如歐洲中央銀行對出現主權債務問題國家的支持政策。此外,還包括全球市場行情,以及由此產生的油價波動。同時,俄羅斯國內的政治形勢將會產生更大的影響,比如俄羅斯新政府的經濟和稅收政策。

相對于去年12月導致股市大跌的抗議活動,盡管俄羅斯仍存在集會抗議活動(一些反對派成員昨天在庫德林廣場舉行活動時被當局逮捕),但目前這種規模並不足以導致市場大跌。但是,不穩定的國內局勢如果持續下去的話,政治風險將是影響直接投資者和証券投資者最重要的因素。

IHS Global Insight分 析師格沃爾基揚認為:“克里姆林宮經常表示,政治體系存在的一些困難被高估了,但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適應俄羅斯實際情況的本國投資者,也在向其他國家轉移資產。"他還說:"諷刺的是,普京和梅德韋傑夫王車易位的理由之一是試圖維持投資者的信心,使政權處于控制之下,不會改變現有的方針。但目前的資本外逃表明,這種努力是無效的。”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