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UA898 陳光誠案新創的自由代碼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2.05.04 00:00
新頭殼newtalk 2012.05.04李連傑/綜合報導

《紐約時報》今日報導,最近,陳光誠的困境被稱為「UA898」。這個代號指的是美國聯合航空公司從北京到華盛頓的每日航班,中國網民以此來描繪陳光誠的期待,他希望移民到美國,而不是在家鄉面對不確定的未來。

事實上,最近一週「UA898」在中國已是網路控管的關鍵字之一,如果在中國最大的社群網站

《新浪微博》搜尋,你會在螢幕上看到: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UA898」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新浪微博》除了對對所有相關陳光誠的詞條與語彙完全封鎖,包括經典逃獄電影《刺激1995(中譯:肖申克的救贖)》(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中的監獄名字「肖申克」(Shawshank)、「盲人」、「瞎子」、「阿炳」(暗指盲人)、「大使館」、「CGC」(陳光誠漢語拼音縮寫)、「東師古村」(陳光誠的家鄉)等。

協助陳光誠的女英雄何培蓉,她的名字,以及她的別名珍珠,也被中共網路控管中。

但是,從北京到華盛頓的航班「UA898」,在中國網民心中還是極具象徵意義。《紐約時報》在另篇報導中整理過去10天的陳光誠事件,中國知名境外網站《博訊》特別全文編譯,對於理解「UA898」自有一定的幫助。以下是譯文節錄:

作為計劃的一部分,陳光誠裝病了好幾個星期,誘騙看守們讓他們以為他是臥床不起。然後,在4月22日那個沒有月亮的晚上,他開始了逃離東師古的狂奔。在看守們睡覺時,他翻越了頭幾道墻。就是在他爭分奪秒的最開始,他就嚴重弄傷了腳。總之,他告訴朋友們,他曾摔倒200次,最後才到達了預定的接頭點。

到那以後,他給口袋里的手機插上電池,然後打給了何培蓉。何女士是一位遠在南京市的前英語教師。她倡議連接成網絡來關注陳光誠的困境。她曾多次試過去看望陳光誠和他妻子。每一次,她剛到東師古村的入口處,看守們就武力對付她。有時候看守們會打她,又一次,他們搶了她的錢和手機之後,把她扔在了遠處的野地。

她接到了陳光誠,而後他們必須做個決定:要麼嘗試在基督徒活動家的幫助下偷偷離開這個國家,要麼就嘗試在中國獨立地生活。「陳光誠明確表示,他沒有興趣流亡國外;」傅希秋說,這位發起對華援助協會的華人流亡者,曾經幫助很多人逃出中國大陸,「他想留在中國,做更多的事情。」

何女士執行了陳光誠的願望並驅車駕駛到300公里以外的首都。在北京,他被帶給許多他忠誠的支持者們,這些人保證他每天晚上換一個地方睡覺,而同時,他們試圖想出個周全的方案來。

很快,他們就決定好,只有美國大使館能夠為陳光誠提供這種保護。按一位曾參與事件協商的美國官員的說法,是另一位朋友首次聯絡了美使館,告訴他們陳光誠患了嚴重的腳疾,需要美使館的幫助。

這件事馬上引起了美國國務院法律顧問Harold Koh的注意,他彼時正好在中國忙於公事。Koh先生與國務院高級官員協商過後,確定陳光誠的傷病與失明令他有資格得到美使館短期的人道主義救助——據一位美國官員說,這就像提供「好撒瑪利亞人」救助。

於是就商定了在大使館附近會面,計劃是大使館的車會與載有陳光誠的車接頭,然後把陳光誠帶進使館車裡。

但當兩車要碰頭的時候,突然美國人發現了中國安全部門的車正在尾隨著,一輛跟蹤使館車,一輛跟蹤載著陳光誠和他朋友的車。一位美國官員做簡報時提及此事。

很顯然,交接將只能在匆忙間完成了。帶有陳光誠的車開進了一條小巷,隨後使館的車沿途駛入,馬上盲人律師就被拉入了美使館的車。美官員說,美使館的車擺脫了兩輛中國車的追蹤,一路駛回了美使館。

一等陳光誠安全待在了美國海軍陸戰隊宿舍,美國外交官立刻下令封鎖信息——包括拒絕承認陳光誠是否在他們手中——而後在這種狀況下,他們和中國外交部高級官員就陳光誠的命運展開談判。

在使館內,美國人問陳光誠的想法。陳光誠明確表示他並不尋求政治庇護。相反,在他與美國國務院法律顧問Koh和美國副國務卿Campbell交談時,他熱切地提出他的想法:他希望留在中國,與妻子和兩個孩子團聚,在遠離家鄉山東的地方開始新的生活。

「他告訴我們一些他過往悲慘的生活,」Campbell說,「他一開頭就很清楚他想留在中國,繼續他的事業,保護家人平安。」

美國大使駱家輝很快也從巴里島的度假中趕回來,參與到這些談判中。他在大使館時,每天都要花好幾個小時和陳光誠談話。

在接下來的那些天,美國官員一直來回穿梭在留在使館內的陳光誠和幾里之外的外交部之間。有時候,一天要舉行三次談判,每次要和半打官員談。這些談判,一方是由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崔天凱帶領,一方則是這些美國官員們。

美方表示,他們懷疑,如果雙方不能馬上就陳光誠達成一向滿意的協議,則中國政府里的強硬派很可能會從稍軟弱的外交部手裡接管此事。陳光誠也被告知過,他的妻子已經被帶到別急了,中國官員們說如果他不達成一項協議——包括他走出大使館,那麼他們將會把她再送回山東。

而當中方向陳光誠提出把他送回山東省內其他地方時,美國談判代表意識到,中方可能願意讓陳光誠一家搬離故鄉。

雙方之後達成協議,列出了7個城市,陳光誠可選擇在那裡進修法律知識。陳光誠選擇了天津,這對美方來說也似乎是個合適的選擇,因為它離北京很近,可以讓人們一直聚焦在陳身上,也可以讓身在北京的陳光誠支持者和外交官們頻繁地來看他。

星期三的時候,駱家輝說,中方看來已經滿足了陳光誠的要求,並告訴他應該怎麼說他怎樣離開又為何要離開美使館。

「我們有一個非常嚴格的條款,在那兒我們必須針對性地問他『你是不是想離開,這是不是你的真實想法』」,駱家輝說。「除非在證人面前得到肯定的答覆,否則我們不會允許任何人或放任何人離開領事館或大使館。」據美官員說,並沒有一份包含雙方保證過的所有細節的書面文件,因為這件事以後的情況還需要再去確定。

最後,他們說,陳光誠沒有猶豫。當駱家輝問他是否準備好離開大使館並前往醫院看他的妻子孩子時,陳光誠回答道「走」——「中文的走」,一位美國官員說。

但陳與家人團聚的興奮很快就消退了。陳的妻子告訴他她受到當局威脅,而陳聽了幾個支持者的電話之後,似乎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

朋友們說,他被醫院週圍密佈的便衣警察嚇壞了。更糟的是,美國官員到了晚上就都回家了。

陳光誠的日益擔憂或許可以從他與滕彪的通話記錄中體現出來。滕彪是他之前的法律顧問,也是一位優秀的維權者。他在推特上發佈了他們通話的記錄。

在這次通話中,滕彪力勸陳光誠。他針對陳光誠拒絕向美申請政治庇護的決定,要求陳為了全家人再重新考慮。

「他們的承諾最多有效一兩週,如果你繼續留在中國,是非常危險的。」滕彪說,「報復起來會很可怕,不只是關押4年、監視2年半這麼簡單,他們的酷刑是很可怕,很難熬的。」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