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rmani 黑鳥 毛孩

鉅亨看世界─即刻空援1.0

鉅亨網/鉅亨網陳律安 2012.04.11 00:00
阿爾卑斯山的 Gauli Glacier 風光壯麗,當時卻是飛機的失事地點

1946 年 11 月,一架載著數名軍官、從慕尼黑飛往馬賽的美軍軍機,失速墜毀在阿爾卑斯山瑞士段的冰河上。經過幾天嘗試從陸路救援的行動失敗後,一項大膽,且前所未有的空中救援誕生了,讓人員平安歸來-這是空中救援的濫觴。

該機為 C-53 Skytropprt,起飛後的第一個小時,它優雅地在空中遨翔,渾然不覺它即將面臨的悲慘命運。

就在那關鍵下一秒,一陣極為強烈的亂流從駕駛員手中奪走了機身的控制權,被猛烈拉抬 300 公尺後,又被狠狠拋落數百公尺,最後飛機以 280 公里的時速,墜落在瑞士 Bernese Alps。

在墜毀之前的 25 分鐘,駕駛員幾乎可以說是以 3350 公尺的高度盲飛。事實上,它沒有撞上拔尖 3600 公尺的阿爾卑斯山群峰,已經可以以奇蹟視之。飛機上 4 名機組員、8 名乘客一定是有上蒼保佑,平常廣結善緣,因為在飛機墜毀並即將滑行至山壁前,右翼先撞上了一座雪丘,機身原地旋轉才逃過一劫。

這 12 名美國人的好運用盡,接下來的 5 天他們面臨著高地氣候的考驗。正是 11 月天,氣溫可以低到零下 15 度,再加上寒風刮面,直如人間煉獄。經過暗無天日的漫長等待,最後救援終於到來,但這次卻是從天上。

《明鏡電視》的研究員與瑞士軍事研究員 Roger Cornioley一同重建該戲劇性事件的紀錄片,看看最後受難者是怎麼死裡逃生,也還原空中救援濫觴的真實面貌。

■阿爾卑斯山迷蹤

1949 年 11 月 19 日,一架美國軍機下午 1:05 德國慕尼黑出發,欲前往南法的馬賽。不過身為機長的上尉 Ralph H. Tate Jr.不久便偏離既定航道,往崇山峻嶺間的高聳直去,成為雷達上消失的光點。

由於機上數名軍官位階極高,美軍很快的展開大規模全面搜索,但是這次的搜救行動註定徒勞,因為美軍鎖定法國地區搜索,但飛機是掉在瑞士地區。Tate 及其組員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所以對於幫助搜救隊定位起不了任何作用。

美軍使用 B-17「飛行保壘」轟炸機在高度 5000 公尺的地方搜救失蹤的機組員,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情況越來越危急。

迫降過程中,一位乘客腿部多重骨折、另一名乘客腦震盪,而飢寒交迫則是每個人共同面對的困境。冷風刺骨,他們裹著降落傘,在每次撕心裂肺的呼吸間,等待救援到來,也等待一個奇蹟。(接下頁)

[NT:PAGE=$]

11月 21 日時,Tate發出最後的、絕望的無線電訊息,表示有人受傷,最多只能再撐 24 個小時,截至此時,眾人生命之光逐漸微弱,有如風中殘燭。雪上加霜的是,一場暴風雪來襲,機身遭到白雪覆蓋,隱身一望無際的白茫茫中,更增添了搜救難度。

11 月 22 日,眾人已經不抱任何希望,靜待命運之神安排。

但是一連串只會在電影出現的情節,扭轉了這些人的命運。

■陸路救援無效

Tate 的父親將軍 Ralph Tate Sr.,也是搜救隊的成員,當他駕駛著巨大的 B-29 轟炸機無功而返時,不經意地飛過失事地點。在地上待援的人們急忙發出信號彈,然後父親以綠色信號彈作為回應。由於失事飛機上的廣播電力即將耗盡,Tate 只能短暫回覆數秒鐘的時間,但他仍能發出「Hi老爸」,但就聽不到回應了。不過就短短這幾秒,Tate 心裡明白,爸爸已經能夠回報所在位置。

美軍準備展開行動,以吉普車、救護車戴著第 88 步兵師的 150 名官兵上山教援。不過先前已經遭逢失敗經驗的瑞士人警告美國人,表示這些車輛無法完成任務。

美國的物資補給,勉強可說算是收到成效,他們將物資從 4500 公尺的高空空投,不過多數都消失在一片白茫茫中;其中一個重達 60 公斤的包裹,甚至直接砸碎飛機的機翼,沒救到人,反而嚇出眾人一身冷汗。

瑞士方面也派出 80 人的搜救部隊,憑著腳力對抗山區的嚴峻氣候,但他們發現詭譎多變的天氣,使得他們必須在與胸部齊高的大雪中,跋涉 13 小時以上,而不是原先預估的 9 小時。

等到他們到了失事地點,都已經快自身難保了,又怎麼能夠期望他們將一干人拉下山呢?

■奇蹟降臨

扮演史上首次空援要角的Fieseler Fi156

不過到了 11 月24日的清晨時,奇蹟終於發生。「Fieseler Storch」螺旋槳機盤旋在失事地點的上空,駕駛員為上尉 Victor Hug 及少校 Pista Hitz ;他們丟下了一個包裹,裡面告訴受難者它們大膽的空前救援行動-他們打算在冰河上降落。(接下頁)

[NT:PAGE=$]

該型飛機的設計特質,能夠在任何表面上降落,也能夠以 50 公里的低速起飛,但是在冰雪覆蓋的冰河上降落,是前所未有的大膽嘗試。

Hug 及 Hitz 並不有勇無謀。二次大戰期間,瑞士飛行員不斷練習在冰雪中起降,以應付可能面臨的山地迫降情形,但從冰河上起飛,可是史上頭一遭。

七個小時後,最後一名乘客被救出,送至鄰近的城鎮 Meiringen-Unterbach。在鬼門關前走一遭 的Tate,與父親緊緊相擁。

救援行動過後,失事地點接連三天遭逢暴風雪襲擊。瑞士歷史學家形容,連飛機的骨骸都找不到。

是為即刻空援 1.0。(文:陳律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