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超越蘇貞昌神話

從黨外運動到組黨,我參與民進黨長達30多年,原本對新北市的老縣長蘇貞昌,也曾大力支持過,一度充滿熱情與好感。但經過十幾年的歷史考驗,卻使我愈來愈堅信:蘇貞昌是一個永遠準備參選的政治人,不是一個承擔歷史重任的領導人。蘇貞昌永遠優先考慮自己,永遠把個人利害凌駕在政黨之上,他把參選黨主席當做個人機會,優先考慮是否有利於自己參選2016。蘇貞昌只懂得如何管理,不懂得如何領導;只懂得短線炒作,不懂得長期謀略;只懂得雷厲風行,不懂得領導願景。 擔任民進黨主席,最重要的是三種政治能力:領導格局、操盤能力、內涵深度,但不管是哪一項,蘇貞昌都不是最適合人選。一句話,蘇貞昌只適合當縣長和行政院長,不適合當黨主席和總統。 比領導格局:蘇貞昌太自私、缺乏擔當 我對蘇貞昌的初次失望,是2007-2008年從民進黨總統初選到總統大選期間,蘇貞昌各種自私狹隘、自行其是、不顧團隊利益的表現作為。2007年總統初選期間,蘇貞昌為了打敗對手謝長廷,竟然不惜對謝人身攻擊,在立法院指稱謝「奸巧」,並直接在媒體刊登廣告,不惜影射抹黑謝涉入高捷弊案。 初選失敗後,蘇經由阿扁幕後施壓,擔任謝長廷副手,但從頭到尾竟然只到過謝蘇配競選辦公室三次。更離譜的是,蘇貞昌大本營台北縣,謝蘇配竟然大輸將近50萬票,與蘇兩次參選台北縣長得票相去甚遠,也難怪當時全台灣會傳出「蘇故意放水大輸,藉此淘汰謝出局,以便自己布局2012」的種種流言。蘇貞昌自私狹隘的程度,實在令人無法想像。 2008年民進黨慘敗,幾乎倒地不起,泛綠選民莫不傷心欲絕。但就在群龍無首、民進黨最虛弱、黨中央負債兩億的悲慘時刻,大家期待蘇貞昌能接下黨主席,承擔起復興台灣民主運動的重責大任,蘇竟然選擇匆匆走人,還發明一套自我辯護的說詞:「我已經當過黨主席了」、「民進黨在此困難時刻,需要有魄力改革的人來公平處理黨內事務」。 蘇貞昌竟然就這樣走了,在民進黨最需要他的生死關頭,蘇竟然選擇丟下包袱、趕快閃人。最後背起台灣民主十字架、讓民進黨重新站起的領導人,反而是缺少黨內淵源、毫無派系背景的小英,她無私承擔起民進黨的兩億負債,無私承擔起拯救台灣民主運動的重責大任。小英臨危受命的偉大情操,感動了無數泛綠選民,她也因此打敗臨陣逃脫的蘇貞昌,成為2012民進黨總統候選人。 但蘇貞昌的自私狹隘,又再次讓人大開眼界。2011年五都選舉,蘇不顧民進黨的提名布局,自行宣布參選台北市長,明顯是為了仿效1998年「阿扁北市落敗、轉進參選總統」模式,藉此布局2012總統大選。蘇貞昌的自私行徑,連國民黨操盤手金溥聰也大感意外,公開表示「感謝蘇貞昌打亂民進黨提名布局」。這種不惜親痛仇快的自以為是,也只有蘇貞昌做得出來。 但人算不如天算,蘇還是在2011年總統初選敗下陣來,結果又故態復萌,不但拒絕擔任小英副手,後來即使擔任小英競選主委,從頭到尾也只去過英蘇配競選辦公室不到三次!整個大選期間,只見蘇到處為立委助選,即使少數幾次為小英站台,也多在誇稱自己優點,完全看不到輔選小英的誠意。 儘管小英不幸敗選,但民進黨在她的四年領導下,已經重新站起。可笑的是,此時此刻的蘇貞昌,眼見民進黨大有可為,竟然忘了自己在2008年「我已經當過黨主席了」的說詞。蘇表態將參選黨主席,忘了自己也是2012年總統大選最不合作、最令人痛心的利益當事人,四年前蘇不也強調迴避,表示「民進黨需要有魄力改革的人來公平處理黨內事務」嗎?怎麼現在又自打嘴巴? 這種臨陣逃脫、缺乏擔當、永遠只考慮自己利害的候選人,豈能讓他趁虛而入、讓他輕鬆入主民進黨主席? 比操盤能力:蘇貞昌無經驗、選舉常敗 蘇貞昌不但缺乏領導格局,太自我中心,不適合擔任民進黨主席。他的選舉操盤能力也備受質疑,恐怕也無能領導民進黨打贏2014年七合一選舉。 以屏東縣長選舉為例,蘇貞昌是唯一未能連任的民進黨縣長,其他如蘇嘉全和曹啟鴻,都輕鬆贏得連任,蘇卻敗於伍澤元手下。蘇常以「黑道介入、因而落敗」為藉口,但蘇嘉全或曹啟鴻爭取連任,對手難道就沒有黑道撐腰?蘇貞昌的說詞,顯然缺乏說服力。 另以兩屆台北縣長選舉為例。1997年台北縣長選舉,如果沒有盧修一最後驚天一跪,加上當時電視不斷重播下跪鏡頭,蘇能否以將近3萬票打敗謝深山,恐怕不無疑問。2001年蘇競選連任,蘇以現任縣長優勢夾帶豐沛資源,得到將近三分之一的非民進黨籍縣議員+鄉鎮長力挺,相對於泛藍候選人王建煊似有似無的輕描淡寫選法(王從無大型造勢,競選總部設在三重,每天在總部前掃地,被戲稱「煊煊清潔隊」),蘇最後只以5萬票獲勝,戰績只能說是差強人意。 蘇還曾競逐兩次民進黨總統初選,兩次都是應勝未勝,一開始都廣被看好,卻因為沉不住氣、戰術失當,最後以失敗告終。2008年對謝長廷,蘇原本民調大幅領先,竟因此得意忘形,公開尖銳攻擊對手,因而引起黨內反彈,導致形勢逆轉。2012年對蔡英文,蘇原本也在伯仲之間,也因為自恃曾為蔡行政院長官,過於輕敵,加上輕忽許信良作為參選第三方的引導議題作用,最後也以些微差距敗北。 誠如多維新聞資深記者蔡彥歆所言:「蘇對自身性格缺陷不自知」、「蘇往往在影響勝負的要害關頭,考慮過多,患得患失,該審慎的時候衝動,該果決的時候猶疑」、「每次沖頂,離總統府都只有一步之遙,然最終都以失敗告終」。 蘇自行參選的成果不過爾爾,至於有關民進黨全黨的選舉操盤,顯然缺乏經驗,一度擔任黨主席,也只有短短10個月(2005年2月到12月),充其量只有過水性質,對黨內輔選細節了解不多。 反觀許信良,曾兩度擔任民進黨主席,兩次總覽全黨選舉操盤,都開創出傲人成績。第一次是1992年立委選舉,許信良首度為民進黨開創出三分之一席次和三分之一得票記錄。第二次是1997年縣市長選舉,許信良更創下12席縣市長的空前記錄,至今仍難以打破。 更重要的是,許信良堅信人選是最重要的勝選關鍵,不惜以黨主席的聲望背書,不惜得罪黨內角頭,也要排除萬難促成最佳候選人提名。1997年桃園縣長補選,許信良不惜得罪自己的桃園班底,堅持徵召呂秀蓮參選,結果呂不負眾望贏得大勝,並順勢拿下年底縣長大選。遺憾的是,隨著許信良卸任黨主席,呂秀蓮代表民進黨出征的桃園戰果,卻無以為繼,成為民進黨唯一的桃園執政經驗。 比內涵深度:蘇貞昌腦袋空空、政策空洞 擔任民進黨主席,除了領導格局和操盤能力之外,還必須針對國家大政方針,以及突如其來的重大危機,提出切中要害的觀點思考。但在五位黨主席候選人當中,蘇貞昌是公認最不熟悉政策論述、最不關心國家大政的候選人。尤其是蘇對兩岸問題「腦袋空空」,對經濟問題也長期生疏,一旦面對嫻熟兩岸事務的馬英九,以及愈來愈密集的兩岸議題衝擊,實在很難想像蘇如何經得起國共聯手、加上大台商的兩岸經貿攻勢。 蘇對政策論述的長期忽略,不要說對比於專長戰略思考的美麗島世代,或對比於學養豐富的小英,即使相較於同樣背景出身的美麗島辯護律師團,蘇也遙遙落後在扁長之後。蘇對兩岸政策的生疏程度,曾讓美國智庫和大陸涉台人士大表驚訝,實在難以想像曾為行政院長和矢志參選總統的前民進黨主席,何以對攸關台灣前途的重大議題,理解如此生疏!即使是面對黨內獨派,蘇對國際形勢與台灣主權定位的論述能力,也常讓獨派大老難以認同。 比格局、比操盤、比內涵:老許遠勝老蘇 綜合上述,比領導格局,蘇太自私、缺乏擔當,難以發揮團結包容的領導力。比操盤能力,蘇無經驗、選舉常敗,難以發揮綜覽全黨的操盤力。比內涵深度,蘇腦袋空空、政策空洞,難以發揮設定議題的論述力。 不管何者,蘇貞昌都不適任民進黨主席或總統候選人。 相形之下,小英或謝長廷,不管是領導格局、操盤能力、內涵深度,都比蘇貞昌更加傑出,也都是民進黨主席或總統提名的最佳人選。但小英受限於黨章,謝缺乏參選意願,使我們不得不另做其他選擇。 對比領導格局,許信良兩次擔任黨主席,都和小英一樣,都是在民進黨最艱困的時期臨危受命,都能超越本身的政治利害,以大局為重。 對比操盤能力,許信良兩次擔任黨主席,都和小英一樣,都為民進黨開創空前的選舉成果。兩人也都能不計個人利害,為黨犧牲奉獻。 對比內涵深度,許信良對兩岸議題的長期關切,也和小英一樣。許在1998年擔任黨主席期間,舉辦民進黨中國政策大辯論,結論提出「強本西進」主張,不但為1999年民進黨凝聚「台灣前途決議文」奠定論述基礎,也為2000年陳水扁贏得總統大選,開創出必要的彈性空間。 比格局、比操盤、比內涵,老許都遠勝老蘇。英雄惜英雄,也難怪許信良會力挺小英2016再戰,並認同謝長廷的兩岸觀點。小英與謝長廷一脈相承,兩人不便參選黨主席,由許信良暫時接軌,最能凸顯這次黨主席選舉的戰略意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