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北韓 胖子 超商店員

三少四壯集-瓦莉

中時電子報/李維菁 2012.05.11 00:00
神秘且翻攪人類靈魂的穿透力,讓瓦莉成為藝術史上最著名的女人之一。但是,沒人知道瓦莉的人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一九一五年二月席勒給朋友的信上寫著:「我就快結婚了,不過為了未來著想,那個女人不是瓦莉。」

席勒最最驚人的作品許多是以瓦莉為模特兒的,瘦骨嶙峋但有著巨大性吸引力的瓦莉,紅髮捲曲的瓦莉,眼睛大又深彷彿什麼都不想又像直視靈魂無辜的瓦莉,天真又淫蕩,純潔又像惡魔的瓦莉,穿著長襪的瓦莉,以奇怪角度扭轉身體,呈現緊繃性感的瓦莉。

那個神秘且翻攪人類靈魂的穿透力,讓瓦莉成為藝術史上最著名的女人之一。但是,沒人知道瓦莉的人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人們無從得知,這股緊繃的神經質,強到幾乎是憤怒的慾望,連孤獨都要衝破畫面的掙扎哭喊,是瓦莉的特質,或是,瓦莉只是作為模特兒,像鏡子一樣,映照出席勒的慾望。那精神性的陣痛、性慾的神祕高張,寂寞到要瘋狂的特質,其實是席勒的而不是她的。

年輕的席勒到維也納發展,受到克林姆的提拔。克林姆邀請他參展,介紹收藏家。瓦莉本是克林姆的模特兒,席勒也從恩人那邊「接收」了瓦莉。

藝術圈有名媛貴族,購買畫作成為施主,也有像瓦莉這樣,出身微寒,沒有足夠的才華與際遇,只能用情感與身體衝撞的女人。

瓦莉遇見席勒的時候十七歲,成為他的情人與繆思,就這樣忠心耿耿了。

席勒喜歡找貧窮階層的小孩少女當模特兒,他們瘦弱、粗野,在席勒畫中,這些小孩飢餓、迷惘,還有一份尖銳的、無法忽視的、正在甦醒的性意識。他的工作室常出現遊童,什麼都不用做,玩頭髮、脫鞋子,席勒透過藝術家的魅力與一點金錢,給這些孩子錯誤而暫時的安全感。

席勒的女性裸體畫,不彰顯傳統裸體畫的身體之美,也不同春宮畫的目的在於燃起刺激,性在席勒畫中是超越性行為的,是陰魂不散的私密掙扎,緊繃到令人尖叫。

他喜歡誇大他與克林姆的親近,過度索求金錢與同情,也因自己惹起的爭議,他在維也納感到窒息,避居至小城紐倫巴赫。

但這個小城的居民痛恨他。他和模特兒同居,瓦莉還為他作家事跑腿,也替他拜訪客戶,偏偏他的工作室老有童男童女,並且願意為他脫衣。

居民發動警察,他的作品被認定是色情畫,他被控誘姦未成年少女,關到牢裡。出獄後他反而成為烈士,回到維也納,事業如日中天。

儘管與瓦莉同居,席勒對住在他們家對面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的姊妹花感興趣。但這家庭管教嚴謹,席勒沒機會接近她們。他後來決定追求姊姊伊迪絲,席勒透過瓦莉去認識她們,利用瓦莉讓這對姊妹及母親降低戒心,可以一同出遊。

席勒決定甩開瓦莉,迎娶出身良好的小姐。

伊迪絲先找了瓦莉,對瓦莉雄辯自己的愛情。瓦莉始終沉默,她總相信,經過這許多事情,她總是先來的。第二天,席勒約了瓦莉在咖啡館見面,他話也不說只是遞了一封信給她當分手語。信中他說,儘管已決定與伊迪絲結婚,他還是可以分配每年夏天給瓦莉一起度假。

瓦莉謝謝他的好心,沒有哭。離開後他們再也沒有見過面。

瓦莉一直獨身,成為紅十字的隨軍護士,一九一七年染上猩紅熱去世。

席勒與伊迪絲十分相愛,婚後席勒畫中竟出現不曾有過的祥和。

一九一八年懷著六個月身孕的伊迪絲染上流行性感冒過世,幾個月後席勒也因同樣病症過世。席勒死時廿八歲,他到死前都不知道,也根本不曾想過,瓦莉在哪裡。

比起她的悲劇,我覺得他的悲劇不算什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