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俄頒布新《政黨法》:象征性的政治改革?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4.05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經過修改的俄羅斯《政黨法》于4月4日起生效。總統梅德韋傑夫表示,政黨建設“最主要的是利用這一工具為俄羅斯公民謀福利,使政黨成為幫助公民參與建立政權、監督政權的工具”。但一些政治反對派對此並不滿意——新的《政黨法》並沒有完全滿足他們有關政治體制改革的要求。

放寬政黨登記制度

總統梅德韋傑夫4月3日同四十四位非登記政黨的代表舉行了會晤。梅德韋傑夫在會晤期間簽署了簡化政黨登記的法律——《政黨法》此前已經獲得了議會的批准。他說:“我決定給予此次會晤以象征性的意義。”

根據克里姆林宮官方網站公布的材料,新的《政黨法》規定,從2013年1月1日起,俄羅斯政黨至少應該擁有500名黨員(以前要求4萬人),每個政黨應該在全國至少一半的聯邦主體建立政黨的地區分支機構(此前為至少一半的聯邦主體,且每個地區的黨員人數不少于400人)。此外,還簡化了政黨提交黨員人數信息和財務報表的手續,將以前的每年申報一次改為每三年申報一次。

梅德韋傑夫強調,如果司法部拒絕登記某個政黨,應該給出相應的解釋。他表示,俄羅斯政治體制的發展不應取決于政權的變動,以後還將繼續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修改一系列法律以加強政黨在政治體系中的作用。梅德韋傑夫指出,在任何政治體制內,“每個人都有權力指望能有政治組織代表其利益”。

這樣,由梅德韋傑夫倡議的俄羅斯政治體制改革終于邁出了實質性的第一步。去年12月,俄羅斯國家杜馬選舉引發了大規模抗議活動。隨後,梅德韋傑夫在他的《國情咨文》中提議進行一系列政治體制改革,比如簡化政黨登記制度、恢複州長直選以及修改議會選舉制度和總統候選人登記制度等。

今年2月20日,梅德韋傑夫同10名所謂的體制外反對派代表舉行了會談,聽取了他們的政治改革要求。之後,由合法注冊政黨、非注冊政黨,以及司法部和總統辦公廳的代表聯合組成了工作組,開始著手政治體制改革的修法工作。修改《政黨法》成為了這一工作的初步成果。

到目前為止,俄羅斯的合法登記政黨只有六個,包括進入議會的“統一俄羅斯”黨、俄聯邦共產黨、“公正俄羅斯”黨和自由民主黨,以及未能進入議會的亞博盧黨和正義事業黨。其他的黨派和政治運動都因為不符合要求,無法登記為合法政黨。《消息報》的報道稱,按照向司法部提交的組黨申請(到4月3日共有92個政黨性的組織委員會),近期將有10至15個黨派獲得登記。

3月底,梅德韋傑夫在首爾參加核安全峰會期間表示,他將同反對派舉行第二次會晤。他強調,在簡化政黨登記制度之後,將不會再有體制外反對派這個概念:遞交組黨申請並依法登記的政黨都將成為體制內的黨派,而不能依法組黨的反對派將不被視為政治家,而是違法者。

會晤形式受質疑

梅德韋傑夫第一次同十名反對派代表的會晤是在郊外的總統官邸舉行的,雙方就政治改革的問題交換了意見。而第二次會晤改在克里姆林宮舉行,參與會晤的反對派代表人數達到了四十多人。梅德韋傑夫發表了有關簡化政黨登記制度的演說,但他沒有同反對派進行交流,發言結束後就離開了會場,而反對派的意見將以書面形式遞交給總統。

此次會晤的形式受到了反對派和政治分析人士的質疑。一方面,參加同總統會晤的人數大大增加,他們中既包括共產主義人士、綠黨人士,也包括主張俄羅斯恢複君主制的人士(神聖羅斯人民運動領導人瓦西里·博伊科-韋利基穿著17世紀式的古裝出席了會晤),這表明當局希望能夠盡可能的擴大與有組黨願望的人士的接觸。但另一方面,由總統單方面宣布政治體制改革的結果,而沒有進行雙向的交流,無疑使這種會晤的效果打了折扣。

參加會晤的綠色人士聯盟-人民黨領導人米特沃利表示,會晤的形式被改變了--最初計劃要進行交流辯論。而人民聯盟領導人巴布林說,當他知道邀請的人數後就沒期待會有對話,但還是希望能夠交換意見。他表示,總統第一次同體制外反對派的會晤是有實質內容的,但第二次會晤只是禮節性和象征性的。

能夠同總統在克里姆林宮直接會面,對于一些有組黨意願的人士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勞動俄羅斯運動領導人安皮洛夫就表示,他獲得了主導社會政治生活的第一手信息。米特沃利表示,在組黨申請人的見証下簽署開放政治體系的法律,這開啟了國家生活的新階段。

但是,對于更加積極要求政治體制改革的激進分子(他們也是莫斯科大規模抗議活動的組織者)來說,當局目前的行動並不能讓他們滿意。他們甚至沒有出席第二次同總統的會晤——要麼沒有被邀請,要麼收到了邀請但拒絕出席。

繼續政治改革?

出席了第一次同總統會晤的人民自由黨領導人雷日科夫和涅姆佐夫沒有出現在受邀人士名單上。上次會晤後,總統要求司法部重新審查人民自由黨的登記申請。但司法部再次拒絕登記該政黨並給出了說明。

左翼陣線運動協調人烏達利佐夫則拒絕出席同總統的會晤。他本周一表示,會晤的形式使反對派無法同總統進行實質性的對話,參加活動毫無意義。

對于梅德韋傑夫來說,這可能是他以總統期身份同反對派進行的最後一次會晤。政治體制改革是由他提出並主導進行的,他承諾將繼續進行政治體制的改革。按照梅德韋傑夫的設想,下一步的改革將是州長的直接選舉,以及杜馬大選和總統大選的制度。如果仍然保留總統挑選州長候選人的權力,對于政黨推舉候選人的限制仍將繼續存在甚至更加嚴格。此外,在杜馬選舉方面,如果仍像現在一樣禁止成立黨派間的競選聯盟,那麼在議會選舉中獲勝的,仍將同現在一樣是那些擁有更廣泛選民的大黨。

對于激進的反對派來說,這顯然是他們難以接受的。他們想要更加自由的政治制度,而且首先希望能夠通過與當局的對話獲得這方面的保証。但對于當局來說,首先將反對派納入既定的政治軌道體制內,讓他們在合法的基礎上開始政治活動,提出建設性的意見才是最關鍵的問題。從這個角度上說,烏達利佐夫拒絕參加同總統的會晤,正是不願意按照當局劃定的路線行動的反應。

有專家認為,當局在同反對派的對話中,也在希望反對派內部出現分裂——俄羅斯政治反對派經常出現內斗的情況。但聖彼得堡政策基金會主席維諾格拉多夫認為,這一次反對派的團結要比預期的更高,經過半年,並沒有看到博洛特納亞陣營內部的分裂。

一個月之後,普京將重返總統寶座。在新的政治形勢下,可能會繼續進行梅德韋傑夫開啟的政治體制改革——來自反對派的壓力會減小,能夠更容易進行經濟改革。或者,以更加強硬的方式回應反對派的呼聲,梅德韋傑夫的政治改革也隨之結束。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