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九二一全倒戶 成救難一哥

中央社/ 2012.04.21 00:00
志工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陳靜萍台中21日電)「阿榮,你能不能只出錢或出力就好?」歷經九二一地震房屋全倒的震撼,詹文榮在震災現場看到許多無名英雄的奉獻,讓他決定投入救災工作,因為「舉手之勞可以救人一命」。

民國59年次的台中市迅雷救援協會總隊長詹文榮帶領著300餘人的救援團體在災害現場衝鋒陷陣,很難想像他其實是家中的么兒,九二一地震時雖然住家全毀,幸好家人平安獲救,住在臨時收容所期間,認識大批民間志工,也開啟了他的志工之路。

目前從事印刷行業的詹文榮肩上的經濟壓力並不輕,剛投入救援協會時,不但常影響正常工作,家人對他全心的投入無法理解,尤其深夜時分,不管外面氣溫多低、風雨多大,他只要接到任務,毫不猶豫立即從床上躍起出勤。

民國93年的敏督利颱風給中台灣九二一重建區帶來傾盆豪雨,當天深夜近12時,台中市豐原區往和平區方向幾乎都淹水,和平山區更是災情慘重;詹文榮接到要求支援的電話,又看到家中的積水,眉頭一皺穿上出勤裝備就要出發。

老父親突然以肉身擋在他的救災車前,「家裡都淹水了,你還要出去?」但詹文榮不發一語;父親搖搖頭走出屋外,用手幫他指揮,「這裡沒水,趕快駛出去。」

當時反對詹文榮出錢出力參與救援工作的80歲老父,如今常很光榮地拿著報紙向親友炫耀,「這是我兒子救出來的」;而詹文榮的妻子更成為迅雷協會義務的行政秘書,缺錢時出錢、缺人時找人,默默地用行動支持詹文榮。

詹文榮說,過去剛參與救援工作,是享受那短暫的成就感,但現在投入救援工作對他來說,卻有著沉重的使命感,因為他知道接到任務的那頭,一定有人需要緊急救援,而他能做的就是跟時間賽跑。

「當然會掛念家人的安危」,詹文榮與弟兄出勤時,常常是風雨交加、視線不清時,無論身體多累、精神多差,他只要接到無線電,總是不猶豫地立即出動;有時自己家人也正受到威脅,但詹文榮只要想到等待救援的人可能命在旦夕,牙一咬還是衝出去;而救災後,迅雷的弟兄們總是默默地離開,雖然沒有閃光燈前的榮耀,但每個人心裡是滿滿的充實,因為「能做事就好」。

救難弟兄們的安全,一直是詹文榮最掛心的事,雖然專業技術的訓練及救災設備的加強從不間斷,但每次出勤前他總要呼籲迅雷所有兄弟,「你的存在可以救無數的人,千萬別為救1個人而犧牲生命。」因為若出勤發生事故,責任不知該算誰的。

民間力量的潛能是台灣最珍貴的資產,但詹文榮表示,因為救援協會不屬義消體系,所以台中市消防局不願幫迅雷弟兄投保意外險,就算弟兄們自己願意出錢,但卻沒有保險公司敢承保;這群全力投入的民間救援協會志工,每次出勤時,總是像走在危險的鋼索上。

迅雷的救援兄弟們聊天時常自嘲,只能當個快樂的傻瓜;目前從事汽車業務工的黃再吉參與救援工作2年,他說,雖然連意外險這種基本的保障都沒有,但一群人一起出勤時,「就當去郊遊好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