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保守派風行 深得巴國女性認同

立報/陳玫伶 2012.04.11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英國《衛報》報導,設在巴基斯坦西部拉合爾的旁遮普銀行總部裡,觀察在裡頭工作的資訊部門女性全戴頭巾,緊裹住她們的臉頰和下巴。但在1年多以前,這裡沒有任何女性是戴頭巾上班的。28歲的蘇麥拉(Shumaila)剛從網路商店購買軟體,下載到她的蘋果筆記型電腦,正在等待軟體安裝時,她帶著不耐的語氣笑說:「我是第一個,我開始閱讀《可蘭經》並每日祈禱5次,沒有人逼我戴頭巾,那是不可能的。」有不少職業婦女都有同樣的信仰實踐方式。在巴基斯坦的穆斯林當中,比較富裕和受過良好教育的女性興起一股偏向保守的伊斯蘭教勢力,儘管這個傳聞沒有正式統計數據和證據,但這股風潮在巴基斯坦社會日益突出。這個現象凸顯巴基斯坦過去數十年的文化變遷,觀察家表示,過去10年的轉變特別快速。其中一項原因,就是保守派的宗教政治組織伊斯蘭大會黨(Jamaat-e-Islami)勢力增加,黨魁哈山(Syed Munawar Hassan)表示,該組織的女性成員比例越來越多,他說:「我們的女性(黨員)表現得非常好,她們有的是我們最棒的幹部。」伊斯蘭大會黨與其他伊斯蘭世界的組織一樣,多年以來以招募中低階層會員為主。但隨著巴基斯坦快速都市化和經濟增長,這股趨勢逐漸式微,取而代之的是另一股想要奉獻宗教的新興勢力。吸引上層階級目光設立於1994年的Al-Huda(意思為「指引」),宗旨是傳遞新的和嚴格的教義給巴基斯坦女性,該組織擄獲不少上流社會族群。Al-Huda被批評是受到沙烏地阿拉伯或科威特等阿拉伯灣國家的影響,這些國家施行嚴格宗教律法,鼓勵嚴格的伊斯蘭戒律。這股風潮從伊斯蘭馬巴德擴散至其他大大小小的城市,甚至感染巴基斯坦的僑民。會員必須參與《可蘭經》研究,並參加阿拉伯語的密集課程,同時也要從事社會福利工作。然而並非所有人都非常同意Al-Huda的作法。現年30歲、曾是Al-Huda會員的瑪哈•傑漢吉爾(Maha Jehangir)說:「我發現它限制很多,而且僵化,但它在保守又富裕的家庭婦女中深受歡迎,最近有很多年輕女性信仰非常傳統的伊斯蘭教,她們對於學習有深切的渴望。」家住伊斯蘭馬巴德的傑漢吉爾表示,過去10年間發生一些事件,引起許多年輕女性的關注。「在反恐戰爭中長大的人都會問,北約盟國是什麼意思?印度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嗎?我們被這些信息轟炸,我們非常需要知道答案,因此導致我們非常嚮往宗教的探求。」她說。有的人在保守的宗教系列活動中尋找答案。有的人則受到組織活動影響,鞏固富裕的女性認識孝道,其中包括在阿拉伯灣國家待過的巴基斯坦女性。21歲的學生阿姆娜(Amna)家庭環境優渥,父親是沙烏地阿拉伯一家大公司的經理,她認為教育程度越高的女性想法就越世俗是錯的。她說:「我們學到的一切都來自《可蘭經》,有數學,計算機,財務,《可蘭經》涵蓋一切。」阿姆娜儘管在伊斯蘭馬巴德的女子大學上課,她依舊穿戴著沙烏地風格的面紗。然而,如果在環境良好和受過教育的女性需要實踐更嚴格的伊斯蘭教信仰,也應當有一個包容多元實踐的面向。擱置政治問題位於拉合爾的AI-Mawrid研究所是致力於伊斯蘭教研究和教育的組織,43歲的女教師謝赫扎德(Kaukab Shehzad)表示,AI-Mawrid現在吸引包括醫生,教授等越來越多的女性知識分子加入。3年前成立的AI-Mawrid座落在示範城鎮郊區,但是在收到來自激進學者的威脅信件之後不得不遷移,謝赫扎德說:「我們仔細閱讀可蘭經,但我們也討論其它宗教。我們因為指出沙烏地風格的面紗未經《可蘭經》教義正式認可,並且對聖戰的思想進行爭論,因而遭受攻訐。」雖然許多保守信徒鼓勵海外穆斯林社區應當團結起來,但許多新的虔誠信仰者卻迴避全球性的問題。在銀行擔任職員的蘇麥拉表示,她對中東地區的新聞不感興趣,她說:「我們已經受夠這些事。」曾是Al-Huda成員的傑漢吉爾花了2年時間在知名的宗教學校上課,她的學校也被阿富汗的塔利班所擁護。在美國麻州和倫敦的大學獲得學位的她,對政治運動興趣不大,她說:「我沒有想要去了解塔利班,我認為這既複雜又無關緊要。」她認為,自己對於宗教的追求,是基於靈性的考量,而不是把它當作一種政治意識形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