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印射烈火五 擴大打擊縱深

中央社/ 2012.04.19 00:00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新德里特稿)印度試射烈火五型飛彈,躋身洲際彈道飛彈俱樂部,加強核威懾,更具前所未有的打擊縱深。與大陸邊境爭議外,新德里對中、巴基斯坦軍事關係及北京在印度洋日增影響力尤感憂心。

印度國防研究暨發展組織(Defence Research andDevelopment Organisation,DRDO)18日晚上自東部奧里薩(Orissa)省巴德瑞克(Bhadrak)縣外海的惠勒島(Wheeler Island)首度試射烈火五型(Agni-V)飛彈。

烈火五為印度首款由筒射飛彈發射系統發射的公路機動彈道飛彈,較其他烈火系列更具操作彈性。加上烈火五具備更先進的導航系統,精準度也更高,除軍事價值之外,烈火五也提升印度的核威懾態勢,具備更高的戰略靈活性。

目前僅聯合國安全理事會5個常任理事國美國、俄羅斯、中國大陸、法國和英國具有發射洲際彈道飛彈(ICBM)的實力。烈火五18日試射成功,使印度成為亞洲第2個擁有洲際彈道飛彈的國家,躋身洲際彈道飛彈俱樂部之列,也象徵印度正自區域大國向全球大國的方向轉型。

由於烈火五射程不僅涵蓋中國大陸全境,甚至包括全亞洲和7成歐洲,使印度具備前所未有的打擊縱深。外界好奇,滿足自身的安全需求之外,印度發展洲際彈道飛彈「誰是假想敵」?

大陸的中國社會科學院南亞研究中心秘書長葉海林日前接受大陸媒體訪問時曾表示,印度的飛彈系統不會對美國構成任何威脅。他說,「以印度為中心,劃1個5000公里的圓,這個圓中是沒有美國的」。

同時,印度若要打擊巴基斯坦,則根本不需要5000公里射程的飛彈。葉海林強調,「(印度)唯一的假想敵,配得上它用洲際導彈的就是中國」。

在北京持續提升軍事預算的同時,新德里也相應增加軍事預算,它陷入1種「安全困境」(security dilemma)。中國大陸2012年國防預算達1063.8億美元、年增11.2%;印度2012到2013會計年度國防預算年增逾17%,達385億1500萬美元。

兩國曾在1962年發生邊界戰爭,雖然時隔半世紀,這個事實還是讓印方「鷹派」振振有辭。因此,談到印、中關係時,「中國威脅論」仍是印度部分媒體的主要論調。

多年來,印媒對於「兩面戰爭」相關報導時有所聞。甚至有報導指出,印度國防部長安東尼(A.K. Anthony)據信曾正式指示三軍準備打1場同時對抗中國大陸和巴基斯坦的兩面戰爭。

1996到1998年擔任印度國防部長的現任國會下院(Lok Sabha)議員雅達夫(Mulayam Singh Yadav)2011年11月9日甚至在國會警告,「中國很快會攻擊印度……隨時可能發生」。

在中國威脅論聲浪中,印度戰略專家史瓦米(Praveen Swami)日前撰文提出不同的看法。他說,「中國的建軍容或可怕,不過,不知道印度是否需要害怕」。文章說,印度並非中國大陸的主要威脅,因為大陸陸軍18個集團軍,有8個部署在東南沿海,目標為台灣。他認為,大陸軍事威脅來自炒作。

直言之,儘管影響雙邊互動的風波不曾間斷,但整體而言,印、中關係正平穩進展中,似乎看不出任何可能導致軍事衝突和緊張的態勢。

中國大陸已是印度最大的貿易夥伴。據印度商工部統計資料,2010到2011會計年度,雙邊貿易額近631億美元。其次,兩國間最大爭議的邊界問題,雖然毫無跡象顯示可在短期內獲得妥善解決,但雙方持續透過談判方式處理爭議。印、中邊界問題特別代表第15次會晤1月中旬才在新德里召開。

對新德里而言,在強調區域與邊界和平、安寧、穩定的重要性同時,地緣上擁有1個強大的鄰國還是讓它如芒刺在背,不敢鬆懈對於潛在威脅的準備。印、中邊境之外,新德里對中、巴密切的軍事關係,以及對北京在印度洋、中亞和非洲日增的影響力,都備感憂心。

印度已取代中國大陸,成為全球最大軍火進口國。它向俄羅斯租借的阿古拉二級(Akula-II)核動力潛艇「獵豹號」(K-152 Nerpa),經改名為「印度海軍查克拉號」(INS Chakra)後,日前正式服役,使它成為全球第6個擁有核潛艇的國家。

俄羅斯為印度改裝的新1代航空母艦維克拉姆帝亞號(Vikramaditya)(俄稱高希柯夫海軍上將號)(Admiral Gorshkov)則預定2012年底交艦。

印度總理曼莫漢(Manmohan Singh)2011年原則批准1項5年擴軍計畫,內容包括增加8萬9000名兵員,是印度歷來最大規模單一擴軍計畫。持續對中、巴保持警戒的印度,也決定耗資逾100億美元,購買126架法國飆風(Rafale)戰機。

現在烈火五型飛彈成功試射,新德里加強戰略安全的能量再向前邁開1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