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大 兩岸

手機與創作-掌中電影

中時電子報/?傅天余 2012.05.18 00:00
這兩年興起微電影風潮以來,電影導演們彷彿找到一條活路,問起來每人不是準備要拍,就是正在拍微電影。畢竟籌拍一部長片曠日廢時,而微電影篇幅短作業快,隨手拈來,相當可以滿足拍片創作的癮頭。

算算自己也拍了好幾部,漸漸領悟到,微電影原來是違電影,它其實違背了我所理解的關於電影大多數定義。傳統電影的基本假設前提,是一個大約100分鐘長度,在黑暗中與許多陌生人一同觀看的故事,這也是迄今各種電影技術的追求。然而當這些微電影被觀看的方式變成開放環境下的一小方螢幕(得避人耳目的辦公室電腦、通勤捷運上搖晃的手機),導演們被迫拋下各種炫惑人心的電影伎倆,赤手空拳,運用最原始的能力──用影像說故事,來與觀眾一決勝負。

既然有違於電影,那麼微電影的追求是什麼?

我想起川端康成寫過的大量「掌中小說」,也有人叫它極短篇,這批微型小說凝練了最純粹的故事之美,在川端輝煌的文學成就中,靜靜閃爍著有如砂金般的光彩。對於這些掌中電影,或許我們也可如此期待。在電影致力追求聲光效果的當下,故事在微電影裡重新找到自己的尊嚴。解放了拍電影的技藝門檻,每個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微言大義,或者微言聳聽,這是故事的繁花盛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