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社論:經濟危機與極右翼

立報/社論 2012.05.09 00:00
今年法國大選有兩個勝利者,其一當然是以51.7%得票率取得總統大位的社會黨候選人歐蘭德(François Holande);另外一個勝利者是極右翼的國族陣線!

為何這麼說?國族陣線的候選人瑪琳‧雷朋(Marine Le Pen)不是在4月26日第一輪投票就被刷下來了嗎?不,從法國的政治光譜來做分析,瑪琳在首輪取得18%選票,雖然排名第三,未能進入第二輪,卻已打破這個極右翼政黨歷來得票的最高紀錄。而右翼的現任總統沙柯吉在第一輪取得27.18%,與歐蘭德的28.63%差距不大。理論上,5月6日的決戰,若是瑪琳願意呼籲其選民將票灌到沙柯吉身上,那麼,這位金光閃閃的現任總統很可能還是可以「閃亮」地勝出。這也是為什麼在兩輪投票之間,沙柯吉使盡各種諂媚的語言迎合極右翼選民的好惡。

可是,瑪琳最後還是不願明確表態支持沙柯吉。選舉結果一方面證明國族陣線的選票足以成為勝負的關鍵,另一方面也顯現這個極右翼政黨有越來越高的自主性。以這樣的實力和信心,它很可能在下個月的國會大選取得重大突破,成為國家立法機構中不可忽視的力量。

值此經濟普遍隳壞的歐洲現狀,極右勢力的崛起顯得更加詭譎。同樣在5月6日投票的希臘國會大選,以驅逐外來移民為主要政見的極右翼「金色黎明」黨也突破7%選票,一舉拿下國會22個席次。歐洲的極右翼在社會、經濟的集體恐慌中崛起,而它們的擴張又在政治上造成另一種恐慌。左翼擔心法西斯的歷史記憶再度被煽起,傳統的基督右翼或自由派右翼則眼看著自己的選票基礎逐漸被侵蝕,以致不得不妥協,政策主張被迫向極端的基本教義派偏移,最後被侵蝕掉的不僅是道德基礎,甚至連政黨的靈魂都岌岌可危。

更令人擔心的是,陷入經濟危機的社會更容易成為極右翼的溫床。哈佛大學教授蓋利‧金曾經對1924到1933年間希特勒的崛起做過研究。他發現,社會中不同的階層對納粹的支持度有重大的差異。那些經濟不寬裕的自主經營者,譬如工匠、小商家,對於納粹的支持度越高;相對地,那些再也沒有什麼可已失去的失業者,則容易傾向極左派。也就是說,極右翼的支持者,主要是那些受到經濟危機威脅,恐懼在危機中喪失其社會身分、地位的人。而他們的恐懼也很容易在政治野心家的煽動下,導向仇外的情緒,以驅逐非我族類來鞏固「傳統」,捍衛「鄉土」,同時也維護自己的社會地位。

歐洲極右翼政黨的擴張正反映了邊緣社會階層者的地位越來越低微脆弱,因此,為了避免極體恐懼被置換為法西斯情節,對抗貧窮和重建政經邊緣者的社會地位,應是當務之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