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解密:賓拉登與恐怖行動脫節

中央商情網/ 2012.05.04 00:00
(中央社華盛頓2012年5月2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海軍海豹部隊去年在巴基斯坦擊斃蓋達組織領導人歐薩瑪‧賓拉登(Osama bin Laden),並查扣許多文件。美國今天在網路上公布其中多份資料。

西點軍校打擊恐怖主義中心(Combating Terrorism Center)在官網公布這些文件。

美軍查扣6000多份文件,公布的文件顯示,賓拉登直到死前還在計畫在美國發動另一次大規模恐怖攻擊,甚至同時告訴附屬的恐怖團體不要使用蓋達這個名字,以免招來太多敵人。

美軍在賓拉登巴基斯坦豪宅查獲5部電腦、數十個硬碟與100多個隨身碟與光碟片等儲存裝置,並從中找到這些文件。

美國官員之前就說,他們曾從許多恐怖組織領袖身上查獲珍貴資料,但這些賓拉登文件是史上查獲件數最多的一次。其中包括數位、語音及影音檔,印刷資料、紀錄用裝置和手寫文件。

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發言人伯明罕(Michael Birmingham)本週沒說公布與繼續保密文件的比例,但他確實有說,部份文件因為安全與作戰的理由,將繼續保密,不對外公布。其他文件不會公布的原因是判定實質價值有限,或內容只是伯明罕形容的「家庭瑣事」,有關生活的一些手寫資料。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恐怖主義分析家柏根(Peter Bergen)曾看過其中部份資料。

柏根本週在CNN.com發表文章說:「這些文件描繪出的賓拉登是雞毛蒜皮都要管的頑固經理,同時堅信,只要他能再發動另一場大規模恐怖攻擊,他的組織仍能迫使美國改變他們對伊斯蘭世界的外交政策。」

這些文件也透露,賓拉登深深了解到,蓋達這個品牌名稱陷入很大的麻煩,特別是,因為蓋達組織與其附屬組織已經殺害許多平民。這些文件也包括給索馬利亞青年黨(Al-Shabaab)領導人的勸告,希望他不要表明青年黨是蓋達組織的一員,以免捐贈者不願捐錢給他們。

打擊恐怖主義中心主任柯林斯中校(Liam Collins)也與其他人一起閱讀這些文件並撰寫報告。他說:「賓拉登對於附屬組織沒有能力感到沮喪,包括無法獲得大眾支持,還有作戰計畫規劃不佳,導致數千穆斯林喪命。」

柯林斯說:「賓拉登曾公開說,他將把攻擊重心放在伊斯蘭世界貪污腐敗的政府,還有美國之類的敵人。但文件顯示賓拉登私底下跟本相反,他私人信件痛批自己的聖戰士兄弟讓穆斯林受苦。」

他說,這堆文件可以互相參照的證據很少,無法明確的指出巴基斯坦與賓拉登之間的關係。

他說:「沒有明確證據可以說巴基斯坦官方機構支援蓋達組織或其特務。」

賓拉登2010年寫道:「我計畫發表聲明,內容是我們將展開新頁,以更正我們犯下的(錯誤)。藉由這麼做,若如我們所願的話,這些不再相信聖戰士的人,我們將重獲其中大部分人士的信任。」

賓拉登的顧問葛丹(Adam Gadahn)敦促賓拉登,讓蓋達組織與伊拉克蓋達組織(AQI)的行為劃清界線,賓拉登告訴其他恐怖團體,不要重蹈AQI的覆轍。

這些信件包括當時蓋達第二號人物利比(Abu Yahya al-Libi)的信,他嚴厲譴責巴基斯坦塔利班運動(Tehrik-e-Taliban Pakistan)。他寫道,「除非我們看到你們採行認真、立即且清楚的實際行動,改善(你們的方法)並棄絕違反伊斯蘭律法的卑鄙錯誤」,否則蓋達領導階層「可能會採取公開措施」。

賓拉登警告葉門阿拉伯半島蓋達組織(Yemeni AQAP)領導人烏哈希(Nasir al-Wuhayshi)不要企圖占領葉門,建立伊斯蘭國度。賓拉登反而說烏哈希應該「重新將重點放在攻擊美國」。

索馬利亞青年黨矢言效忠賓拉登時,他似乎也無意認同這個組織,因為賓拉登認為青年黨領袖無法良善治理轄下土地,在實行伊斯蘭懲罰時太過嚴厲,例如偷東西就得砍手。

美國說,這些信件反映出蓋達與伊朗的關係,「不是盟友,但因為伊朗囚禁某些蓋達恐怖分子與其家人,雙方有間接且談得不愉快的談判」。

公布的文件沒有直接顯示巴基斯坦政府內有蓋達的同路人,不過外界揣測,未公布的文件可能有相關情報。賓拉登使用「令人信任的巴基斯坦兄弟」這種形容詞,但沒有寫出任何確切知道他藏在阿伯塔巴德(Abbottabad)的巴基斯坦政府或軍方官員的名字。

美國公布175頁阿拉伯文寫成的文件,以及英語譯文。

美國的報告說,賓拉登對於保護家人安全多年的維安措施感到自豪。報告說,賓拉登讚揚家人「能夠遵守這麼嚴格的措施,不讓孩子在沒有大人看顧下到戶外遊玩」。

報告說,突襲賓拉登的特種部隊之前受訓的時候,就養成攻擊後「鉅細靡遺」尋找可能追蹤到其他恐怖分子的垃圾。而突襲的結束是大規模分析工作的開始。

報告說,這些個人檔案顯示,在這場史上最重要的追捕行動中,賓拉登對於各種受到蓋達啟發的恐怖團體日常行動一無所知。研究人員寫道,他已經與「蓋達所謂附屬組織的行動層級脫節。賓拉登幾乎無法控制在名稱上與蓋達同夥的組織,也幾乎無法控制所謂的蓋達同路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