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姚文智 年改 好市多

殘奧志工賴思妤 殘障體育天使

中央社/ 2012.04.22 00:00
志工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龍柏安台北22日電)如果要問賴思妤第一次參加奧運是什麼時候,她可以清楚明白地答出是小學六年級,若再問她在國內擔任殘障體育志工的次數,她笑得一臉燦爛說「我記不得了。」

父親就是身障人士,讓賴思妤從小就對身體有殘缺的朋友多了一份親切,爸爸一生都在從事殘障體育推廣,看在她的眼裡,比她擔任志工還辛苦,「要讓大家知道,所有人都有運動的天賦和權利,比起流汗推輪椅來說,不知難上多少倍。」

賴思妤的父親賴復寰曾是殘障體育選手,賴思妤擔任殘障體育的志工,似乎顯得那麼理所當然,在她小學六年級時,就以志工的身分隨殘障奧運代表隊一同前往亞特蘭大。

比著自己手指,賴思妤歪著頭想了想,「我參加過2屆奧運,還有3次亞運,當然都是去當志工」,至於在國內,她根本記不得參與了幾次,因為真的是不勝枚舉。

殘障運動在國內資源相當匱乏,擔任殘障亞、奧運會志工,不但沒支薪,還得負擔自己機票、食宿費用,賴思妤坦承,1996年小學六年級時,她沒有經濟能力,所以第一次去殘障奧運,是爸媽出的錢。

接下來2000年與2004年時,都恰逢賴思妤要參加升學考試而無法隨團,直到2008年的殘障奧運,她才再次隨團出國,問她當志工不僅沒有薪水,還得自己打工貼錢買機票,她淡淡地說,「當志工,可以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學到的東西,用錢也買不到。」

在擔任志工時,讓賴思妤學到最多的經驗,就是更懂得如何去尊重別人。

有一次,賴思妤在和一位盲人聊天時,無意識地問到,「點字機是不是很難學?」沒想到對方告訴她,「其實你我都在做一樣的事,就像怎麼學說話、寫字,只要時間久了,自然而然就會了。」

賴思妤強調,當時的她無意冒犯,只是單純好奇,不過,這件事給了她很深的反省,一個蠢問題,讓她明白,所有殘障朋友,都跟正常人一樣,「每當我做志工,我會詢問是否需要幫忙,但不會勉強,因為他們不需要我們的同情眼光。」

賴思妤的身影,不僅出現在殘障亞、奧運場邊,國內賽會也少不了,她曾帶領許多智能障礙的小朋友一起做運動,一起玩遊戲,最後弄到聲帶都長繭,而她的回報是,每逢生日或過節,小朋友一通貼心的電話。

回頭看,轉眼間賴思妤擔任志工的時間,已超過了15年,她笑說,自己也曾摔斷過腳,很清楚坐在輪椅上需要人幫忙的感覺有多沉重,「拜託別人,總是讓人難為情,我自己有過經驗,所以在擔任志工時,會格外重視別人的感受。」

今年1月,賴思妤從台北體院運動器材研究所畢業,也加入了殘障體總這個大家庭,今年倫敦殘障奧運,她也會隨隊前往,只不過,這回她不再以志工身分隨隊出征,而是以協會人員前往。

她笑說,她永遠是殘障運動員最忠實的朋友與志工,就算身分不同,做的事也和過去稍有改變,但對體育的熱情絕對不會變,今年倫敦奧運看台上,仍可看到她扯開喉嚨加油的身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