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再見,梅德韋傑夫總統 你好,梅德韋傑夫總理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4.25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即將告別總統職位的梅德韋傑夫昨天在國務委員會擴大會議上發表了總結性的演說。他在告別演說中總結了過去四年的工作,並提出了領導政府的未來計劃。共有總理、政府成員、議會代表、地區領導人和商界代表共數百人聽取了總統的演說。

給自己的七個任務

梅德韋傑夫表示,他在演說中提出了下屆政府的相關任務,更加具體的工作計劃將在任命新總理的過程中提交給杜馬。當選總統普京已經多次宣布,他就職後將提名梅德韋傑夫擔任下屆政府總理,杜馬表示,准備在5月8日審議總理人選。

在演說中,梅德韋傑夫為新政府的工作提出了七個主要任務。

首先是提高俄羅斯人的平均壽命,六年之後的平均壽命應該增加四歲,“我們完全能夠在2018年達到人均75歲的水平”。

其次,五年以後,收入低于最低生活保障水平的家庭要降到10%以下,大部分俄羅斯家庭的平均收入應該符合中產階級的基本特征。

第三,提高俄羅斯的商業環境,從目前列全球120位提高到40位,2020年爭取進入前20位。

第四,俄羅斯應該增加至少2500萬個新的高效的工作崗位,首先是在非原料行業,失業率不應該超過5%,勞動生產率必須提高50%至100%。他強調,抑制通貨膨脹、消除貧困和失業應該成為下屆政府的優先方向。

第五,至少應該有五所俄羅斯大學進入全球最好的100所大學排名,這意味著俄羅斯必須全面提高教育質量。

第六,大部分俄羅斯家庭應該有能力每15年改善一次自己的居住環境。三分之一的俄羅斯家庭應該有能力購買住房,包括通過政府的幫助。

第七,俄羅斯在社會生活領域推廣信息技術的水平應該達到世界前十位。

政治改革和公民社會

梅德韋傑夫回憶說,俄羅斯政治體制的變化從2004年開始,當時取消了州長直選,這是必須和“絕對正確”的,因為“從90年代繼承下來的不穩定的政治體制需要養護”。這些措施取得了效果,政治體系趨于穩定,但“穩定之後開始出現了停滯的跡象”。他表示,讓公民直接參與政治生活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這種做法更加有效。

2011年12月,在杜馬選舉導致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後,梅德韋傑夫提出了一系列放寬政治體制的建議。他指出:“州長直選、自由登記政黨、新的議會選舉程序正在表明社會中有更高水平的政治文化。民主不再是罵人話。”

梅德韋傑夫認為,發展公民社會的問題同反腐敗、建立透明的司法體系和獨立的官員行為評估體系是緊密相關的。他強調,應該打破對官員行為評估的壟斷,政務公開體系應該對每個積極的公民和專家機構都是開放的,他們應該能夠參與政府決策的制定。

他表示,必須研究媒體在這一過程中的重要意義。他說,建立公眾電視頻道應該成為“社會辯論和提高國家開放程度的切實工具”。總體上,梅德韋傑夫認為,政權的透明度是社會相互信任和國家政府效率的基本條件。

在談到護法和司法機關的行為時,梅德韋傑夫表示,通過改革,應該使其更加透明,實現社會監督,而政府機構的幹預則是不可接受的。同時,行政資源和強制手段不應該介入商業競爭。

梅德韋傑夫表示,過去幾年曾採取了大量措施鞏固司法獨立性,2011年還“就改革內務部邁出了第一步”。他說,當局正在制定反腐敗的額外措施,包括推行負責人開支監管體系、腐敗犯罪的額外懲罰措施、建立腐敗偵查的專門機構和公開監督和評估官員行為的機制等等。

經濟發展和國防開支

對于企業家來說,未來總理的演說是鼓舞人心的。梅德韋傑夫再次強調了經濟自由化和改善商業環境的重要性,並認為加稅是不必要的。他認為,代替加稅的方式應該是尋找其他方式,比如提高預算開支和國家管理的效率。

一方面,俄羅斯政府希望增加稅收,計劃提高天然氣行業稅負,對奢侈品征稅等,但又擔心商界和投資者對此消極的反應。另一方面,商界還建議政府減稅,比如降低利潤稅和增值稅,以及企業承擔的員工社保開支。

在國有經濟的問題上,梅德韋傑夫認為,國有公司應該停止兼並私營公司並開始出售非主業資產。他去年曾要求政府研究加快國有公司出售非主業資產的問題。梅德韋傑夫表示,幾個月後將公布國有公司清單,對政府保留企業控股權的合理性進行社會範圍內的討論,對于那些沒有理由保留的資產,應該制定和實施資產剝離的路線圖。

梅德韋傑夫表示,聯邦中央應該向地方政府分權。各聯邦主體應該有權獨立支配部分聯邦劃撥的預算資金,並能夠獲得部分額外收入,比如煙酒的消費稅等。

梅德韋傑夫在演說還表示,必須實施武裝力量裝備革新的大規模計劃。到2020年前為此將耗資20萬億盧布。梅德韋傑夫稱這一計劃是下屆政府的優先任務。為此,他強調“必須在國家採購各個階段進行職業化的評估,擴大市場競爭,在良好的傳統體制和借鑒其他國家現代化實踐經驗的基礎上建立現代化的研發體系”。

理想和現實

在演說中,梅德韋傑夫著重強調了政治改革,這是他擔任總統時的主要“政績”。他表示,“2012年,我們開始了過去20年里從未有過的政治體制改革”。毫無疑問,他希望這種改革能夠持續下去。同樣,對于司法獨立、建立公民社會和反腐敗這樣的議題,一直是梅德韋傑夫擔任總統時期強調的優先任務。對于他來說,這既是理想,也是未能完成的任務。政治改革,司法和反腐敗等問題,僅憑總理的職權是難以解決的。有專家認為,普京擔任總統將會延緩俄羅斯政治體制的改革。不過,將有可能領導統一俄羅斯黨的梅德韋傑夫,在政黨建設方面或許會有所作為。

梅德韋傑夫在告別演說中表示,他任內最大的成就是成功的避免了經濟危機導致的嚴重後果,穩定了宏觀經濟,降低了通貨膨脹。梅德韋傑夫曾經擔任過負責教育、衛生、住房和農業問題四項國家計劃的第一副總理,擁有經濟政策執行者所必須的能力。因此,對于經濟問題,梅德韋傑夫將會親自落實他在總統期間制定的一系列方針——建設創新經濟、私有化和提高政府效率。這也是証明這些政策對俄羅斯經濟發展有效的最好方式。

還有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按照副總理羅戈津的說法,梅德韋傑夫的演說和普京的競選綱領文章是相互呼應的。而杜馬主席納雷什金表示,普梅組合的可靠性和穩定性不容置疑。因此,新的普梅組合能給俄羅斯帶來什麼樣的前景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