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陳光誠赴美 希拉蕊直接談判

中央商情網/ 2012.05.09 00:00
(中央社記者江今葉紐約2012年5月9日專電)「紐約時報」今天揭露大陸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赴美轉折的內幕。報導說,陳光誠之所以能赴紐約大學,主要是因美國國務卿希拉蕊直接向中國大陸國務委員戴秉國提出交涉所致。

陳光誠從逃出被軟禁的山東自宅,前往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尋求保護,隨後在美國駐中國大使駱家輝陪同下前往北京朝陽醫院就醫,並傳出他將前往天津就讀法律,然後又在中美談判下,獲得北京當局同意讓他轉赴紐約大學擔任訪問學者。其中的諸多轉折一直是各家媒體想要弄清楚的。紐約時報今天就大篇幅揭露內幕。

報導指稱,當時在北京出席「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的希拉蕊(Hillary Rodham Clinton)一直遭到外界抨擊沒有公開聲援陳光誠,但事實上,她在4日和戴秉國會晤時,當場就表示「陳光誠最終必須前往美國」。

據報導,希拉蕊的提議引發北京當局高度憤怒,認為希拉蕊此舉違反美中針對陳光誠事件進行的長達30小時的對談中,美方所作出的承諾。中國大陸外交部副部長崔天凱甚至氣得揚言,不想再和同場協商的美國助理國務卿康貝爾(Kurt Campbell)繼續商談。

報導並透露,中美協商的過程充滿戲劇性,有無法預測的轉折、威脅、因應威脅的對策,有時還有些滑稽小計,像是康貝爾據說就曾經偷偷從下榻飯店倒垃圾的後門離開,以避開公眾目光。

與此同時,中國大陸公安部門則想盡辦法對美國大使館官員進行電話錄音、封鎖通訊,甚至有國安人員公然撥電話進美國使團副團長王曉岷(Robert S. Wang)和陳光誠妻子袁偉靜的通話裡。美國因為擔心北京當局可能會阻擾他們和人在醫院的陳光誠接觸,還曾考慮派員假扮護士進入醫院。

希拉蕊的干涉帶來了第2項安排,就是讓陳光誠前往紐約大學擔任訪問學者,而非給予政治庇護,這項安排被中方視為公然侮辱。根據尚未曝光的協商內容,陳光誠預期會在幾天之內就離開。

1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美國官員證實這些說法,他也表示,這次的交涉結果對雙方來說都是心力交瘁,也仍可能崩解。陳光誠的個案凸顯了美方如何看待北京領導層強硬派與改革派的鬥爭。

在談判過程中,美國國務院法律顧問高洪柱(Harold H. Koh)據說就曾在和中國大陸外交部官員協商的會議室走廊上,碰到中國大陸國安部官員向他咆哮說,陳光誠應該被懲罰,而非被美國悉心照料。

而事件的主角陳光誠則是情緒大為起伏,時常哭泣。在被帶到醫院就醫後,陳光誠同時使用3支由美國大使館提供的手機,也不想尋求庇護,並要求北京當局調查他遭到不當對待的事實。

陳光誠出人意料透過推特(Twitter)參與美國國會聽證會,則給了北京當局一記耳光,也使美國被迫倉促行事。在和妻子與律師朋友交談過後,陳光誠突然改變心意,認為自己無法繼續待在中國大陸,此時的美國官員仍完全被蒙在鼓裡。

美國資深官員表示,已經精疲力盡的他們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到解決方案,因為北京官員認為這是公眾不能接受的結果,拒絕達成任何協議,也才會在陳光誠才離開大使館時,馬上公開此事。

即使到了現在,這名官員透露,美中雙方並沒有正式的官方協議,只有一系列簡單的「瞭解」。這名官員還以1972年美中「上海公報」為例,說明這類「瞭解」的內容。上海公報確定了美中關係的正式開啟,對台灣地位則是巧妙的模糊帶過。

美國總統歐巴馬與希拉蕊保持緘默的態度,給北京領導人找出解決方案的空間。美國官員形容,對亞洲社會而言,面子更重於裡子。

至於陳光誠逃跑的內幕,報導指出,美方從不知情,直到他逃亡3天後,美國大使館才接獲協助他逃跑的支持者何培蓉的電話,表示陳光誠人躲在北京郊區,腳部因為逃亡而受傷。

希拉蕊4月25日深夜在國務院召開會議後,同意協助陳光誠躲進美國大使館,並制定詳細計畫,包括怎麼將他從1輛車弄到另1輛車裡。在陳光誠躲進大使館後,大使館不斷和華府聯繫,這項危機處理是由國務院主導,白宮則頻頻透過視訊會議掌握進展。

27日,康貝爾向中國大陸駐美國大使張業遂通報了陳光誠的所在地,張業遂明顯的楞住了。

之後,康貝爾飛往北京,與駱家輝、高洪柱共同主持與中方的會談。高洪柱還曾在1艘長江遊輪上待命,因為希拉蕊幕僚長米爾茲(Cheryl D. Mills)要他想辦法找到安全電話。而最安全的地方則是美國駐成都領事館。

與北京官方的協商是從4月29日展開,但剛開始情況相當不理想,官員透露,他們必須向中方說明陳光誠和美國接觸的細節,因為崔天凱抱怨美方違反外交慣例。

官員並透露,中方曾揚言不惜取消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美方則暗示他們也準備拂袖而去,希望能迫使中方繼續對談。

高洪柱提出讓陳光誠在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攻讀紐約大學贊助的課程,但中方認為「太西方了」。美方因而很快安排平行對話,康貝爾一方面與中方官員會談,駱家輝與高洪柱則繼續與想法一直在改變的陳光誠對話。

官員透露,陳光誠表示他不想離開中國大陸,但也擔心離開大使館後的安危。高洪柱則問他是否準備好在大使館內待上30年,甚至以緬甸反對黨精神領袖翁山蘇姬、自己擔任南韓外交官的父親在1961年逃往美國的故事向他說明情況。

儘管北京官方最初採取抗拒態度,但顯然他們希望能儘快解決陳光誠事件,1名中方官員就表示,希望能在36個小時內達成協議,也不反對陳光誠到其他7個中國大陸的大學就讀,但對美方提出的1份包括陳光誠哥哥與侄子在內的13人名單,希望中方調查這些人近況時,中方明顯不滿。

中方官員甚至表示,只要將陳光誠交出,整件事只要在36分鐘內、而非36小時,就能解決。

但當陳光誠再度遲疑,不願離開大使館時,中方表示會將他的家人送回山東,這項說詞後來被解讀為「威脅」,但也遭到美國大使館否認。

陳光誠在車上打電話給律師朋友滕彪,滕彪認為這是錯誤的決定,但據1名當時在車內的人員透露,陳光誠回應這是出自他個人意願,也認為這是很好的交易。

而和外界先前認知不同的是,中方並未阻止美方官員留在醫院過夜,事實上,美國外交人員會決定離開,是因為他相信陳光誠希望能和妻子有些私人空間。

據報導,在和戴秉國的會晤中,希拉蕊很清楚表明,不會在稍後的記者會上談及陳光誠。這項保證顯然達到成效,數小時後,中方發出聲明同意陳光誠可以和其他中國大陸公民一樣,申請出國唸書。美方緊接著宣布,願意提供簽證給陳光誠,「事情就這麼解決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