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崔廣宇前進極地 藝術家用身體寫日誌

欣傳媒/林致婷/台北報導 2012.04.13 00:00

2009年來自全球的十五名藝術家,在美國「土地藝術科學基金會」的北極圈藝術旅行計畫下,共同前進極地,展開創作之旅,其中包括來自台灣的當代藝術家崔廣宇,他透過鏡頭紀錄一路上的所見所聞,寫下了極地日誌,透過八部行為錄像作品,謙卑的展現科技與文明對人類的保護,置於極端環境中所顯露的脆弱,透過台北當代藝術館的「極地日誌:錯誤的冰塊-崔廣宇個展」完整呈現。

對於很多人好奇的展名「錯誤的冰塊」,崔廣宇表示,「這是一種反話,因為冰塊只會融化或凝結,沒有對錯,只有人會有對錯的價值觀,冰天雪地,它就是一個冷酷的大自然。」展場裡透過「當友誼遇見北極熊」、「極地便車指南」等八幅漂浮在半空中的投影畫面,呈現出旅程的記憶片段,崔廣宇說,這也像是一頁頁的日記讓人翻閱,看展人也能透過影像內容,反思其中所傳達的訊息與意境。

相較於多數藝術家,懷抱著創造代表作,或是帶著心中已構築好的草圖,甚至實質的素材,崔廣宇選擇就地取材,「可能很多藝術家想說,我要到那拍張很棒的照片,做出很偉大的作品,或是帶一個什麼東西到那邊重組,但我都是利用我現場所有的人事時地物,當作我的材料,包含橡皮艇、食物、雪剷都是我的創作材料。」而一艘小小的橡皮艇上的人事物,對他來說就如同一個社會的縮影。

作品「如何交到極地的朋友」片段中,他利用崩塌的冰雪堆砌出吧台,雪塊就是冰塊,直接在現場提供酒水服務,崔廣宇強調,這些在城市很日常的東西,在北極卻是非必須的不重要的,藉此嘲諷人類引以為傲的科技文明,在荒寒季地中的渺小脆弱,崔廣宇說,這趟旅途讓他深感,大家就像是小丑帶著城市的資源跑到那邊,玩一些把戲,再帶回來和大家炫耀,透過一段段錄像,崔廣宇想反問看展人,這些極為日常的事物,搬到北極,有何不同?

多次受邀參與國際展,崔廣宇的創作靈感來自旅居各地的心靈投射,作品多以行為藝術結合錄影,探討人類與環境間的刻板印象,4月13日至5月20日台北當代藝術館MOCAStudio「極地日誌:錯誤的冰塊-崔廣宇個展」,難得一見的極地藝術,提供你一個思辨空間,重新思考藝術與當前社會環境間的相互關係。

【延伸資訊】台北當代藝術館www.mocataipei.org.tw/blog

圖說:作品「極地便車指南」,崔廣宇把城市裡搭便車的場景,搬到極地上演。(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