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血腥大選 環球小姐 土耳其

社福制度完備 丹麥青年不失落

立報/謝雯伃 2012.04.10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在哥本哈根市中心一間燈光昏黃的青年俱樂部中,18歲的拉斯穆斯(Rasmus)和茱麗(Julie)一臉不解地望著記者,不明白記者剛剛的提問:「你們同儕是否與英國、西班牙、法國或希臘的同齡青少年一樣,認為自己是『失落的一代』?」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記者以為他們不太了解「失落的一代」這個英語用詞,因此解釋許多情況給他們聽,像是英國青少年會認為,學貸債台高築、青年失業嚴重和房價居高不下等等,這些都讓他們在社會中無容身之地。拉斯穆斯舉起手阻止記者說下去,以標準流利的英文說道:「嗯,我不是不了解你說的詞彙是什麼,只是這些對我們來說……有點陌生。」拉斯穆斯和茱麗明年都將進入大學就讀。高等教育在丹麥是免費教育,學生還能獲得政府補助或貸款來支付求學期間的住宿費用。「金錢在這裡不算是個問題,」拉斯穆斯解釋:「從教育方面來說,我可以讀任何我喜歡的領域,不用思考是否負擔得起。」拉斯穆斯這樣說,不是為了自誇或驕傲。只是連續幾任的丹麥政府,無論在政治立場上是左派還右派,都傾注許多經費在年輕世代身上,尤其是教育領域。「我們相信,我們的年輕人就是我們的未來,我們想要傳達一個非常清楚的訊息,」丹麥兒童及教育部長安托里尼(Christine Antorini)表示:「一切都靠教育、教育、教育。無論你的父母是從未讀過大學,或是說他們並不有錢,我們想要給每個人接受教育的權利。」見習制 發展一技之長丹麥並未自外於金融危機之外;如同大多數歐洲國家,丹麥也出現失業率攀升的現象。丹麥今年2月的16至24歲青年失業率,由1月的5.2%增加到了5.3%,但仍舊是歐盟青年失業率最低的國家之一。讓畢業生繼續留在教育體制中,幫助維持相對低的失業率。如果學生的成績無法符合進入大學就讀的標準,設計精密的見習生制度確保沒有人會無所事事。安托里尼表示,在完成技職學院學業的學生中,將近9成能找到工作。24歲的珊卓拉(Sandra Warncke Hansen)在畢朗德(Billund)的樂高工廠擔任塑膠模型見習生。從她身上,可以簡單看出為何技職畢業生就業率如此之高。雖然她仍就讀於技術學院,在工廠工作還沒多久,但已能夠極度自信地操作複雜的工程機器,挑出一個個紅色樂高小零件,仔細檢視它們是否有任何瑕疵。「我們檢視並指導她在學校所學到的訓練,」她的主管尼爾森(Henrik Oestergaard Nielsen)解釋:「所以,等她進入實務層面之後,她已經為工作做了一些準備。這是一個很好的制度。」珊卓拉表示,她很喜歡在樂高所接受的實作課程;她比部分就讀大學的朋友對就業更有信心,認為她在完成訓練後,一定能找到工作。「我對未來毫無畏懼,」她微笑說道:「絕對一點也沒有。」熱衷社團 培育好公民回到哥本哈根的青年俱樂部裡,拉斯穆斯和茱麗正與一些朋友在樓上的房間即興創作音樂。音樂的品質粗糙,她們的歌唱技巧絕對無法在選秀節目中脫穎而出,但令人驚訝的是他們合唱時的和諧本質。事實上,與其他歐洲國家青少年相比,丹麥年輕人參加校外社團和服務組織的比例更高。「就是在這些課外活動中,在這些青年俱樂部裡,塑造了優良公民,」丹麥青年委員會主席辛.波(Signe Bo)表示:「我們必須要給予年輕人參與社會的自信心。」丹麥對年輕人一般抱持鼓勵態度;而丹麥政府也是歐洲最年輕的政府,其中一名內閣成員,稅務部長彼得森(Thor Moger Pedersen)年僅26歲。被問到丹麥年輕人是否認為政治與生活息息相關,還是覺得在國會中所討論的議題與生活毫不相關時,辛.波笑了出來。「丹麥年輕人對政治一直以來都沒有這麼熱衷,」她說:「他們覺得政治很重要,但不是以激烈的方式。這是何以你看不見丹麥年輕人在街上抗議,想要推翻政府。他們反倒希望透過民主結構去建造理想社會。」拉斯穆斯和茱麗目前的最大目標看起來是鍛鍊好他們的音樂和歌唱技巧。茱麗表示:「我一點也不認為我們丹麥年輕人很失落,但我想我們被寵壞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