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我們所不願聽到的台灣故事

中時電子報/中時電子報 2012.04.12 00:00
【本報訊】  台灣故事,過去所訴說的是勤奮、創新以及成功,但是最近在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的口中,卻成為負面的教材,引發了台灣朝野各界熱烈的討論與深刻的反省。  尚達曼日前公開演講中指出,新加坡如果也阻止外國人才進入,將重演「台灣故事」(Taiwan story),新加坡對外國人才須持開放態度,人才如果流失,最後導致國民名目所得下降,將喪失在全球的競爭優勢。  所謂的「台灣故事」,是尚達曼在引述一項針對台灣人才移動的調查表示,台灣人平均薪資下降,原因在於台灣對於外國人才採閉關政策,同時台灣最優秀且最聰明的人才正移往國外,尤其是大陸,以及美國和其他國家。  人才流出,如同才智流失,英文稱為brain drains,在國際競爭發展之際,各國莫不競相爭取人才,可以有許多形式:大學生畢業後找不到工作,或者不願低薪就業,希望在中國大陸找機會,這是人才流失;專業經理人在台灣升遷碰到瓶頸、加薪碰到上限,遇到有新加坡公司招手,舉家遷往,這也是人才流失;大企業家為了減輕稅負,將投資重心轉移他國,更是人才流失。  美國雖然沒有積極具體的人才政策,但老早已經化為無形。大學、研究機構,乃至私人企業招攬人才,不考慮國籍,在華爾街與矽谷,滿眼望去盡是印度、中國面孔;而新加坡在香港九七之前,曾經極力宣傳技術人才移民新加坡,掀起兩個城市人才大戰,競爭至今沒有停火。  國家如公司,在全球競爭環境裡,大家都希望創新,提高國家生產力,也擔心可能會落後,而此同時,全球有兩億人在自己出生國家之外工作居住,《經濟學人》周刊曾經主張一人一國的觀念已經過時,應該讓他們持有不只一本護照,換句話說,各國應該接受雙重國籍、甚至三重國籍。  雖然台灣無須這麼極端,但是必須正視人才流動的現況,以及台灣與大陸以及其他國家正在爭取人才的事實。  政府是注意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行政院長陳冲表示,尚達曼在國際金融界是相當有名人物,很多事情看得很清楚,包括去年提議讓新加坡成為人民幣離岸交易中心,是把問題看得長又深遠的一個人。而他所提到台灣人才流失現象,「我們也注意到了,所以政院有一連串育才、留才、培才措施」,尚達曼講的話很值得深思,他會請相關部會做為重要參考;趁這個機會,做更深入的檢討。  無可諱言的,過時的法令,與主管單位的管制心態,是目前造成優秀人才不肯聚集台灣的主因;主管單位總覺得開放國外人才來台,是否會搶了本國人的就業機會?這個問題尚達曼很清楚的在演講中回答:「即使國內沒有外國人,我們仍要在其他地方與外國人競爭」,現在已經是全球化競爭的環境,國家就跟公司一樣,能否競爭發展,有個嚴苛的標準在那裡評量,你不爭取人才、鼓勵創新,就會被淘汰。  而在法令方面,至今對在大陸大學中教學研究的台灣學者,有關單位仍然表示回台後會遭到處罰,這就好比未開放大陸投資前,恐嚇要嚴懲回台的台商一樣,這要怎樣吸引他們回來?這些學者有些已經是國際上赫赫有名,是台灣一流大學求都求不回來的,有這樣的法令,只會增加台灣爭取人才的障礙而已。  其次,台灣無法吸引外國人才的關鍵,就在於薪資水準過低。美僑商會的調查就顯示,雖然名目薪資與其他台灣競爭對手不相上下,但是台灣所得稅稅率太高,拿到手中的實質所得,比起他國低得太多,這是吸引人才的主要問題,更何況台灣人過去十多年的平均所得增長有限,如果再加入通膨因素,實質所得更大幅減少。  但是其實許多人是除了薪水之外,還考慮其他條件的,新加坡與香港目前是以移民、下一代教育機會等條件來吸引人才,台灣生活條件其實比競爭對手要好得多,譬如考慮到下一代受教育的機會,不限於各地都有的國際學校或美國學校,高等人才關心的是下一代有良好的學習中文環境,台灣在這上面是全球首屈一指的。  吸收優秀人才,應該是一個成功的台灣故事,只要有足夠的規劃與修改不合時宜的法令,我們是可以做得到的,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的說法,是一個提醒,告訴我們:國家間的競爭是不能鬆懈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