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媽咪入獄 英童飽嚐思念之苦

立報/謝雯伃 2012.05.03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每一年,英國有數千名兒童因為母親入獄而體驗到分離的滋味。這個創傷對其中許多人來說代表失去家庭。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夏妍(Cheyenne)在13歲時,母親因試圖運送毒品而被捕入監,刑期是4年。因此,她開始在南威爾斯四處搬遷,寄住不同親戚家。有越來越多兒童和她一樣,和入獄的母親分開。霍華德刑法改革聯盟(The Howard League for Penal Reform)預估,2010年在英格蘭和威爾斯,有1萬7,240名兒童和母親分開。而每年因雙親中至少1人入獄,而影響生活的英國兒童超過16萬名。根據英國監獄改革基金會(Prison Reform Trust)2011年6月進行的調查顯示,在2006年,雙親中至少1人入獄而影響生活的兒童人數,多於受雙親離婚而影響生活的兒童人數。只有9%母親入獄的兒童,在母親不在這段期間得到父親照顧。而入獄前持續與子女保持接觸的女受刑人中,只有半數在服刑期間有家人來探望。青少年尤需父母陪伴夏妍發現自己很難適應這個狀況。「我很生氣,很失望。我曾經在電視上看《壞女孩》(Bad Girls)這個節目,她們做的事真的很壞。我會想,『這就是我媽做的事嗎?』」最後,她和祖父一起住。她沒有自己的房間,只能睡在姑姑的床上,或睡在沙發上。她的家當散落一屋子,有些還放在她的行李袋中。她幾乎沒什麼財產,但最被她視若珍寶的是她母親所寫的信件和照片。她把它們放在一個紫色塑膠盒中,盒邊上刻了字,警告想要偷開的人「走開」。對夏妍來說,這些紀念品是她珍藏的寶貝。「通常我接到我媽寫的信時,會非常感動。我認得那些信封。她會在信封上畫上裝飾,我也認得她的筆跡。每年她還會寫情人節卡片給我,在卡片最後,她會簽上『媽咪』。不是『母親』,而是『媽咪』。」「我真的很想念她。有些時候我很沮喪,差點要崩潰。」來自慈善團體「為受刑人家庭行動」(Action for Prisoners' Families)的路特文(Diana Ruthven)表示,對於在夏妍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和母親分開特別令人難受。「青少年時期是一個面臨轉變的階段,母親不在身邊,將特別難熬。」「對青少年而言,沒有父母在身邊陪伴這件事,比年紀再小一點的兒童更為難受。」限制過多 探訪不易夏妍每2週獲准探望母親1小時。但因為她母親服刑的監獄位於葛羅斯特郡(Gloucestershire),距離她在南威爾斯的新家超過50英里,所以她2年只去探望過母親4次。在她最近一次探望母親之前,夏妍百感交集。「我既興奮,卻又緊張害怕。學校的老師可以看得出我就要去探望媽媽了,因為我開始過動,無法停止說話。」然而,對於不習慣監獄的孩子來說,裡頭的規範可能很嚇人。「至少我們在這所監獄裡可以親吻和擁抱。在其他監獄裡,這些行為是不被允許的,因為毒品可能會經由嘴唇傳遞。我們甚至不被允許握手。不過我還是這麼做了,我要讓他們看見,這只是我們表達感情的方式。因為說到底這是我媽媽呀!」因為只有1個小時見面,2個人要交換太多近況。除了討論頭髮和指甲的造型外,夏妍也和向媽媽承認,她在學校裡面臨了一些問題。被關在牢裡並沒有阻止媽媽雅斯敏(Yasmin)對夏妍的嘮叨:「夏妍妳要謙虛一點。聽我的話,但不要學我做過的事。」兩個人談得太開心,一下就到了夏妍要離開的時間。「時間流逝得太快了。分離是探望母親過程中最難受的一部分。知道妳可以走出大門,他們卻被關在裡頭,把他們留在那裡,這很令人難受。」夏妍的母親本身很喜歡女兒來探望自己。但根據路特文指出,大多數母親並不希望家人來探望自己。「女性有時不希望子女看見自己待在牢裡的樣子,所以她們和男性一樣,不常有家人探訪。」她說。她指出,對於那些父母2人至少有1位正在坐牢的孩子來說,十分缺少相關支持。「政府只會追蹤被通報有風險的兒童。」她說。「如果學校知道,可能還能提供一些幫助。但是這都取決於父母或監護人是否通報學校,然而監護人並沒有通報學校的義務。」2年過後,夏妍的媽媽終於要出獄了,這是夏妍引頸期盼已久的事。「我媽出獄後,我會變成一個更快樂的人。沒有母親在身邊是很艱難的一件事。我甚至不會詛咒我最恨的敵人失去他的母親。」「我不會這麼做,那是你的母親,她把你生下來。她懷胎10月,你們兩人之間有種連繫,所以沒有母親在身邊真的很難熬。」新生活需時間磨合然而,事實更為複雜。出獄沒到幾分鐘,夏妍的母親就忍不住糾正起她的行為。「她的態度很差,我聽到她對電話那頭年紀較長的人說『你閉嘴啦!』我不是這樣教她的。所以我們兩個人坐下來,好好談了一會。」雅斯敏表示。「我有很多教養工作要做。我不會說她的所有行為態度都在預期之中,但有時候她的行為之所以如此都是因為我,我會把責任攬在身上。」重新一起生活表示,2個人必須一起擠在1間只有1個房間的擁擠公寓中。由於已太久沒有過著母女同住的生活,很快就出現了紛爭。夏妍表示:「就好像是她突然回來,就馬上想要控制所有事。我不太喜歡這樣。她必須要了解,我已經不是她離開時的那個小女孩了。當她出獄時我很興奮,但現在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這樣。」母女間的爭端持續增溫,夏妍最後決定搬出去住。目前她回到威爾斯,住在一間收容無家可歸青少年的青年旅館中。路特文表示,夏妍的故事普遍出現在有父母其中一人從獄中出來後的孩子身上。這些孩子通常發現很難回到往日生活。「無論是甫出獄的父母,或是兒童,都需要更多支持。」「當身為父母的受刑人準備要出獄的前幾週,有關單位就應該要開始為這名成人和他的家人開始做心理準備。」夏妍目前17歲,對未來感到樂觀。她定期與母親保持連繫。「我每天都會和我媽講電話。我們間的關係又慢慢變好了。我想因為她入獄的關係,讓我們兩個人都習慣了獨自一人的生活。現在我們很親近,但我不認為我們能夠回到過去那種共同生活的方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