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民進黨重返執政的美麗與哀愁

美麗島電子報/陳淞山 2012.05.02 00:00
民進黨主席選舉的意義與價值是政治路線的定位與選擇,是找出民進黨的政治弱點與缺失,用人選的產生來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可是,首場電視政見會的交鋒,的確讓我們真正失望了,是角逐著自吹自擂唱大戲的政治行銷,是一場「團結至上」的政治表演賽,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化妝比賽,絲毫看不到任何民進黨未來贏的策略與方向。 這是一場反對黨格局的政治野台戲,既沒有突破執政門檻的策略讓人品嘗玩味,也沒有感動人心的嶄新曲目可以讓人盪氣迴腸,難怪蔡英文會選擇缺席,會選擇避開這麼一場宛如「拱蘇大會」的辯論賽局,因為此時的民進黨政治氛圍,只會演與世俗生活脫節的古裝劇,唱不出讓人激賞、注目的現代劇,食之無味,棄之也不令人覺得可惜。 蘇貞昌雖然口才辯給技壓全場,但政見內容空泛,看不出可以帶領民進黨打贏2014的嶄新思維與策略,就連「特赦阿扁」的議題也不敢去面對處理,何來2014的勝算贏面呢? 「特赦阿扁」不是一句口號,也不單單只是搶救陳前總統個人的生命、健康與自由,更不只是受刑人醫療人權與司法人權保障的根本問題而已,它所搶救的是「卸任元首的基本尊嚴與價值」,也是「臺灣人的總統」不可被抹滅、踐踏的尊嚴與價值,想要擔任民進黨黨主席的人倘若不能夠支持特赦傾全黨之力去拯救陳前總統,那麼台灣人民又怎麼會相信民進黨有能力在馬政府不顧人民生活疾苦的暴政、苛政面前,救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呢?蘇貞昌今天能夠用「特赦必須判刑確定」、「特赦是馬英九的權力」、「每講一次就被洗面一次」的敷衍卸責、自我設限的論調去逃避責任,明天他當上黨主席之後,就必然更不會再重視阿扁的死活,這是缺乏政治高度的鴕鳥行為與錯誤心態所致,當然才會有馬英九所言:「就連民進黨也有人認為這時候不適合提特赦問題」,民進黨沒有傾全黨之力團結一起支持特赦阿扁,當然會被馬英九冷嘲熱諷、看破手腳! 「特赦阿扁,終結扁案」才是民進黨打贏2014、再戰2016的不二法門,否則馬政府不斷地政治消費扁案,把阿扁當作政治提款機,只會讓民進黨更難甩開扁案的政治陰影。特赦與保外就醫是併行不悖的政治策略,沒有先後次序的問題,但是「保外就醫」只是讓阿扁短暫獲得自由,接受比較好的醫療照顧,並無法讓扁案真正走進歷史;更何況,保外就醫的核准與否是完全操縱在馬英九的手中,不單單只是法律要件符不符合的判斷問題,基本上也是政治問題,此與特赦阿扁的情形幾無不同。難道民進黨的政治領導人寧願看到阿扁真的病重垂危時刻,才會驚覺保外就醫根本只是把阿扁送上斷頭台、阻礙特赦的「最後一根稻草」嗎?是以,特赦才是正途,保外就醫是萬不得已的方案,千萬不要本末倒置造成千古遺恨! 民進黨的黨主席選舉,是要選出一位有政治謀略,懂得操盤的政治領導人,民進黨的執政門檻,在事的方面是要如何突破兩岸政治罩門,在人的方面是要解決阿扁的問題與推出可以打贏勝仗的總統候選人。這絕不是塑造黨內團結氣氛,讓黨主席電視辯論會淪為政治大拜拜的野台戲就可矇混過關!反而應該是角逐競技的政治群雄就必須會拿出看家本領,打一場漂亮的真槍實彈競賽,才能真正對社會的期待有所交待。 我們真心期望,最有當選實力的蘇貞昌能夠拿出解決上述問題打贏大選的政治良策與行動方案,讓大家都能夠信服這就是民進黨現階段最好的領導人;同時,我們更希望堅守臺灣主體性與臺獨主張的蔡同榮與吳榮義能夠提出一套解決兩岸政治罩門的執政方略,讓大家對民進黨的重返執政深具信心,而主張面對中國因素的許信良與蘇煥智,我們更希望看到他們能夠提出兼顧臺灣主體性與開展「民共對話交流」的平衡策略,讓國民黨獨攬兩岸事務處理話語權的政治角色與功能被取代或有所調整,這是民進黨重返執政的關鍵竅門與難以迴避的政治責任。倘若大家都能各盡本分,做好參選者的角色,讓民進黨的主席選舉展現煥然一新的政治格局與價值,則不論誰當選主席?誰能領導群雄?對台灣才能發揮最大的幫助與貢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