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台灣在博鰲論壇表現格局可以高些

立報/社論 2012.04.09 00:00
博鰲論壇結束了。台灣的主流媒體聚焦於兩岸關係上,特別是兩岸領導人都在換屆前夕,台灣的準副總統以及中國的準總理會談彷彿成重心。似乎,我們參加博鰲論壇只是為了在國際場合安排雙方領導人露臉。然而,博鰲論壇還有更重要的作用,我們的出席代表以及媒體輿論卻不重視。這樣自我設限,浪費了台灣在國際場合表達觀點的機會,更談不上對博鰲論壇的宗旨有所貢獻。長此以往,博鰲論壇的成員將視台灣的出席只注意兩岸問題。這對台灣是不利的。

11年前開始舉行的博鰲論壇,目的在於建立一個真正由亞洲人主導的經濟、社會、環境以及其他相關問題的民間組織,提供政府、學者專家、企業家等領域高層對話的平台,被視為亞洲的達沃斯論壇。在此之前,亞洲的事務亞洲人做不了主。到了上世紀末亞洲國家經濟普遍和平崛起(有別於歐美國家經濟崛起時充滿侵略戰爭),亞洲人民開始覺醒,亞洲國家的對話與團結成了各國重視與支持的議題。於是菲律賓與澳洲前總理倡議創設由亞洲人主導的論壇,迅速獲得亞洲多數國家的贊同,一年一次的博鰲論壇便在千禧年之初於中國海南的博鰲村開始,並立即受到世界媒體的關注。今年4月1日至3日剛舉行過的第11屆有正式代表近1千5百人,來採訪的全球記者多達8百多人,被認為是對應於G8的最重要平台。

除了經濟崛起,新世紀歐美國家經濟成長趨緩,也相對凸顯亞洲國家的份量。特別在金融海嘯後,亞洲國家還能維持成長率,成了帶動世界經濟復甦的火車頭,博鰲亞洲論壇的重要性更上層樓。

雖然如此,亞洲卻是最複雜的一塊大陸。國家多,文化與經濟差異大,加上2、3百年來西方帝國主義的殖民與分化統治,使得亞洲國家的整合特別困難。博鰲論壇意圖從經濟、社會、環境與永續發展等領域切入,建立亞洲利害與共的團結意識,不失為「避開爭議,尋求共識」的方法。但是,在實施上仍有許多困難。

面對亞洲與世界這樣的新局勢,台灣其實大有可為。台灣人少力孤,不會引起世界強權的忌諱,最能秉持是非公正發言,發揮槓桿效應。過去被殖民的歷史、四小龍的地位與經驗、兩岸的特殊關係,都是台灣可以借力使力的地方。但是,我們看不到台灣朝野對此重大局勢變遷有任何有格局的策略。

總體而言,博鰲論壇是國際資產階級全球治理的一個平台,但也反映了新興亞洲與歐美傳統強權的對抗,因而具有追求國際關係民主化的意涵。在此,台灣其實大有可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