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Google 中油 工人

醫學教育-樂天媽咪捐大體無語良師成典範

中時電子報/邱俐穎/台北報導 2012.04.13 00:00
掀開解剖台上的白布,大體老師左胸前「NO CPR TREATMENT(拒絕急救)」的醒目字體赫然映入眼簾,讓一群要上解剖課的醫學生面面相覷,原來是生前超樂天的「大體老師」陳娜娜留下的刺青,將自己的身體作為醫學生們最好的教材。

台北醫學大學昨舉辦解剖英靈追思紀念會,邀請大體捐贈者家屬接受醫學生獻花,表達對無語良師的謝意與敬意。大體老師陳娜娜2年前心肌梗塞過世,即使再也無法言語,但她對生命的樂天態度給了學生們最好的身教、言教典範。

陳娜娜女兒許芳玲說,媽媽天性樂觀、幽默,小時候別的孩子看牙大哭,都會被安慰,但媽媽卻反其道而行,要她盡量哭,哭得愈大聲愈好,「因嘴巴張大,醫師才好辦事」;求學時代,媽媽更調皮地拿玩具蟑螂、壁虎為她便當「加菜」,把她嚇得哇哇大叫。

這麼淘氣的媽媽,4年前更向女兒、老公要求一份另類的生日禮物,在左胸前刺上「NO CPR TREATMENT」,秉持人生到盡頭「怎麼來,就怎麼走」,不急救、不浪費醫療資源,也讓自己好走。

但這樣的要求連刺青師傅都嚇一跳,師傅建議不如刺得花俏、藝術一點,但許芳玲說,媽媽堅持簡單清楚的正體字,就是要讓急救人員一目了然自己的意願,這個決定也讓身為女兒的她無比驕傲。

「捐器官只能讓少數人受惠,但捐大體提供醫師訓練,卻可以幫助千千萬萬的人」許芳玲回想,7、8年前媽媽甫簽署捐贈大體意願書時,還相當得意地跟家人「炫耀」,現在爸爸也拿了大體捐贈的意願書,準備未來要去當媽媽的「學弟」。

陳娜娜將做北醫學生一學期的大體老師後,由家人領回大體進行告別式。許芳玲說,媽媽生前就表明,告別式不想任何人穿黑衣白服,也不要有人掉眼淚,希望大家穿上大紅大綠的拉丁風服飾,配上她最愛的向日葵,向她告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