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最後的車站 停駐的時光

大台灣旅遊網/吳冠霖 2012.04.25 00:00
  通過山洞的那一刻,彷彿逃離的吵雜的聲音,搭著第一班6點56分的區間車前來,這是集集支線的最後一站,步下月台,他隱藏在思念找不到出口的翠巒間,彷彿你來得那個山洞,是這與外界唯一的通道。

  走過繁榮這還剩下什麼?在春秋極盛一時,終有落日餘暉,這裡留下了什麼,不必考究,這裡能在觀光賺到什麼?不必束縛,他可以是最後的終點站、可以是前往日月潭的中繼站,旅行在這開始、在這結束,車埕車站,原木建築停駐不再旋轉的時空,在斑駁亂序的山城街道,哽咽與歡笑在轉角衝突,1916年的輕便車鐵道推進了埔里糖廠的蔗糖芳香,1937年大觀抽蓄電廠竣工,清寡寂寥如黑幕般附著,那糖粒落在靜宿70年的檜木中,等待下個旅人拾起車埕記憶。

  一段車埕故事留存於在地鐵道手繪畫家李明建的色彩中,現在敲打聲響、自由手作,誰來為誰刻下的署名,或者為誰留做一張親手拼巧的木椅,好在,他正在努力的路上,好在這裡太晚被納入國家風景區,有著在地居民不規則的塗鴉,還有茶樓沖出的一杯台18號紅茶;退去責任後的光環,風光記憶猶在,至少沉睡老牆在陽光下將人與土地的情愫,流動在旅人的手中。

  最後的車站,不會是旅人的最後一站,時光在旅人間竄動,車埕故事隨著隧道、縣道131而帶來、攜走新的故事。(攝影/吳冠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