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童婚制度盛 印度少女沒童年

立報/陳玫伶 2012.05.09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根據《半島新聞網》報導,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表的《2012年世界兒童狀況》(State of the World's Children 2012)指出,大約有4成童婚發生在印度。全世界超過6千萬名20歲至24歲女性在18歲之前結婚。早婚狀況因地區與國家而異,比例最高的是西非地區,其次是南亞。世界衛生組織4月在日內瓦的會議中指出:「約半數早婚的女孩居住在東南亞地區。」南非大主教屠圖(Desmond Tutu)以卸任世界領導人團體「耆老會」(the Elders)的身分訪問印度,他在比哈爾省(Bihar)時曾說:「童婚剝奪了數百萬女孩的童年,她們的權力和自尊,我感到很驚訝,這個議題竟未受到重視,我們得一起和夥伴努力終止它。」鄉村和城市的童婚狀況不一樣,根據印度聯邦2011年家庭福利統計數據,城市女孩早婚和鄉村女孩早婚的比例是1:3。傳統觀念 女不如男倡議組織「女孩不是新娘」(Girls Not Brides)公關迪克森(Laura Dickinson)告訴記者:「在許多有童婚現象的地方,女孩的價值不如男孩,覺得她們是負擔。」這並非易事,但是改變家長的態度、強調女孩的學習對家庭與社區有長遠好處相當具有挑戰性。倡議組織「女性服務」(Women Deliver)溝通與外展部主任歐勃多芙(Janna Oberdof)表示:「性別不平等,意思是女性和女孩被當作二等公民,沒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越來越多未滿18歲的女孩和大齡2倍的男性結婚。像娜瑪妲(Narmada)家裡在12歲就安排她和45歲已婚男子訂婚。她希望持續上學不想結婚,但家裡威脅切斷她所有對外聯繫,娜瑪妲無懼離家,前往就讀由Mamidipudi Venkatarangaiya 基金會(MVF)營運的銜接課程,她通過了10年級考試,並成為村子內的標竿學生。娜瑪妲現年18歲,近期內可望取得醫事檢驗技術員的文憑。她住在一間私人的女子宿舍,偶而和家人接觸,婚事安排還是老生常談。她告訴家人結婚的事情要晚一點再談。即使女孩在婚後可以上學,但卻要因此承擔家務與課業的雙重負擔,往往在5年級到8年級間就會輟學。報告指出,這是因為家長認為女孩書讀越多,就越難兼顧照顧丈夫生活的工作。貧窮也是造成童婚的關鍵因素。結婚過程中嫁妝不可或缺,通常是貧困家庭非常需要收入。歐勃多芙說:「貧窮家庭中,女兒早婚讓家長減少家庭開支,確保他們少了一個人吃飯、穿衣和受教。」過早生育 母子都受害印度傳統就有童婚,人們相信如果2個人從小彼此了解,感情會增加,所以認同早婚,而新娘會與父母同住,直到青春期才搬到夫家。這種被稱為Atta Satta的童婚,在拉賈斯坦省(Rajasthan)的比卡奈(Bikaner)仍盛行,是以女兒換媳婦的方式,這個現象據說跟女孩數量減少有關,如果無法為兒子找到太太,就把女兒嫁出去。不願具名的拉賈斯坦牧師說:「在Atta Satta當中,女孩年幼時結婚,不過住到夫家的儀式(gauna)會在生理成熟或青春期才進行。」童婚的最大問題之一,就是它會導致過早生育。《2012年世界兒童狀況》指出,現年20至24歲的印度女性,將近22%在18歲前就產下第1胎,這可能會造成孕婦及新生兒的死亡。加爾克漢德省(Jharkhand)的帕哈利亞(Paharia)族女性在14至15歲、男性在16至17歲始有結婚行為。志工組織Ekjut成員班奈吉(Soumik Banerjee)說:「這些族群中,孕產婦和新生兒死亡率是全省的3倍。15歲的女孩懷孕,有60%的孕婦在分娩中或分娩後死亡。20歲的孕產婦死亡率則為43%。」Ekjut在加爾克漢德省、奧里薩省和馬德雅等省,為弱勢村落強力發聲。醫師勒史達特(Yann Le Strat)刊登在醫學期刊《小兒科》的研究中寫道,18歲之前結婚的女性有53%以上有心理疾患,像是沮喪,較晚結婚女性的發生率是49%。童婚對健康的危害,不只在母親身上,歐勃多芙說,她們的小孩1歲以下死亡率比19歲以後結婚女性的子女高出6成。15歲的孕產婦死亡機率是20歲孕產婦死亡機率的5倍。18歲以下的孕產婦也有較高的產後後遺症,如生殖廔管。執法不力 成效不彰研究人員說,家長對於女兒長成有恐懼,一旦女孩進入散發魅力的青春期,即保護她的貞節,因擔心女兒的行為會影響家族的聲譽,所以限制其行為活動,包括阻止上學。印度《禁止童婚法案》於2006年上路,違者可判2年徒刑或10萬印度盧比(約新台幣5萬6千元)罰款,新郎則兩者併罰。這項法案在許多族群社區尚未執行,至少在拉賈斯坦省和馬德雅省還沒發生。家長並未意識到女兒早婚的負面影響,迪克森告訴記者:「經濟和社會壓力迫使他們讓女兒早婚,需要改變人們的和社區的心理,特別是國家中落後與與文盲的地區。」監督童婚盛行率的官員擁有極大權威,他們擁有警察權力,可以爭取地方警察協助。他們接受通風報信,也要到現場目睹與登記。但事實上並非每個省都有這類工作人員,或是將該議題列為優先業務。而專門處理童婚議題的非政府組織並不多見。迪克森說:「像是那些致力於改善教育說服教師為反對童婚發聲,並順便監督是否有女孩身受其害。而著力於醫療保健議題的組織幫助確認童婚,並追蹤未成年的產婦是否有妊娠併發症。」不過說服家長和子女反對童婚應該怎麼做?或是執行以村落為單位的監督系統,抑或是加強教師、幼教人員(anganwadi workers)和村里幹事的知能?國家或省政府遏止童婚成效有限,官方的外展工作通常無法符合立即需求,或影響一個家庭的決策。許多方案針對低收入族群或弱勢種姓,但問題仍存在於跨種姓和階級之間。以證據當作基礎,用來改變童婚的道德或價值,可能會是有效減少童婚的辦法,但這也無法保證印度童婚將永遠消失,有家庭仍會到寺廟以非正式禮俗辦理童婚。來自MVF的國家召集人雷締說:「但我們認為這事越來越難。女孩秘密地結婚、離開家庭和村莊是非常不容易的。」報告表示,童婚必須被認作是人權侵犯,及阻礙發展的障礙。提高女孩的受教權有助於改變童婚觀念。歐勃多芙說:「我們也必須教育社區領導人,傳統領導人和宗教領袖,他們往往是童婚的決定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