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林全 網紅 墾丁

詹偉雄:運動自HIGH 超越國族主義

中時電子報/(執筆:高有智) 2012.04.28 00:00
一個又一個「台灣之光」帶動社會狂熱,展現台灣獨特的運動文化。文化評論家詹偉雄認為,台灣長年陷入外交困境,國族主義是無可避免的情感召喚,尤其「國球」棒球與「中華隊」皆背負過高的使命,但台灣社會要學習如何超越。他強調,台灣社會應該把運動的意義「據為己有」,回到個人身上,成為日常生活意義感的重要來源,而非老是期待代表我方的選手去打敗歧視台灣的對手。運動對個人產生重要意義,是為了超越自己,並非在乎輸贏而已。

詹偉雄長期觀察台灣的運動文化,他指出,過去台灣長期未把「運動」和「體育」分開。「體育」就是為了強健體魄,或者是養生長壽,但「運動」是現代文化重要一環,像英國設有「文化、媒體和運動部」(DCMS),就是把「運動」視為大眾的日常生活中,產製生活意義感的重要來源,屬於現代文化的範疇。

近年來馬拉松和單車運動人口增加,形成一股風氣,詹偉雄認為這就是個性化社會下,個人追求運動意義的趨勢。他分析,過去跑步是不得已,現在成為人們的樂趣,因為現代社會喜歡有個性的人,生活意義來自於自我選擇,並非被動接受社會賦予,獨特的生命經驗往往來自於對身體的獨特感覺。喜歡馬拉松與單車環島的人,也被視為有個性與有創意的主體。

五年級生的詹偉雄從小就喜歡打球,在一九八○年代的苦悶大學生活中,透過運動和觀看比賽,才能得到稍許的超脫、昇華與甜美的時光。熱血的運動文化,往往也是青年學子難以忘懷的回憶,詹偉雄說,台灣的教育大都不求甚解,甚至是填鴨式教法,許多在課業表現不突出的學生,只能活在自我挫敗感之中,反而從運動得到補償,也是進入同儕互動的重要來源,成為青春期重要回憶。

提到近年來造成狂熱的HBL(高中籃球聯賽)籃球文化,詹偉雄在每年的八強賽都會帶孩子去目睹盛事。他說,高中球員奉獻三年的青春,就是為了能夠在球場揚眉吐氣的純真目標,不像是SBL(超級籃球聯賽),球員打球好像是公務員。熱血與純真構成了HBL球賽的張力,也形成特有的青少年運動文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