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I 假鈔 爆走倉鼠

大馬爭淨選:抵抗內部殖民 淨選盟爭二次獨立

立報/本報訊 2012.05.02 00:00
策劃、編譯■李威撰、謝雯伃馬來西亞民眾4月28日聲援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Bersih,以下簡稱「淨選盟」),於吉隆坡參加「淨選盟3.0」抗議活動,參與人數達2萬5千人之譜。大馬國會去年秋天成立研商選舉制度改革的專門委員會,但4月3日提出改革版本仍有瑕疵,無法杜絕選舉舞弊情事發生,淨選盟因此再度號召民眾上街,要求改革選制。防範未然 政府手段強硬淨選盟由84家非政府組織組成,旨在要求自由、乾淨及公平的選舉制度。淨選盟的主要訴大致可歸納成3項:選舉委員會現任成員下台、重新建立選舉人名冊及允許國際觀察員進入監督選舉。淨選盟3.0舉辦前,已舉辦過2次類似抗議活動,分別是2007年11月的「淨選盟大集會」及2011年7月的「淨選盟2.0」。這3次人民聚會活動,都在警方強勢取締下收場。新加坡管理大學副教授魏爾希(Bridget Welsh)分析,當局害怕喪失政權,因此用強硬手段鎮壓,提防中東抗議活動在馬來西亞上演。他說:「他們也禁止在獨立廣場抗議,為什麼呢?因為那裡就像是埃及的解放廣場。」執政黨的支持者抨擊,淨選盟用隱晦的方式在背地裡推動阿拉伯之春。巫統青年派的領袖賈馬魯丁(Khairy Jamaluddin)也說,反對勢力煽動街頭革命,想要製造馬來西亞版的阿拉伯之春。淨選盟未明確駁斥這項指控。發起淨選盟運動的黃進發在接受《全球郵報》的訪問時表示,馬來西亞執政黨是在進行「內部殖民」,淨選盟的運動就像在爭取二次獨立。他說:「這是我們的第二次獨立,第一次是從英國脫離。」黃進發是澳洲蒙納士大學在吉隆坡分校的講師。馬來西亞與埃及有幾分相似。幾十年來,兩國表面上都是多黨制國家,實際上卻是一黨獨大,埃及是國家民主黨,馬來西亞則是國民陣線。雙方當局皆異口同聲認為,威權統治是避免國家陷入混亂的必要之惡。期盼根治種族問題除了具體的選制改革建議,以及「終止貪腐」及「拒絕骯髒政治」等籠統訴求。黃進發表示,最終目標是捨棄數十年來以種族為依據的政府政策。據《全球郵報》報導指出,馬來西亞政治問題的根源是種族問題。打從英國殖民時代起,民眾就被灌輸對多元族群感到恐懼,認為種族差異會演變成街頭暴力。當前執政黨的崛起,可回溯至1969年的513事件,當時馬來人與相對富有的華人發生嚴重衝突。以消除階級間的仇恨為由,政府後來實施「新經濟政策」,將公部門工作機會及大學入學保障名額等特權授予馬來人。有人士批評,包裝成平權措施的新經濟政策,實際上是獨厚人口占多數的馬來人(根據2010年普查資料,馬來人占總人口50.4%),反讓華人(23.7%)與印度人(7%)處於不利位置。黃進發指出,民眾寧可忍受政府的威權統治,也不願見到族群間的動亂。無論是一般民眾或高知識分子,都同意這項說法,相信由眾多族群所組成的馬來西亞,無法承受民主重擔,這個想法在大馬可說根深蒂固。因此黃進發表示,淨選盟要挑戰的也是這個敵我對立的意識。他說:「我們現在要埋葬的就是這個文化,民眾討論的是作為馬來西亞人的共通性。」支持者多為中產階級不過,馬來西亞與爆發革命的中東國家仍有不同之處。淨選盟的運動是由市民中產階級發起,主要爭取的是政治上的變革。阿拉伯之春同樣追求民主,但經濟因素是革命的導火線,革命支持者當中有相當大的比例是來自窮苦階層。目前,馬來西亞國內因28日引發的暴力衝突而怪罪彼此。抗議民眾抨擊政府不應鐵腕鎮壓;執政黨及國營媒體則指控,抗議民眾衝破警方架設的障礙才導致衝突發生,反對派領袖安華(Anwar Ibrahim)在集會上發表演說,也被抨擊是在煽動群眾暴力。在國際勞動節前夕的4月30日,首相納吉宣布馬來西亞史上第一個最低工資規定,這項措施可望能降低取締淨選盟所造成的民意反彈。馬來半島的私部門勞工每月最低薪資為9百令吉(約新台幣8,700元),在較貧困的沙巴及沙撈越最低薪資則是8百令吉。納吉表示,最低薪資規定的引進對馬來西亞意義非凡。不僅有助窮人脫貧,且有助於應付日益高昂的生活開銷。但批評者認為,取締淨選盟的行動得罪了許多中產階級民眾,政府必須更積極用政策來爭取窮人的支持。(綜合外電報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