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蘇錦霞︰早有劇本 油電體檢恐演假戲

自由時報/ 2012.04.23 00:00
記者黃以敬/專訪

油電雙漲引發民怨,馬英九總統要求六月底前完成中油、台電體檢,甚至揚言要民營化。唯一受邀參與體檢的民間組織代表、消基會董事長蘇錦霞質疑,油電的成本結構及虧損癥結,迄今沒攤在陽光下讓全民檢視,政府卻要在一個半月解決這些虧損沉痾,為什麼不早做檢討卻先漲價?

「這像是早就編好的劇本,要用中油、台電的小錢,來換取雙漲賺取千億的社會成本,做為民怨的防火線,只怕油、電體檢改革未成,政府就要讓國營事業私有化,民眾未來恐更將成為刀俎上任人宰割的魚肉了…。」

油價漲多跌少 全民當提款機

Q:消基會參與電價諮詢,如何看油電雙漲?

A:我們對油價浮動公式一直有意見,因為它根本不是以實際購油成本計算。中油向國際購油一定有價差,且大多是期約購買、有較好價格,學者也質疑購油成本只六至八成,但中油從不公布,而是完全轉嫁給消費者,國內油價甚至比國際「漲較多、跌較少」,是拿全民當提款機。

若國際油漲導致虧損,為何台塑可賺幾百億?油品是特許行業,政府應要台塑分攤國內用油責任,不能讓台塑賺暴利,又要全民補國營虧損。

其實,台電不是因民眾用電量多而虧損,電力備用率還超過十六%、甚至二十%,而是向民間購電價格偏高、核四延宕、蚊子電廠一堆,造成上兆元耗損、人事成本過高等造成,早就被監院糾正多次。政府沒提任何改革方案要民眾共體時艱,就大漲油電,民眾根本無法信服。

電價早已定案 還開諮詢會議

就像經濟部四月十一日才召開電價諮詢會議,事實上,漲價早就定案。台電以機密為由、不願提供漲價方案資料,媒體卻早已大篇幅報導漲價內容,諮詢會議根本是騙人的。

這也像二○○八年馬總統當選後漲油電,當時怪前朝凍漲,結果自己在第二次大選前也凍漲、減半漲,根本是選舉考量,選後又翻臉一次漲足,消費者當然有受騙感覺。

Q:馬總統要求六月完成中油、台電總體檢,這能徹底改革虧損弊端嗎?

A:消基會要不要進入體檢小組,內部猶豫很久,因官民比例差太多,擔心只是被找去背書。且,經濟部只是邀請有消基會董事長頭銜的人,不准推薦專業的企管專家代表,八日首次開會,我人在國外,甚至拒絕我請人代替。

更離譜的是,該會議紀錄迄今沒看到、也沒看到中油台電任何成本或採購資料,馬總統卻已宣示六月完成體檢、一個半月就要解決十幾年的油電沉痾?經濟部國營會更早已喊出要業務費減一成、採購金額少二十億到三十多億等結論。

消基會最後決定進體檢小組,就是想弄清楚中油、台電的問題,也要看政府到底有無決心改革,還是又把人民當冤大頭。

無力取締哄抬 不如提供比價

Q:電價尚未漲,物價已被推升,政府對物價可有效因應?

A:迄今最具體的就是七大通路賣場的「抗漲專區」,但這是杯水車薪、不食人間煙火,其中是以促銷商品為主,不然就是即期商品,甚至有洋芋片、液晶電視,根本不符民生基本需求。

政府說要查價、防哄抬,確有找消基會合作,消基會也願配合訓練志工訪價比價,但很難在短時間內全面查價;政府應全面性提供「全國性比價資訊」,例如主計總處定期做物價指數統計,必有物資價格資料,就可公開各類最高與最低價,讓民眾直接消費抵制抬價商品。

另一方面,也有商家抱怨政府帶頭漲油電,卻不讓企業反映成本,中小企業恐會有倒閉、失業率增高的問題。但重要是漲多少才合理?油漲十%、商業用電漲三十%,媒體報導麵包、披薩卻動輒漲四十%,這是政府應查的不合理漲幅。

只是,二○○八年油電雙漲,政府也大喊要取締哄抬囤積,卻根本沒開罰任何案子。到底能不能抑制物價哄抬,得看政府是不是喊喊而已。

就算經長下台 物價飆漲無解

Q:經濟部長施顏祥說CPI過二%就要下台,主計總處卻說不破二很難,沒評估物價衝擊?

A:二○○八年油電漲幅比此次小,CPI年增率就達三.五三%,除非政府做假數據,此次CPI漲幅應會超過二%。官員各說各話,顯示政府讓油電雙漲前,對社會衝擊根本沒評估,不然就是亂喊數據要混淆民眾。有人甚至質疑,這是政府要為民怨設防火線、找代罪羔羊。

但這對民眾生活有什麼實質幫助?就像政府強推二代健保,結果衛生署長楊志良請辭、又出面承認二代健保被扭曲,但人民還是須多繳保費。就算經濟部長真下台,民眾每月要多繳的油電費還是破百上千,根本沒幫助。

Q:勞委會也宣稱考慮調高基本工資,有幫助嗎?

A:勞委會考慮基本月薪由一萬八千七百八十元調高到一萬九,對基層勞工是好,但只怕比不上物價漲幅,且受惠勞工不到兩成。此外,薪資提高形成工商業成本負擔,恐又被轉嫁到產品價格上,還是要全民買單。

民眾薪資成長根本追不上物價增長。二○○八年馬政府讓油電一次漲足,當年CPI指數就成長三.五三%,國人當年經常性薪資儘管成長○.二四%,但結果實質薪資年增率(經常薪資成長-物價成長)反而負成長三.一七%。今年一月,主計總處資料已顯示,國人實際薪資已是負成長一.四二%,創下十三年來同期最低紀錄。 Q:面對民怨,馬總統揚言要油電「民營化」,油電高層也有類似喊話,這是解決不當虧損的良方嗎?

油電獨占事業 民營化非良藥

A:油電是獨占事業,在沒有市場競爭機制的前提下,根本沒有民營化條件。在台灣,民營化是讓國有財產變私有,但未必保證民眾可享用到價格合理且優質的產品,中華電信就是例子,電信品質讓民眾抱怨,電信資費卻是全球第二貴。

目前油品市場,台塑是中油競爭對手?還是跟著發財的漲價共犯?再以發電市場來看,更沒有電廠可跟台電抗衡。油電民營化環境恐怕還沒成熟吧!要談油電民營化,政府全盤的規劃在哪?全民須更嚴格監督。

此次油電雙漲,儼如瘦肉精美牛專家會議重演,政府早有漲價結論,才找各界來演戲。中油、台電體檢會議還沒開,馬總統就已提出要讓中油、台電變私有化的「民營化」說法,只怕改革不成,反將使得政府更無法監督油電,民眾更將成為任人宰割的魚肉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