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書論民國 白先勇:不可以忘記

立報/張舒涵 2012.05.08 00:00
【記者張舒涵台北報導】「中華民國史是多災多難的歷史,對於民國我們不該忘記,也不可以忘記。」歷時30年,作家白先勇終於完成《父親與民國》一書,中國大陸、香港、台灣同步出版。白先勇表示,寫這本書時不斷蒐集史料,彷彿掉進歷史深淵裡,寫得相當辛苦。《父親與民國》不僅回憶與父母親相處的時光,也紀錄下父親白崇禧將軍一路走過的苦難光景。▲知名作家白先勇8日舉行《父親與民國》新書發表會,這本書是白先勇為父親白崇禧將軍立傳前所出版的畫傳,收錄約600張珍貴影像、報導剪影,國家圖書館也舉辦《白崇禧將軍身影照片展》展出時間到5月31日。(圖文/黃士航)《父親與民國》新書發表會8日舉行,現場播放白先勇蒐集的父親葬禮和年輕時意氣風發的紀錄片,不少文學家、作家紛紛到場支持,共同回顧白崇禧轟轟烈烈的一生。《父親與民國》系列書分別紀錄了北伐、國共內戰、台灣歲月、家族親情等故事。全書收錄約600張白崇禧的珍貴影像、報導剪影,洋溢白先勇與父親深刻雋永的父子情,更有許多還原歷史現場的畫面與史實追記。史實需要一再探索新書發表會主持人、文學評論家楊照表示,曾經被問及民國是歷史還是現實?他認為,台灣人經過一段漫長的摸索,生活安定後,已經不太去思考「民國」這件事,但「民國」在中國大陸仍是現實,他們仍對民國充滿想像。白崇禧的時代,有很多不一樣的人尋找國家和社會的意義。「不要以為我們很了解民國史,還有很多部份值得重新學習和認識。」中國文學學者、台灣作家、台灣大學名譽教授齊邦媛表示,自己相當崇拜愛國英雄,白崇禧也是她崇拜者之一。「30年來,每每遇見白先勇,不外乎和他拉拉扯扯,談得話題不外乎尋問他書寫出來了沒,30年過去了,和白先勇談著談著,也老了!」2009年,齊邦媛完成回憶錄《巨流河》。「我看過這麼多事情,經歷這些歲月痕跡,怎麼可以讓這些人白白死了。」高齡80多歲的齊邦媛笑說:「白先勇大概以為我看不到《父親與民國》這本書了,但我拚了老命也要看著他寫出來!」了結上一輩的包袱齊邦媛說,白先勇依照著歷史角度書寫《父親與民國》,讀了書,相信多人會開始思考「這是我們所認識的中國大陸嗎?」她感性地說,看到這麼多年朋友(白先勇)與自己的努力完成的書,深感這一生沒有白活。她相信,白先勇透過這本書,把醞釀已久的故事寫出來,從今會覺得海闊天空,未來不論書寫何種風格的文章,都會越寫越自由。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長余範英發現,台灣的近代民國史存在相當多的迂迴,還有很多被埋沒的歷史。余範英小時候在飯桌上聽著父親述說許多小故事,至今她無法拼湊起來,白先勇完成了《父親與民國》,「寫了他父親的故事,也寫出我父親的故事。」「究竟民國的真相是什麼?」評論家南方朔不諱言,過去讀到軍閥歷史,認為一堆軍人貪官污吏,都是混蛋。現今中國大陸掀起民國熱,可能流於符號影響;而台灣人自己寫民國史,也寫得亂七八糟。透過《父親與民國》的出版,有助於現代人重新釐清對民國的想像。時代出版總經理莫昭平笑說,12年前與白先勇簽約出版,常向白先勇催稿,還擔心他放棄而不斷鼓勵。

▲台大名譽教授、《巨流河》作者齊邦媛說,這本書讓她等了30年,這30年來每次見到白先勇都問他寫書的進度,如今出書,她的興奮程度僅次於白先勇。(圖文/黃士航)隨父同歷戰後大事白先勇說,父親的一生與中華民國的歷史密不可分,從辛亥革命、抗戰、國共內戰到台灣二二八事變,經歷多災多難的歷史,父親一生憂國憂民,年老時卻有許多遺憾。他認為,父親一生參與了民國的興衰,他本人就是民國史的一部份,在卷帙浩繁的民國史冊中,父親的身影應當立在相當醒目的位置。白先勇談到,自己不是歷史專家,為了寫《父親與民國》,如同掉進無底洞辛苦摸索,不斷蒐集查證資料才完成。他的父母經歷了一段憂患時代,兩人的逝世代表這個時代的結束。可是他認為,這段民國歷史不應該被忘記、也不可以被忘記,希望透過這套書讓外界重新看到民國史的不同面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