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立報犇報聯播:人民當家(上)

立報/立報犇報聯播 2012.04.10 00:00
見證烏坎選舉--大陸鄉村在「細節」中熟悉「程序民主」 2012年2月11日下午,當選舉主持人宣佈投票截止的一刻,47歲的村民鄒俊強正在將手中的第四張、也是最後一張選票塞進齊肩高的投票箱裡,這張「壓哨票」到底算不算是有效票?經過短暫而激烈的爭論後,三位監票員同意他繼續投票,而兩位則認為這張票不算數。3比2,已經被揉皺了的選票最終還是投進了票箱。因為跑著來投票而氣喘吁吁的鄒俊強感到滿意。他說,遲到就是遲到,即使監票員不准許自己投票,也沒有什麼理由抱怨。投票率超過80%鄒俊強是廣東省陸豐市東海鎮烏坎村的一位村民。2月11日當天,他和六千多位鄉親一起投票,選出該村的109位村民代表和7位村小組組長。這是在2月1日選出村民選舉委員會後所進行的第一場大規模選舉。當天下午,全村7,923位選民中有超過80%的人到現場投票,烏坎村選舉委員會主任楊色茂宣佈,選舉有效。當選的村民代表隨後將召開村民代表會議,討論審議烏坎村委會重新選舉工作實施方案,決定烏坎村委會選舉日、選舉方式、投票方式等事項。烏坎村曾於去年連續數月爆發大規模群體上訪事件,引發了全球媒體的關注。烏坎村民不滿的主要問題之一是2011年2月的村委會換屆選舉,該場選舉在去年年底被認定為整體無效之後,今年2月1日,烏坎村重新推選了村民選舉委員會來主持村委會換屆選舉工作。來自世界各地的數十家媒體,全程見證了最近兩次選舉的過程,而村民在投票後可以隨意接受採訪。每個環節都要作好楊色茂說,在吸取第一次選舉經驗的基礎上,11日的選舉在選票發放、統計和現場秩序維護的很多環節做出改進,許多村民認為這次選舉比上次選舉「更好,更公正和更透明」。他說:「我們都喜歡民主。但民主是需要耗費精力和付出成本的,我們需要儘量在每個方面都做到最好,儘量讓每個細節都能得到充分的關注、討論和落實。」記者注意到,此次選舉在選票發放、填寫和現場秩序維護等方面的工作更加細緻、完善,如村民可在秘密寫票箱填寫選票,不識字的村民可自由選擇公共代寫人根據自己意願代寫選票,不同小組的村民手中選票的顏色有明顯的區別。大會還公佈了投票流程圖,安排車輛接送行動不便的選民,設立了為群眾現場解答相關問題的法律諮詢站。選舉監督組全程監督發票、寫票、投票和計票等選舉環節。透明公正的選舉環境選舉委員會主任楊色茂表示,這些細節和舉措都是為了確保村民享有更加透明、公正的選舉環境,區分選票顏色是為了避免村民跨村投票,有助於杜絕關係拉票和姓氏拉票等行為。楊色茂還介紹,村民代表和村小組組長競選人的產生採用「自薦與他薦相結合」的方式,競選村民代表須所在村民小組50個以上村民聯名推薦,以確保自願競選的村民有一定的群眾基礎。烏坎村黨總支書記林祖戀說,烏坎村推選村民代表和選舉村民小組長是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廣東省村民委員會選舉辦法》等法令規章的相關規定進行的,「烏坎村民參選積極性高,絕大多數村民都自覺遵守選舉規程,現場秩序平穩順利」。許多烏坎村民用「公平」、「透明」、「公正」等辭彙來形容參與此次選舉活動的感受。今年50多歲的村民黃德平表示,希望最後能選出忠直、能幹的村民代表和村小組組長。(新華社)基層刮起民主風--大陸探尋實現社會主義民主的新途徑「什麼官,九品下;小如芝麻,大過爹媽?」在大陸農村的一些地方流傳著這樣一個謎語。它的謎底是——村委會主任。最小的自治單位別看這小小的「芝麻官」,凡舉上繳提留款、下達計劃生育指標、發放救濟糧、批准房屋基地……都歸村委會管理,執掌著攸關村民生計的「錢糧命、房田林」。 在上世紀80年代,圍繞著這個最基層的小小職位,一幅充滿蓬勃活力、創新精神的基層民主政治畫卷徐徐展開。在農村,到2008年底,中國大陸六十多萬個建制村中,絕大多數進行了7次以上的村委會換屆選舉,98%以上的村制定了村民自治章程或村規民約,廣泛開展了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等自治活動;在城市,自居民委員會組織法施行後,中國大陸大部分地方都陸續規範性地開展了居委會換屆選舉工作。民主風從哪裡吹在吉林省梨樹縣梨樹鎮北老壕村,62歲的村民孫國清回憶起25年前的一次村幹部會議。1986年,身為大隊會計的孫國清跟許多村幹部一樣進行述職。在會上,村裡幾位老黨員提出,能否讓村民自己選村委會幹部,改變以前上級選定、村民舉手的情況。「沒想到縣裡同意了這個提議!」孫國清說,「這為後來在全國推行的村委會換屆『海選』的方式打下了基礎。」孫國清記得,村裡每十戶選一名村民代表,全村選出46個代表,上級組織不定調子、不劃框子、不提名候選人,在全村滿18足歲以上的村民裡直接選出候選人。村民們把候選人選上來後,按照得票多少,公開唱票排名,選出前幾名為村委會組成人員。就在第一屆村委會選舉中,孫國清當選村委會副主任。在中國南方廣西三縣交界的合寨村,同樣在上世紀80年代初出現了由農民自己選舉産生的村委會組織。基層民主大勢所趨華中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院副院長唐鳴說,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在全大陸推行,「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統一經營體制逐步瓦解。「土地承包下去了,新的課題出來了。修路、水利、辦學等公益性的事情誰來辦?」唐鳴說,「而用新的民主途徑選舉出來的村委會的出現,無疑是實行聯産承包責任制後基層群眾的又一創造。」「用煤爐取暖的屋子裡,秘密填好的選票被投進紅色紙箱;臉膛黝黑的工作人員大聲唱票、認真計票;好多村民熬到深夜,就為親眼看看選舉結果;每到選舉揭曉時總是歡聲雷動,小山村熱鬧得像過大年似的。」時任梨樹縣民政局局長的徐謙說,「只要看看這一切,就知道我們的基層民主路沒有走歪,它符合國情,是大勢所趨!」換屆選舉只是村級基層民主的一部分,民主管理、民主決策、民主監督在全大陸6萬多個村委會中也同樣形成燎原之勢。村裡出了一部「小憲法」在吉林省許多農村,村民都有本被稱作「小憲法」的村民自治章程,這本由當地印製的上符國家法律、下合社情民意的小冊子在農村知名度很高,有的內容還被掛在村委會裡。「村民對『小憲法』比對國家大法更加心中有數,不少人能背出其中的條款。」孫國清說,「為了不讓章程流於形式,一些地方不斷對它進行修改。時代在變,國家還要修憲,村裡『小憲法』哪能一成不變呢!比如過去有的村規定村財務每季度公開一次,後來『修訂』的章程規定,只要村民有需求,隨時可以公佈。」「其實我的權力是很小的,如果有哪一筆錢花得不清楚、不規範,『清帳』時被查出來的話,要自己掏腰包的。」浙江省淳安縣棠高村黨支部書記歐陽順說。有一年,由於工作的失誤,歐陽順自己的工資被扣掉三分之一。除了實行村民自治外,1989年12月26日,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居民委員會組織法》。這部法律於1990年1月1日起施行。(新華社)(明日續)========================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兩岸犇報部落格:http://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FACEBOOK犇報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