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觀察筆記》地雷

自由時報/ 2012.05.12 00:00
劉憶如能撐多久呢?

現在她,猶如一人怨國民黨團,黨團怨一人。

她要復徵證所稅,引發股市恐慌,交易量驟減,已是事實。幾番關於該稅的談話,以及立院的動作,左右股海升降,影響國家產業發展。

她媽媽郭婉容昔年任財政部長時,是第一位提出該稅的人,股市無量下跌。慘賠令投資人至今或仍為止血,女兒劉憶如當財長接續舉起證所稅大旗,揮舞得風雷作響。

立法院國民黨團昏天,股市一片暗地,大商人、小股民皆曰不可,她,雖千萬人而吾往矣。

會被該稅課到的人少嗎?成交量少,產業從何籌措資金?銀行還是地下錢莊?小股民的投資化成泡影,積蓄、退休金化為烏有怎麼辦?

把國家經營得左支右絀、捉襟見肘,不知開源節流,只懂得向人民挖寶,看有錢人就眼紅,想盡辦法、巧立名目地徵稅、加稅。

人民有錢是政府的政績,唯有社會環境好、政策佳,經濟才會蓬勃,創造人民的財富。對岸在文化大革命年代,誰有錢?是開放做出投資環境有以致之。

公平正義要講對意思,特別是執政班子,別給人反商感覺,反礙了國家經濟。

這哪是藏富於民呢?這叫作橫征暴斂,宋、明兩王朝走入歷史前迴光映現就是苛捐雜稅!(黃明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