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當75%的飛人單節4發少俠神傷 璞園三分砲慶聽牌

民生@報/李寶 2012.05.08 00:00
圖一:陳信安第四節狂飆4記三分球進帳14分,率璞園3:0聽牌 。(大會提供)

■當飛人前三節「停飛」,但決勝的末節改扮長程砲手,狂飆4記三分彈,單節拿14分,百分之七十的陳信安出現時,基本上,達欣就沒啥好日子過,很難贏球。

即便終場前35.8秒璞園只領先2分,陳信安竟2罰不中,錯失擴大優勢,給了達欣追平乃至逆轉機會,但或多或少揹負裁判原罪的達欣,確未在哨音這個環節多得利,「飛人」的2罰盡墨,傷害沒造成,且徹底被第四節他的三分球5投中4,夯到爆所淹沒。

陳信安繼首戰陳世杰、次役簡浩之後,成為第三戰的Key Point,8日晚上率璞園75:72氣走達欣,在第九季SBL七戰四勝總冠軍賽3:0「聽牌」,差一步即隊史首度封王。

反之,終場前36秒達欣72:74落後,田壘三分線起跳,璞園簡浩防守,裁判未響哨,球也沒進,達欣技術顧問黃萬隆氣得脫下西裝外套狠狠甩在地上,輸球後更壓根不管外套貴不貴,少爺不要可以嗎?丟下一句大夥兒耳熟能詳、常聽常蹦的英文,掉頭就往外走,賽後他及達欣球員悉缺席記者會,璞園唱獨角戲,講了好多、好多!

璞園教頭許晉哲的說法是,簡浩自己解釋,那一球單純伸直手貼著田壘,田壘往他身上跳再出手,想「賴」犯規,但未被裁判認同,黃萬隆才很不爽。

黃萬隆、達欣不爽歸不爽,SBL的經驗法則如全然可信,那大會現宜提前宣佈,璞園是新科冠軍,因過去八年總冠軍賽,唯一輸掉首戰最終封王的達欣,已把自己推向斷崖邊緣。

其一,達欣第六季逆轉,係先2連敗再3連勝台啤,最終4:3登基,而此機率因達欣現處於0:3絕對劣勢將歸零,他們接下來的反撲,大抵只能到上季,一樣也先連輸台啤三場,第四戰扳回,第五戰再敗,1:4讓台啤踩背隊史三度掄元。

其二,SBL第三季起總冠軍賽改採七戰四勝,台啤上季3:0領先達欣,是歷來僅見,他們也沒搞砸,順利封王,這在在支持同樣3連勝的璞園,穩穩把冠軍盃鎖在保險箱,且密碼已銷毀。

達欣究竟有沒揹裁判的原罪,仁智互見,以下兩實例僅供參考,上半場結束前39.73秒達欣31:27領先,璞園持球攻擊,裁判本吹洋將戴維斯(Quincy Davis)進攻犯規,另一裁判旋吹達欣球員防守犯規,「雙方犯規」抵銷,球權還璞園再攻。

第四節達欣57:53領先,陳信安飆進此節第1枚三分,達欣進攻失誤,璞園蔡文誠運球推進,達欣陳子威情急出手攔截,裁判原只吹阻擋犯規,另一裁判卻重判陳子威「違反運動道德」,蔡文誠先2罰,璞園再邊球續攻,理由是陳子威的犯規破壞了璞園的快攻得利球。

上述兩次「一個 Play,兩名裁判吹判,且都是後者加重判決」,帳面上確對達欣稍不利,而裁判可否這樣吹?答案肯定,因這係規則允許,也可以如此判,前提是犯者須有此犯行,而該兩名裁判,即認定達欣的犯規情節,足夠加重其罰。

賽後,坐鎮的該役資深臨場委員,支持裁判加重其罰的決定,但他強調,增判犯規,務要確切有據,且秉公處理,方不致落人口實。

陳子威的犯行確已構成「違反運動道德」要件,但隨後對達欣的傷害,才真正開始,蔡文誠儘管2罰不中,璞園再攻,簡浩卻飆進三分砲,陳信安再連補2枚,加上稍早第一發,12:0攻勢後,璞園反以65:57超前8分,氣勢此消彼漲。

田壘、老外菲立斯(Felix)各建一功、羅鈺群三分,達欣回敬7:0,64:65及67:68咬住,簡浩第2發三分彈,71:67,田壘2罰,終場前1分9秒「飛人」單節第4記三分球,74:69,如判達欣死刑。

最後1分1秒田壘追上三分,72:74進逼,但王志群快攻上籃先被陳信安守下,且摔出場外,接著上檔「田壘有無要賴簡浩犯規」戲碼,最後加演「黃萬隆氣得連西裝外套都不要」劇終故事。

縱然洋將菲立斯(Felix)甘冒五犯,把陳信安送上罰球線,飛人再給達欣機會,但達欣一來受制璞園第四節團隊僅1犯,連2犯拖掉秒數,田壘剩19秒最後一擊,又在戴維斯(Quincy Davis)封阻下,斜著身子投三分球出界作收;二來,陳世杰終場前3.5秒2罰中1,差距3分,因達欣暫停早已用完,底線發球,時效盡失。

陳信安先發24分25秒,前三節4投只中1,靠三分球及2罰拿5分,末節打滿10分鐘大爆發,全場三分球7投中5得19分、4籃板。

教教許晉哲說:「飛人系列前就一直說很想打好,第一場只得3分欠佳,第二場12分、8籃板、5助攻,約50%功力,8日第三戰的第四節,則達75%水平。」

許晉哲強調:「想看到100%的陳信安,得每一節都像此役的第四

節!」

當然,飛人末節捨飛就投,「許總」認為,之前簡嘉宏等短暫頂替,讓陳信安的休息養足末節體力,加上他鼓勵「飛人」進攻可更積極,從而在短短10分鐘如山崩洪爆。

「亂刀流」蔡文誠關鍵的第三節6投中5加1罰,單節飆11分,全場12分、10籃板(進攻籃板4)外帶3助攻,含第四節、第二節各4籃板,繼首役後再扮板凳暴徒;簡浩三分球6投中2雖只得8分,但2球都在末節飆進,搭配「飛人」4枚,單節8投中6,轟垮達欣。

達欣虎頭蛇尾,浪費前三節主宰大局,兩度兩位數差距,53:49進入末節的一盤好局,特別是防守到位,上半場讓璞園33投只中7、靠16罰中13,兩節共只拿29分,三戰來最少,但後兩節又穿幫,各丟20、26分,自己得41分雖OK,卻無力守成。

撇開三分球璞園21投中9、達欣26投中7,兩分球命中率達欣四成七,璞園僅三成,三分、兩分雙方兩極演出,璞園全場31罰中20,達欣僅11罰中9,罰球線上兩隊就差11分,儼然另一輸贏分野。

相較陳信安,田壘首節拿7分,第二節熄火,三、四節各添7、9分,全場23分含3記三分球,外帶4籃板、4助攻,三戰最佳數據仍難換一勝,尤其終場前36、19秒兩次關鍵一擊,各毀在簡浩、戴維斯手上,先前的好表現白搭,夫復而言!

不滿裁判的哨子,達欣看來悲憤已極,10日晚上第四戰,「憤怒虎」會不會變「憤怒鳥」,反啄璞園一口,如果三年前第六季的歷史可重演,他們反彈力道還是有,前提卻是得先「弭平內部」,才可能談搶下首勝、第二勝,乃至3:3扯平、大逆轉續集。

對此,璞園教頭許晉哲一貫低調說:「我們在打球,而非打牌,因而無所謂『聽牌』,即便只差1勝,仍須步步為營。」

他重申,達欣的反撲永遠不能小覷,尤其他們有場上高度優勢,這個點,兩天後第四戰,璞園還是得另覓因應之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