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段宜康 農藥 崩盤四國

器官捐贈/不是狠心,是遺愛 器捐家屬互打氣

欣傳媒/欣傳媒 2012.05.04 00:00

圖說:政曄從13歲發現自己需要別人捐贈器官才能活命,就寫了「對我的自白書」誓言捐出自己的器官,16歲時大愛捐出眼角膜、皮膚、骨骼及韌帶,遺愛數十人。(記者丁彥伶攝)

欣傳媒 | 記者丁彥伶/台北報導

「XXX大愛捐贈器官,多人獲重生…」,這種新聞刊登在報紙、電視報導只有一天,但是對捐出器官即等於家中殞落一生命的家庭來說,痛苦才將開始,很多人被冠上「太狠心」的罪名,不僅周遭的人指指點點,許多親人還可能無法原諒,因此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為器捐家屬成立的「語之窩」,器捐協會秘書長吳英萊表示,器捐家屬需要關懷,而家屬也可以安慰家屬,這是一個大家互相陪伴的窩。

「XXX的媽媽至今仍不肯原諒他哥哥姊姊把他的器官捐出,所以XXX去世兩年,他媽媽連他的靈骨塔都不肯踏入。」而1年多前捐出兒子政曄器官的小燕每過一次母親節,就要痛一次,但她說,「雖然很多人反對我,但是我覺得替我兒子捐出器官,是我對他做出最正確的決定,我會用盡全力來維護他的遺願!」

小燕說,其實是政曄自己決定要捐出器官的,13歲在學校突然不適送醫後,被診斷出擴張性心肌病變,醫師說必須靠器官遺植才能救命,但是政曄雖然說「他在等待一顆和自己有緣的心臟」的同時,卻一直不斷跟媽媽說,如果有一天,他想要捐出他的器官,因為如果他等到心臟,表示有一個人走了,與其這樣,他寧願那個人好好活著。

因此,當政曄在醫師植入兩顆人工心臟第二天昏迷,到醫師說他不會再醒來時,小燕就跟醫師說政曄要捐出所有可用的器官,小燕說,她們沒和政曄討論就讓他開刀多受一次苦,至少在他死後她一定要完成他的遺願,還好政曄的哥哥姊姊也都知道政曄的心願都很支持她的決定,其他的家人也慢慢接受,但還是常會遇到有人說她太狠心在親生骨肉死後還割器官,她一路走來很辛苦,但是她仍會堅持下去。

而93年先是失去摰愛的先生,後又失去哥哥的佳蓁接連捐出兩位至親的器官,她更是遇到很多奇奇怪怪的指責,說她「狠心」已經是最善良的話了,有人說她是和先生感情不好才捐生先的器官,還有同事說她先生死不瞑目,托夢罵她,甚至有人怪力亂神表示,她的先生對她怨念重,所以寄生在她的同事的肩上…,讓她幾度失去理智,還好器捐協會的人員告訴她:如果她先生真的不瞑目會直接找她,一語驚醒夢中人。

佳蓁說,她在協會人員的陪伴下撐過來,因此她也感同身受,主動陪伴新加入的成員。她說,她感覺深愛的先生和哥哥依然在人,和她一起體會生命的奧妙,他人的流言蜚語再也傷不了她,而對於器捐協會為器捐家屬創立的小窩喬遷,增加了更多溫暖的元素也讓大家有「自己家」的感覺。

器捐家屬聯誼會的會長江媽咪說,當年他們夫婦把兒子的器官遺愛人間,不敢讓公婆知道,還要被親朋鄰里指責她是「夭壽查某」,當時她體會「明明是遺愛、大愛救人,但器捐家屬的人生卻會變得如此無助且遺憾」,而且面臨社會的無情,因此投入器捐宣導,要讓大家認識器捐,找回社會的溫暖。

由於器捐家屬群裡充滿著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還有家屬對逝者與日俱增的思念,器捐協會理事長龍藉泉說,因為了解家屬的壓力源也看到家屬為器捐的付出,所以更加深要提供家屬自在環境的決定,所以大家募款尋求資源而建立新的「語的小窩」,大家可以一起學習及擁抱哭泣,提供給這群無名英雄器捐家屬一個紓解壓力、解除疑惑的場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