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台塑告莊秉潔 學界籲撤告

立報/張舒涵 2012.05.03 00:00
【記者張舒涵台北報導】台塑集團指出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的研究報告內容損及台塑集團名譽,向莊秉潔提出民事賠償和刑事訴訟,引起學界發起連署抗議台塑。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氣憤指出:「台塑控告學者是向台灣社會宣佈,它是無法撼動的王國,不容社會挑戰,否則就用法律訴訟來恫嚇你,讓台灣社會噤聲!」民間團體聲援莊秉潔,認為他只是盡學者本分,透過研究發出警訊,要求台塑應尊重學術和言論自由,撤銷告訴。國光石化開發期間,莊秉潔曾對外提出六輕營運後造成居民健康影響;若國光石化運轉後,將導致全民平均壽命減23日的研究報告。此研究內容涉及「指摘、傳述足以毀損原公司名譽」、「危言聳聽」而提告,向莊秉潔求償4千萬元。3日進入該案第一次開庭,走入法律程序,眾多民間團體和六輕附近居民與立委田秋堇、張曉風、劉建國全力聲援莊秉潔。民間團體聲援學者大城鄉反污染自救會成員許立儀,家住六輕北岸,她指出,台塑聲稱莊秉潔教授的研究數據使人民恐慌。實際上,這10幾年讓人民恐慌的並非莊秉潔教授的研究,而是夏天吹來刺鼻的臭味;周遭親友罹患各種癌症讓人民恐慌,六輕在2009、2010年連環爆,黑色巨龍壟罩天空遲遲不散讓人民恐慌,「這樣的環境是孩子成長的環境嗎?長者敢在樹下乘涼嗎?」許立儀直指:「若政府可以免除人民的恐慌,我們願意募款4千萬元給這個富可敵國的企業,台塑不應仗勢欺負學術良知。」▲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拿著紀錄片《企業人格診斷書》表示,從六輕對居民健康風險與工安問題,可以看出企業追求利益極大化、卻將成本外部化,這也是六輕在2009、2010年連環爆之後,監察院要求環保署進行六輕總體檢的重要原因。(圖文/黃士航)雲林縣淺海養殖發展協會理事長林進郎直指,台塑歷年工安事件爆發後,從來沒有公開說明哪裡出狀況,也未告知處理過程是否有法律依據。在六輕運作以來,當地居民從罹癌到最後一口氣,台塑從沒關注,台塑賺的是黑心錢。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副理事長蔡嘉陽痛斥,大眾應譴責台塑以訴訟恫嚇箝制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他憂心,往後學者可能不敢發表對台塑不利的研究證據,「這樣的方式讓台灣倒退30年,比戒嚴更恐怖。」他認為法院並非釐清環境研究真相的地方,否則以後環保署專家會議都在法院開就好了。蔡嘉陽直指,這是環保署和台塑蔑視學術自由的現象,將促使民眾和學術界一起卯上台塑,全力聲援莊秉潔,他呼籲台塑不要與全民為敵。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賴榮孝指出,不少學界研究環境的老師在金錢和權利的威脅利誘下,選擇性發表研究。莊秉潔教授讓台灣學術界看到希望,多年來台塑不斷欺瞞大眾,對逝去的土地和生命誰來負責?廖本全氣憤指出,以環保自居的台灣環工學界,長期作為開發者的禁臠,扮演為開發者擦屁股的角色;反觀莊秉潔將所學回饋社會而非回饋企業,他珍惜自己專業的社會價值,揭露企業為了追求利益極大化,對環境和人民健康造成的衝擊,告知環評委員和社會大眾,「這是作為台灣學者必然要做的事情,他有什麼錯?」立委田秋堇則指出,國光石化開發案時,莊秉潔以專業研究庖丁解牛,告訴民眾國光石化運轉,空氣品質下降的程度,民眾的平均壽命會少活23天。莊秉潔還自掏腰包,以專業向社會提出警訊,環保署面對台塑提告卻回應「不只有環保團體,財團也可以告上法院」、「莊秉潔若本於學術良心,就不必擔心寒蟬效應」。她怒斥,環保署簡直在拍手鼓掌!廖本全:台塑無知廖本全指出,台塑對外的聲明,無所不用其極,指控莊秉潔的研究並非環保署提供,這並非重點,只要清楚呈現資料來源,清楚呈現進一步以專業分析,分析結果可以是很好的風顯管理依據,本來就是學術研究者應盡的責任,而台塑對於學術研究價值卻如此漠視。身為雲林縣政府六輕環境保護監督委員會委員的廖本全,從幾次會議中觀察,發現台塑雖然精於生產線管理,但對於環境、安全、衛生管理是新手上路,照理來說,六輕根本不該上路。這樣的企業不願對問題,還極度有信心。他痛批:「這樣的信心是來自於無知,台塑已稱不上企業而是大怪獸。」廖本全感嘆,這場官司不只是莊秉潔的官司,也是台灣社會集體面對的官司。截至3日為止,環保團體的連署超過50個,學界的聲援也超過500位。環保團體指出,台塑和環保署應秉持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的精神,否則他們將號召更多民眾譴責台塑與政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