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高溫 麻疹 觀光

希臘經濟掛病號 國民赴海外闖天下

立報/謝雯伃 2012.05.17 00:00
【編譯謝雯伃綜合外電報導】喬治.卡帕塔尼奧斯(George Kapetanios)的聲音十分溫暖,他傳達的渴望是這些日子以來,希臘家庭甚至全歐洲甚或全世界的希臘移民常見的論調。根據《路透》報導,卡帕塔尼奧斯的希臘家鄉深受歐元區經濟危機影響,使得他遲遲找不到工作。為了擺脫財務困難,幾個月前,他毅然決定帶著妻子卡特妮娜(Katerina Germanou)和女兒帕拉斯可維(Paraskevi)到倫敦找工作。他們等待塔諾斯(Thanos Kehagias)在希臘完成大學學業後,來英國拜訪他們;如此一來,他們便可重拾久違的家庭團聚時光。▲卡帕塔尼奧斯(右)與卡特妮娜(中)夫妻倆,還有他們的小孩在倫敦郊區的波特酒吧一同合影,圖攝於5日。(圖文/路透)「我在這裡遇見世界各地來的人,有人已經7年沒回過家鄉,有7年沒看過媽媽了。我可不會這樣做。」卡帕塔尼奧斯強調:「我不會這樣的,我們希臘人與家庭的關係非常緊密。」賣掉房子 他國尋夢在德國慕尼黑,瑪莉亞.札切(Maria Zatse)希望找到一份工作,也苦惱著要如何改進她結結巴巴的德文。這名49歲的婦人在家鄉希臘當了30年美髮師。然後歐元區經濟危機發生了。他先生尼克(Niko)原本在一家建築公司服務,但該公司在2010年破產,尼克失業。他們靠著瑪莉亞的收入撐了一段時間,後來她工作的美髮沙龍生意越來越差。於是,他們賣掉了家鄉的房子,到德國找工作。卡帕塔尼奧斯和札切兩家人的遭遇在全希臘,甚至全歐洲的希臘家庭中不斷重演。從2008年起,債務纏身的希臘有60萬份工作蒸發,經濟生產也減少了20%。到目前為止,超過1/5希臘人失業,全歐盟地區充斥著一批求職大軍。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去年有約7千名希臘人移民到德國。而來自西班牙、葡萄牙或義大利等同樣債務纏身國家的移民人數相對較少。在每兩人中就有一人失業的國家,希臘年輕人的親身經歷也一樣可怕。喬治.卡帕塔尼奧斯的繼子塔諾斯(Thanos Kehagias)表示,他心平氣和地接受他父母決定要帶著他妹妹到倫敦重新開始,把他一個人留在希臘的決定。這名23歲的年輕人在希臘第3大城帕特拉斯(Patras)一所國立大學修讀工程。他表示,他一天的生活費只有6歐元,只夠在便宜的大學餐廳吃一餐飯。「我以前有97公斤重,我越來越瘦了,現在大概70公斤。」他沒錢吃好一點的食物,更不用說外食了。他每天都擔心入不敷出,也怕大學因為預算縮減而關閉,他目前還沒有打算到倫敦和父母及妹妹團聚。塔諾斯表示:「我父母的決定不錯,至少他們能在那裡賺到錢。我妹妹也在那裡上學,她是一個好學生。」對瑪莉亞.札切15歲的女兒瑪格莉塔(Margarita)來說,生活的真相可能更為嚴峻。她希望有朝一日能跟隨媽媽的腳步進入美容產業。在搬到慕尼黑一個月後,札切一家人的錢因為花在旅社上,全花光了。瑪莉亞還沒找到工作,而慕尼黑是德國消費水準最高的城市之一。尼克在一家印刷廠找到工作。他們一家人在慕尼黑中央車站睡了10天,後來透過一名社工幫助,在城西的奧賓(Aubing)一家青年旅社找到住所。瑪莉亞、尼克和瑪格莉塔在一個小小空間裡吃飯、睡覺和生活。房間裡只有3張床、3個櫃子和一張小桌。衣物、毛巾和其他家當則被堆在椅子上。那是他們舊日生活的痕跡。房間角落的架子上,瑪丹娜的海報就放在家庭合照旁邊。瑪莉亞的哥哥遷居到了義大利,但她父親拒絕離開希臘。她定期打電話回家問候父親,但要等到她們搬到了大一點的地方時,才能邀請父親來訪。▲小島聖托里尼島(Santorini)位於愛琴海南端,距離希臘半島約2百公里,是希臘知名旅遊景點,圖攝於2009年7月2日。泛希臘旅遊業聯合會(POET)表示,經濟衰退席捲歐洲,許多民眾取消旅遊計畫,希臘旅遊業因此受到衝擊,如飯店住房率下滑。(圖/維基共享資源)在倫敦,喬治.卡帕塔尼奧斯不斷懷念在希臘的舊時光;他不敢相信他15年的工作生涯和家庭生活都在經濟危機中一夕蒸發。「我以前住在一個小村,一個小鎮上。大概只有9千、1萬個居民。我在那裡找不到工作。」他說。家庭成員 分隔兩地希臘國內隨著政府緊縮政策,健康照護體制開始鬆動,失業率也持續攀高,卡帕塔尼奧斯幾乎別無選擇,只得離開。然而,搬家一事對他的妻子卡特妮娜來說很難熬。「她對於把兒子留在希臘一事非常難過。因為,你知道的,母子連心。但她還能怎麼做?她知道我們回到希臘一點生存下去的機會都沒有。什麼都沒有。」卡帕塔尼奧斯和妻子都找到了兼職工作。卡帕塔尼奧斯在一間餐廳擔任廚師,而他妻子則在西倫敦一間咖啡店工作。這與當時他們在希臘的富庶生活有很大差距,當時他們經營一間成功的餐館,擁有3台車。在歐元區經濟危機中,他面臨了失去一切的風險。他經營的餐館生意不好,他也找不到新工作。他把房子租了出去,餐館賣給別人,還是付不起每個月8百歐元的貸款。於是,他離開家人,到倫敦打頭陣。在他孤身到達的前2、3個月,他在一間希臘餐館找到了工作。「我很孤單,那真的很艱難。這不是倫敦的錯。是我的心理覺得這一切都很糟。因為當你孤單,很容易會認為自己一無所有,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卡帕塔尼奧斯期望有朝一日能回到祖國,回到留在家鄉的父母親、姐妹和朋友身邊。但他明白,事實沒有這麼浪漫。「我每天都和希臘的家人通話。他們告訴我:喬治,你已經盡力了。不要抱著浪漫的幻想,別做傻事,不要再說我要回到希臘那種話。別這麼做,你會後悔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