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梅德韋傑夫總統生涯結束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5.04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馬克·本尼茨

5月7日,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總統任期屆滿,即將離開他工作了4年的克里姆林宮,他的繼任者在去年秋天就已經確定。俄羅斯國內外將記住梅德韋傑夫的哪些地方?作為弗拉基米爾·普京的繼承人,同時又是他的前任,梅德韋傑夫留下了什麼遺產?

梅德韋傑夫2008年5月在克里姆林宮舉行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就職儀式,從最開始,他就沒有太多機會在總統任期期間取得什麼重要成就。他的批評者把這視為是政治協商的結果,而不是別的。

“女士們和先生們,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這是一名主持人在梅德韋傑夫履新一個月後在聖彼得堡能源論壇上脫口而出的話。這名主持人在說出“普京”的姓之前意識到犯了錯誤,于是及時打住。

當時正在走向舞台的梅德韋傑夫笑起來了,雖然笑得明顯,但他腳步凌亂。但這個小動作可能成了他的總統任期的象征,他試圖擺脫自己富有影響力的導師普京的陰影,但未獲成功。普京不得不因憲法條款而離職,因為憲法禁止總統連任超過兩屆,但對接下去的其它任期未作規定。

就職第二天,俄羅斯新總統梅德韋傑夫即任命弗拉基米爾·普京擔任政府總理,由此兩人開始以組合的方式治理俄羅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國家。在2010年讓一份各界如獲至寶的美國駐俄羅斯大使館報告中,梅德韋傑夫被稱為“蝙蝠俠普京的羅賓”。

梅德韋傑夫身高1.63米,甚至比個子不高的普京還要矮,很快他獲得了博主們給他起的“納米總統”的綽號。但頗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正是克里姆林宮的這位新主人對提高他們在俄羅斯社會中的作用做出了極大貢獻。

2011年9月,當梅德韋傑夫宣布不參加下屆總統選舉,支持普京“這一國家最富影響力的政治家”返回克宮時,他實際上為自己的對手們提供了指責自己在政治上什麼都不是或甚至更差的機會。是的,普京同意任命他出任政府總理,但一些人,包括普京本身圈子中的一些在內,對梅德韋傑夫是否適合擔當這個職務表示懷疑。

這可以被稱為是沒有榮光的總統生涯的結局,即使這種總統生涯在某段時間曾經看上去是那麼的前途無量。

重大期望

梅德韋傑夫是“深紫”搖滾樂隊的歌迷,他的外表和行為舉止像是一名學者,對高新技術感興趣,起初被俄羅斯中產階級和西方評論者認為是一名自由主義者,與從不因強硬表態而難為情的前克格勃軍官普京形成對比。另外一個事實也很重要,他是首個政治觀點不受蘇聯當局體制公職影響而形成的俄羅斯政治家。

梅德韋傑夫以前曾經做過律師,出任過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的領導,盡管他對自己聖彼得堡老鄉普京的忠誠絲毫不令人懷疑,但他在4年總統任期中有時展現了自己的獨立,允許自己間接在以下問題上間接批評普京,如:利比亞問題、在獄中服役的前寡頭米哈伊爾·霍多爾科夫斯基。

梅德韋傑夫在擔任總統之初表示,“自由比不自由好”。據俄羅斯媒體援引克里姆林宮了解內幕的人的話報道,2011年12月在爆發史無前例的反普京和反政府抗議活動時,正是梅德韋傑夫對警察下達了對集會者採取溫和戰術的直接命令。同樣,是梅德韋傑夫建議開展一攬子廣泛改革,規定回歸一些政治自由,而這些自由是普京在打擊被他稱為威脅國家安全的“崩潰流行病”局勢期間所限制的。

但盡管梅德韋傑夫就“更開放的社會”做出了各種聲明,這些改革目前還沒有實現。他也沒能達到自己所樹立的現代化改造、自由化和使國家擺脫根植其中的腐敗現象的目標。2012年年初,梅德韋傑夫同意他所發起的反腐活動幾乎"毫無結果"的說法,並坦言,預言他反腐必敗的懷疑論者們是"完全正確的"。而由于貪腐現象,俄羅斯在柏林非政府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編制的排名中穩居大約150名的位置。但在4月底最後一次向俄聯邦議會兩院發表總統任內最後一份咨文時,梅德韋傑夫向這一體系發起挑戰。他表示,俄羅斯反腐斗爭還沒有結束。

然而,許多人都認為梅德韋傑夫在擔任總理期間將繼續同腐敗作斗爭的承諾只不過是再次空談。批評家認為,梅德韋傑夫整個總統任期的特點就是空談。

莫斯科政治技術中心分析師葉連娜·波茲德尼亞科娃說,“他擔任總統期間做出的聲明有很多,但做的很少。人們將希望寄在梅德韋傑夫身上,但他們最終失望了”。

政治行情中心分析師謝爾蓋·米赫耶夫說,“梅德韋傑夫沒有為大家留下什麼確切印象,難以對他說出某些確定的東西”。

米赫耶夫指出:“梅德韋傑夫的行為互為矛盾,他的治理無定型,這無助于形成關于他的確切看法。梅德韋傑夫令人記住的一點是他是一個受到普京控制的二級總統。”

許多人還認為,梅德韋傑夫太過于努力模仿普京。就職僅幾個月後,梅德韋傑夫慣常的柔和言語發生重大變化,他說話時開始意味深長,而這種風格最適合他的前任普京。

波茲德尼亞科娃說,“無疑,這值得深思。這麼做,為的是讓梅德韋傑夫模仿一位俄羅斯選民大多樂見的總統,一個強硬且強勢的領導人”。

受到鼓舞的自由主義者

即便梅德韋傑夫的執政辜負了人們對他所寄予的期望,但在他執政的幾年間,民眾對政治的興趣恢複,而這種興趣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消失。在梅德韋傑夫執政期間,那些不久前富裕起來且受過良好教育的俄羅斯人開始被稱為奉行自由主義的"有創造力的階層",這個階層即使沒有獲得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的支持,但無疑,他卻得到了他們的稱贊。

2011年冬天,俄羅斯有個性的年輕一代參加了街頭抗議,普京把這個事實列入自己的功勞,稱他們是自己從2000年起治理國家的成果。但許多人相信,以前被認為淡漠且只對新科技產品感興趣的這一代人急劇政治化發生在梅德韋傑夫執政時期並非偶然。

從事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和中亞研究的柏林貝托爾多·貝茨中心主任亞歷山大·拉爾說:“梅德韋傑夫在批評局勢時,營造了一種氛圍,讓中產階級可以在其中熱衷政治。他推動年輕人改革。”

拉爾補充說,“梅德韋傑夫試圖執行自由主義政策,但只獲得了一半成功。可能,他沒有需要的人,或者他不能吸引他們,但他為俄羅斯的未來變革奠定了基礎”。

然而,許多專家對梅德韋傑夫的治理和他經常被提及的自由主義功勞持懷疑態度。

莫斯科卡內基中心分析師利利婭·舍夫佐娃說,“在梅德韋傑夫當政時期,民主空談和現實之間出現了巨大鴻溝。梅德韋傑夫對俄羅斯的民主機制造成了極大打擊,對這一機制威信掃地負有極大責任”。

她還指出,梅德韋傑夫的承諾和俄羅斯的政治現實之間存在矛盾,這是去年冬天爆發震撼莫斯科的大規模抗議活動的原因。

舍夫佐娃說:“對于受過良好教育的俄羅斯人來說,今天的梅德韋傑夫就像是列昂尼德·布列日涅夫對蘇聯人民一樣,引起的都是人們同樣的厭惡感。”

全球舞台

在梅德韋傑夫總統生涯開始幾個月後,他遭遇到了整個執政期間的一場大型對外政治危機:2008年8月,鄰國格魯吉亞對從該國分離出去的南奧賽梯共和國發動了突襲。

在變革時代的流血衝突後,弱小的南奧賽梯共和國以及另一個阿布哈茲共和國脫離前蘇聯加盟共和國格魯吉亞。截至2008年,南奧賽梯大部分人約7000名居民持有俄羅斯護照。

雖然南奧賽梯不是俄羅斯的組成部分,但該國境內駐有俄羅斯維和人員,其中一些人在格魯吉亞攻打南奧賽梯首都茨欣瓦利時殉職,結果梅德韋傑夫命令武裝力量予以強力回擊。與此同時,正是梅德韋傑夫命令深入格魯吉亞領土的軍隊撤退,並同法國總統尼古拉·薩科齊談判,定下了結束這場五日戰爭的目標。

拉爾說,“盡管梅德韋傑夫在戰爭行動期間發出強硬聲明,但他是一名能夠中止戰爭的外交家,放棄把軍隊開進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為穩定局勢而同意同西方談判”。

同樣是在梅德韋傑夫執政時期,俄美雙邊關系得到“重啟”,這一點為許多人所津津樂道,並且還同白宮簽署了最重要的削核條約。與此同時,俄美兩國在美國計劃在歐洲部署反導系統計劃上仍然存在深刻分歧。

拉爾指出:“作為總統,梅德韋傑夫將被人記住,他同美國簽署了《俄美削減和限制進攻性戰略武器新條約》(又稱新核裁軍條約),在摧毀冷戰最後遺產方面又邁出了一步。這不容易,因為西方大量有影響的政治家們主張對莫斯科實行抑制政策,而不是同莫斯科接近。”

雖然梅德韋傑夫在總統任期結束前把“確立俄美歷來最佳關系”的功勞攬在了自己身上,但很少人懷疑實際上是誰在牽著線。

華盛頓布魯金斯學院高級研究員斯蒂文·派佛說,“梅德韋傑夫將作為俄羅斯對外政治中的柔和人士而被人銘記。與此同時,華盛頓一直認為,普京在作出對外政治決定中所起的作用更重要。如果普京反對,那麼就不會有什麼俄美關系重啟,沒有新核裁軍條約,也不會有俄羅斯支持聯合國安理會規定對伊朗實施武器供應禁運的決議”。

互聯網使用

梅德韋傑夫的治理還同互聯網對俄羅斯的滲透度急劇上升重合。按照從事互聯網領域研究的ComScore公司2011年9月所發布的綜述中的資料,俄羅斯共有5000萬名互聯網用戶,也就是說是歐洲最多的。

與據說恐懼技術的普京不同的是,梅德韋傑夫樂意使用新技術,如,他有推特賬號,在社交網站上以私人名義向俄羅斯人祝賀節日。在總統生涯中期,網民稱梅德韋傑夫是“俄羅斯首席博主”,同時暗示他在政治方面弱勢和喜歡互聯網。

媒體研究分析中心主任、俄羅斯名博主之一亞歷山大·莫羅佐夫說,“無疑,至少從歷史前景看,梅德韋傑夫對某種互聯網活躍度作出了貢獻。例如:出現了諸如名博主阿列克謝·納瓦利內等反腐敗積極分子。他本可以結束這一切,但他沒有這麼做”。

他補充說:“與此同時,不是一切都是許可的。在梅德韋傑夫當政期間,也存在調查某些互聯網上激進代表的情況,但他並沒有做什麼來終止他們。”

致力于揭發官僚和官員腐敗的博主納瓦利內成為新一代互聯網積極分子中最有名的代表之一,他們轉向了渴望獨立新聞和評論、厭倦受國家控制的官媒的受眾。俄羅斯網絡社會還積極參加組織和支持大規模反普京抗議活動,這些活動之間的間歇很短,威脅稱將永遠改變俄羅斯的政治景觀。

值得注意的是,梅德韋傑夫在網上表現出他打算自嘲,為當局和克里姆林宮賦予了某些輕松氛圍,這在嚴肅的普京時代簡直是不可想象的。2011年,YouTube網站上出現了一段視頻,顯示梅德韋傑夫在隨著蘇聯時期流行的歌曲《美國男孩》跳舞。有網民評論說“梅德韋傑夫跳起舞來像我父親一樣”,他在推特上以逗趣的語氣回複說,“從年齡來看,似乎確實是這樣”。

總統新聞發言人季馬科娃後來表示,梅德韋傑夫“不理解”從黃金時段電視節目“切掉”使用其舞蹈視頻制作的片段的決定。她說,“梅德韋傑夫對這種諷刺節目相當平靜,他甚至把一些最精彩的片段貼到了自己的推特賬戶上”。

光明未來?

梅德韋傑夫在卸任前一個星期接受電視台直播採訪時坦言,“四年不是一段很長的時間”,他沒有時間去推行自己談到的所有改革。

但他表示,在整個總統任期內他沒有過失望的感覺。這次採訪實際上是他以總統的角色做告別採訪。

他表示,“當然,我會有情緒不好的時候,非常不好,但我從未絕望過”。

一些專家認為,預計梅德韋傑夫出任總理將是一段高效率活動時期。

分析師拉爾說:“如果梅德韋傑夫擔任總理時繼續推行自己的自由化政策,那麼他的遺產將變得愈加明顯。屆時,他將被視為是一個把俄羅斯從威權主義扭轉的人。”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