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衣衫不足惜 只為拜媽祖

yam蕃薯藤新聞/鍾文音 撰文 2012.04.09 00:00
  那時家裡的糧食支柱母親總會消失幾天,返家的母親春夏薄衣的背後竟是佈滿小坑小洞。   母親一反平日的儉省,看見童年的我嚷著:「媽,汝衫破去了。」竟是面露微笑,表情且非常大方,一副衣衫不足惜的喜孜孜神色。原來那些春衫背後的小坑小洞可都是「卦香」的聖績,人群簇擁的香把衣衫給觸燒了。人人搶著朝見北港媽,盼望摸上鑾轎一把,好讓整年運氣添旺。   「北港媽,蔭四方」,嘉南平原子民對北港媽熟悉至如祭家廟,搭個客運來到奉天宮,就像走後花園般勤,其鑾轎出巡時,更如西方玫瑰聖母,鞭炮震耳膜,香塵迷眼際,祈求之聲達天聽。   「聖母坐在神房內,信徒跪在面前拜,有啥米代誌,講給聖母聽,免講聖母也會知,聖母就會為你來安排,大事化小事,小事化無事,無事化太平,太平招喜財,喜財入人心…..」北港媽祖慈悲神力流傳久遠。每年媽祖婆聆聽近百萬朝聖者的祈求,所願皆滿。虔誠的相信是一切力量之源,是相信的願力帶動這一切的…..   於是,開路鑼聲響起,數萬信徒齊聚新港,迎接這盛大的進香潮。   往昔家族女眷和母親的姊妹伴們總是相約去北港卦香,她們帶著愛人的心前往那裡,讓媽祖聆聽他們的心聲與願望後,他們又帶著香火袋、媽祖像牌與符袋回家,喜悅地一一為我們戴上了媽祖的保佑神像小掛牌。   那些紅紅的小掛牌包,是童年我對奉天宮的美麗印象,非常民俗,非常台灣,有如一道光燦的神符,澤披我身。   除此,每年朝聖的家族女眷們還帶著許多新港伴手禮返厝,童年的我們在意的其實更多是這些夢幻美食吧。新港飴、新港囍餅、麻油、蠶豆酥等皆是必然犒賞唇齒的零嘴,少熟的女孩甚且也幻想著將來結婚要訂新港大餅來沾喜氣。   老一點的親族們邊吃著新港零食,會邊聊起提起北港媽的神威,比如有一年久旱未雨的夏季,如何在宮廟前廣場搭起祈雨法壇,如何地恭迎媽祖的金身起駕,法會主壇旁置著裝滿水的水缸,被請出的媽祖金身繞壇,民眾跪地求雨。忽然上空飄來烏雲,一道雷光劈出轟然閃電,「那天傍晚雨就來了,媽祖顯靈。」阿公們說著,桌上除了老人茶,就是被他們閒聊時嗑滿桌的花生和蠶豆酥殼。   未能跟隨去卦香的鄉民,會等著媽祖出巡十八庄時,在自家道路迎接媽祖的到來。三百多年來,這媽祖出巡的路途已串起不知可繞地球多少圈的地圖了。   媽祖蔭四方,眾人是如此地相信著。   有一年某朋友運氣不好,他特地南下至此祈求媽祖,並不斷繞爐發願,他說果然就「轉運」了。   而我也十分相信香火鼎盛的媽祖神威,虔誠的相信是一切力量之源,嘉南平原的鄉親早就如此殷殷教誨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