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島南手記》矛盾與困局

自由時報/ 2012.04.10 00:00
年度黑鮪魚季序曲響起,高油價與低漁獲量恐怕會讓這首結合產業、觀光、文化的大海交響曲失聲。

猶記當年黑鮪魚文化的風光,三個月漁汛期總捕獲量動輒破萬尾,十年過去,去年鉅幅滑落到不及千尾,僅僅七百多尾。

那個風光的當年,經濟成長驚人,拍賣紀錄第一鮪創下六百萬天價,是個消費不手軟的年代;這個高通膨低薪資的年代,尾數變少,價格依然高檔,是個O’TORO吃一口抵得上弱勢家庭一天餐費的年代,弱勢家庭別想踏進東港高檔餐廳大門。

如果我們把六年前希望黑鮪魚季產業持續與生態永續雙贏的期待,在六年後重新檢視,顯然,兩個想法無法滿足其中一個,黑鮪魚產業大幅萎縮的同時,生態並未如理想的初衷那般逐年恢復生機。

之所以走到這個死胡同般的困局,原因錯綜複雜。

漁民間有人說,中國在黑鮪魚北巡的路徑中途,不沿用一尾尾上鉤的延繩釣法,使用短視近利的圍網作業,大鮪小鮪盡入網中,小鮪往往來不及成熟便已夭折。

每年的活動主軸總是放在美食品嚐、第一鮪競標,秀場女郎、流行音樂歌手外加炫眼煙火,怎麼看就是一個純觀光活動,美食與競標的背後所隱藏的無非是數字與利潤的追求,這與縣府早早便揭示的產業與生態並續的想法,存在嚴重的內在矛盾。

不可能在譁眾取寵、珍饈處處的同時,海洋生態還能夠被同時兼顧。前者是刺激消費欲望,追求感官歡愉,後者需要理性的克制,需要長時間的生態等待。

這樣的矛盾其實存在很久,只是大家不願說破而已。一種活動連辦十幾年,已是傳統,但若內在矛盾把產業帶向無解的困局,還能期待什麼未來。(吳明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