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紅不讓跨世紀 趙士強.林華韋.郭泰源:棒球 全台的喜與愁

中時電子報/(專訪策畫:吳育光、何榮幸;執筆:何榮幸) 2012.04.28 00:00
棒球熱季再度來臨,棒球既是台灣社會的集體記憶與光榮動力,也有為國出征的辛酸與壓力。一九八二年中華隊重返國際賽的三位名將趙士強、郭泰源、林華韋,三十年後再度聚首,披露中華隊在一九八三年比利時洲際盃被迫用刮鬍刀割掉「民國」兩字,忍辱負重穿著只有「中華」兩字的球衣,一舉打敗古巴隊而震驚世界棒壇。台灣「國球」走到現在,投入了無數人的熱情與淚水,這三位棒球英雄的現身說法,更加印證棒球與台灣社會的緊密關係。

陳偉殷在大聯盟取得首勝之際,昔日中華隊當家第四棒強打「微笑喬治」趙士強、「東方特快車」巨投郭泰源、後來升格為中華隊總教練的明星三壘手林華韋,連袂走進中時編輯部會議室接受本報專訪,三位各自忙碌的老友難得同台,一個又一個精彩棒球故事流洩而出。

「我是七虎隊出身,趙士強是金龍少棒,郭泰源是府城隊,從少棒到成棒,有很多球迷跟著我們一起長大,」老大哥林華韋對棒球歷史如數家珍,「當年中華成棒隊被迫退出國際賽,全靠中華棒協理事長嚴孝章到處奔走,才能在一九八二年重返漢城世界盃。」

洲際盃含淚改名 痛宰古巴隊

「當時所有人都睡大通鋪,一天零用金五十元,但大家都很珍惜當國手的機會,彼此感情也非常好,」很健談的趙士強說,「那屆世界盃我們的球衣上還繡有國旗,最後拿到第三名,我和林華韋當選最佳九人,很多場重要比賽都是郭泰源投的,中華隊也開始被列為國際五強。」

談到一九八三年洲際盃,趙士強突然激動了起來。「我們穿著中華民國的球衣到達比利時,結果領隊會議開完,決定我們要以中華台北名稱參賽,大家只好被迫用刮鬍刀割掉『民國』兩個字,有的人太過用力,還把球衣都割破了。」有沒有人難過掉淚?公開場合通常不苟言笑、不怒自威的郭泰源,想到當時也不禁黯然神傷:「那時感覺很心酸,大家都非常難過,等於是強忍住淚水出賽。」

連投17局克日韓 郭泰源揚名

結果,中華隊在那屆洲際盃複賽全力出擊,以十三比一大勝超級強隊古巴隊,勝利投手為莊勝雄,一舉震驚世界業餘棒壇,賽後古巴領導人卡斯楚更特別向中華隊總教練吳祥木握手致意,中華隊最後保住第三名地位。

到了一九八三年九月的漢城亞錦賽,中華隊國手們的壓力達到頂點。「那次要決定一九八四年洛杉磯奧運參賽資格,國人都希望棒球進軍奧運,我們的壓力非常大,」郭泰源話多了起來,還不忘補充:「決賽時台灣的電視台還首度卡掉七點新聞進行直播,收視率聽說七成多,全台灣都在關心這場比賽,那應該是台灣棒球最顛峰的時候了。」

那屆亞錦賽,郭泰源對韓、日連投十七局無失分,兩場中間只休息三十分鐘,從此奠定赫赫威名。但是,牽引全台民眾心情七上八下的關鍵人物卻是趙士強,他在出戰日本隊時「再見漏球」導致中華隊飲恨,「微笑喬治」一夕之間成為「全民公敵」;沒想到中華隊絕處逢生出現加賽機會,趙士強這回演出「再見紅不讓」,把中華隊一舉送進奧運,只隔一天就從狗熊變回「國民英雄」。

微笑喬治再見轟 狗熊變英雄

「我因為下雨擋住視線漏接後,在電梯碰到日本隊員鈴木,鈴木竟然跟我說Thank You,你們可以想像我的心情有多壞,當時是曾紀恩教練跑來安慰我,所以我一直很感謝教官;等到最後加賽我揮出再見全壘打,在頒獎典禮時碰到鈴木時,這回換我跟他說:Thank You。並且把球棒簽名送給他。」這是趙士強最難忘的一場球,也是台灣球迷共同分享的集體記憶。

趙士強漏接時就站在旁邊的林華韋,在多年後為好友緩頰:「那球其實是在手勢溝通上出現誤會」,郭泰源則故意責怪趙士強:「因為你漏一球,害我多投了十幾局」,立刻引來全場哄堂大笑。

三十年後,這三位名將笑談往事,當年用刮鬍刀割掉「民國」兩字的悲情已雲淡風輕。他們的一生都交給了棒球,為了棒球傾注所有熱情,所有球迷也跟著一代又一代的棒球名將共同成長。從紅葉少棒、三級棒球、奧運奪牌、職棒假球到旅外風潮,所有的球場悲喜故事,都已成為台灣人永難忘懷的情感出口與集體記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