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的中國機遇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5.03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上周對俄羅斯進行了訪問。訪問期間舉行的俄中投資論壇共簽署了價值150億美元的27項合作協議。論壇上令人頗感興趣的是,俄羅斯第一副總理舒瓦洛夫表示,俄羅斯政府目前正在討論成立投資發展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的國家集團公司,他呼籲中國投資者參與該地區項目的發展。

俄中投資合作升級

根據論壇期間簽署的主要協議,大型合同主要體現在三個主要領域:能源、金融和電信設備。這表明,俄羅斯和中國的經貿合作已經擺脫了日用品和簡單原料產品貿易的初級階段,也不再限于俄羅斯出售自然資源換取中國對俄羅斯公司的貸款,從而邁向了更高層次的投資合作。

俄羅斯第一副總理伊戈爾·舒瓦洛夫表示,俄羅斯和中國計劃在6月底成立總額40億美元的投資基金。其中,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和中投集團(CIC)將分別為基金投資10億美元,其他中方投資者還將加入這一基金。他還說,基金的目的是為了促進俄中聯合項目的投資。

舒瓦洛夫表示,俄羅斯政府正在討論成立負責投資發展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的國家集團公司。他建議同中國商界共同投資該地區的項目。他說:“我們計劃成立國家集團。或許不是國家集團,而是以另外的形式,但將大量向東西伯利亞和遠東投資。”舒瓦洛夫強調,很多項目可以同中國投資者共同實施。

隨著俄羅斯經濟的增長,地區間發展不平衡的問題日益嚴重。地域廣闊並擁有豐富資源的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日益受到俄聯邦政府的重視:該地區經濟和基礎設施的落後可能嚴重影響國家安全。

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總經理基里爾·德米特里耶夫表示,俄羅斯西伯利亞和遠東的項目數量正在增長,這引起了中方的關注。他說,中方正在尋找合作伙伴和合適的項目,尤其是大規模和受到政府支持的項目。

對于中國投資者來說,感興趣的首先是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的能源礦產開發項目。而俄羅斯加大對這些地區的投資力度,特別是最近幾個月討論的成立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國家集團的問題,使該地區有望獲得聯邦政府給予的大量優惠條件。根據俄羅斯媒體報道,其中包括聯邦政府免除10年的利潤稅、礦產資源開採稅,以及地方政府免除5年的資產稅、土地稅和交通稅等。而舒瓦洛夫對中國投資者發出的邀請,將更加激發投資者的積極性。

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集團

有關成立專門負責發展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的國家集團公司的建議,是緊急情況部長紹伊古1月21日向總理普京提出的。普京對這一建議表示了肯定意見,他認為,這個新的機構將負責建設碼頭、道路、通信、機場等基礎設施並開發自然資源。

今年3月,以第一副總理舒瓦洛夫為首的政府專門工作組開始制定必要的文件,並已經提交給各個部委進行協商。按照媒體透露的消息,這個國家集團將負責開發俄羅斯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的16個地區,將擁有項目投融資、管理和礦產開發等多項職能。根據建議發起人紹伊古介紹,在該計劃框架內,總投資將達到32萬億盧布。

國家集團公司是俄羅斯一種特殊的組織機構。從法律上講,國家集團公司不受俄羅斯《公司法》的限制,按照專門的國家集團公司法規行事,大規模整合某領域資產並擁有強大的行政資源,比如軍工行業的國家技術集團、核能領域的國家原子能集團和國家開發投資領域的國家外經銀行等。

在成立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集團公司方面,俄羅斯國內目前存在不同意見。前財政部長庫德林認為,成立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集團公司將惡化俄羅斯的投資環境,延緩該地區的發展。他強調,如果市場上出現一個享受特殊優惠政策、擁有強大的行政資源和資金能力的強大參與者,將會對這個地區的其他投資者產生顧慮。他說,在這樣的市場上,任何私人項目都會變得更具風險。

舒瓦洛夫在俄中投資論壇上承認,以何種形式建立西伯利亞和遠東的開發機構,俄羅斯政府還沒有做出最終的決定。他說:“我們還不知道,這是國家集團公司,還是在外經銀行已有的子公司的框架內這樣做。”舒瓦洛夫表示,政府不希望建立某種額外的西伯利亞和遠東發展機制,從而在整體上影響政府管理。

而依靠外經銀行已有的子公司,這指的是外經銀行去年11月在哈巴羅夫斯克成立的遠東和貝加爾地區發展基金(涵蓋12個聯邦主體)。該基金的目的是為該地區提供項目鑒定、商業計劃和融資機會,吸引私人投資者。到2015年前計劃劃撥700億盧布貸款。顯然,如果將該基金整合為發展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的專門機構,將會大大擴充其職能和投資額。

但無論俄羅斯政府如何決定,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俄羅斯在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的開發方面,需要中國的支持和合作。

好風憑借力

今年2月,普京在其競選綱領文章“俄羅斯和變化中的世界”一文中指出,中國經濟的增長絕不是威脅,而是一種擁有巨大務實合作潛力的挑戰,是俄羅斯“經濟之帆”乘上“中國風”的機遇。他強調,俄羅斯應更積極地與中國建立新的合作關系,利用兩國的技術和生產能力,將“中國的潛力”用于俄羅斯西伯利亞和遠東的“經濟崛起”。顯然,舒瓦洛夫邀請中國投資者參與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正是普京想法的具體體現。

在俄羅斯經濟學家為國家發展撰寫的《2020戰略報告》中,也提到了中國對俄羅斯經濟的推動作用。文中強調,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國際地位的加強使俄羅斯面臨挑戰。為此,作者建議,一方面需要加快俄羅斯經濟增長,另一方面要利用新的俄中合作機會。

隨著中國實力和國際地位的增長,以及俄中經貿合作層次的提高,俄羅斯正在以更加理性的角度看待同中國的合作,炒作中國向遠東擴張的極端情緒已經不再是輿論的主流。

俄羅斯功勛經濟學家里法特·侯賽因諾夫表示,俄羅斯的命運目前完全取決于出口商品的買家。而中國正在成為俄羅斯原料和資源最主要的買家之一。中國經濟發展越迅速,對俄羅斯產品的需求就越大,兩國的聯系也就更緊密。同時,他認為,中國是軍事強國,同中國協商並和平共處,比以極端情緒相互仇視要好得多。

實際上,俄羅斯人承認,僅憑自己的實力不可能全面開發東西伯利亞和遠東,提升那里的生活水平。托木斯克州政府國際合作委員會主席沃爾科夫表示,這需要依靠外界力量的共同努力,比如同中國,逐步發展基礎設施和大型項目,首先是礦產開發。他認為,中國將是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最大的投資者。

毫無疑問,俄中兩國在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的合作,前景是相當廣闊的。但是,又必須按照實際情況周密考慮。媒體曾報道說,在去年的貝爾加經濟論壇上,兩國專家都對邊境合作項目的實施情況表示了不滿,包括項目選擇不當、進展緩慢、缺乏效益等。因此,在“政府搭台”的大環境下,只有進行詳細的調研和評估,“企業唱戲”才能夠獲得成功。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