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有效治療自閉 法改信行為主義

立報/陳玫伶 2012.04.05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許多國家的自閉症兒童會接受行為治療,刺激其社會技能。但在法國,自閉症被歸類在精神分析的處理範圍,現在有越來越多家長希望做出改變。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數十年來,法國將自閉症認定為一種精神疾病。結果許多兒童被誤診,或沒有確診而影響一生的發展。在世界許多地方已開始討論替代方法或治療方式,但直到今日,法國醫學系統依然相信改善自閉症要透過心理學和心理分析。倡議改革現況的成員法斯格勒(Daniel Fasquelle)說:「這是不折不扣的恥辱,我每天聯繫家長都會聽到一樣的故事,他們的自閉兒未能即時診斷,所以沒有接受所需的治療。數以千計的孩子可以被拯救,他們在其他地方都可以,為什麼這裡不行,這是法國的恥辱。」法國自閉症的狀況多年來沒有統計與整理,不過最近已有公眾提出討論,獨立組織相繼成立,進行遊說工作,希望將自閉症與心理分析和心理學分割,和其他地方一樣,把自閉症的處方建議為行為治療。這些團體3月初獲得重要的勝利,衛生部做出裁決,該裁決質疑心理分析可用來治療自閉症。但心理分析學家不願退讓,在他們看來,行為主義只是一種表面的社會調節,沒有糾正根本的病因。兒童心理學家卜內蘇(Lauriane Brunessaux)表示:「在自閉症領域內從沒有提起的是勝利主義(triumphalism),自閉症太過複雜,我們理解的不多。今日行為主義者是勝利者(triumphalists)。」精神分析飽受批判行為主義者的自閉症治療方式,是在1970至1980年代發在美國和加拿大發展起來的,如今已確立其全球的典範地位。應用行為分析(Applied Behavioural Analysis)是最常用來改善自閉症人士行為問題的方法,比較像是教育性的,而非醫療性的治療。過程是在一系列增強作用的獎勵下,吸引兒童注意力,從中學習社會化,減少自閉症家庭的負擔。法斯格勒說:「如果及早診斷,在2到7歲之間進行正確治療,7成自閉兒可以獲得功能性語言技能,有些模式可以持續。在法國我們沒有這麼做,在英國的自閉症大學生是法國的17倍,令人難以置信。」法斯格勒和自閉症團體將原因歸咎為醫療系統太迷戀佛洛伊德。戰勝自閉症協會(Conquer Autism)會長薩吉帝(Muhamed Sajidi)說:「今日每個人都知道自閉症是神經發展問題,它不是心理疾病或醫療損傷,但在法國,是由深受佛洛伊德心理分析論影響的心理學家主導,他們不願為我們已知的自閉症知識而改變。」薩吉帝自己有一名自閉兒,自閉症的兒子造成家庭許多影響後決定成立協會,他說最糟糕的部分是自閉兒家長備受指責,尤其是母親。嫁給法國人的英國女性勒潘努芝(Candy Lepenuizic)說:「我第一次帶著(患有自閉症的)兒子去看醫生時,他才3歲,我們以為有什麼問題,心理醫師問我說,這個孩子是否在期待中出生。接著她問我在懷兒子時做過什麼夢,並建議全家人都要接受心理治療。」類似的故事在法國育有自閉兒的家庭中比比皆是。「整個概念是媽媽有問題(la faute à maman),就像是(因為母親情緒冷漠的)電冰箱媽媽(refrigerator mum),或是家庭複雜的問題。」勒潘努芝說。她說:「他們認為,如果兒童缺乏與外界溝通的能力,是因為在胎盤中或新生時期受到創傷,這類的家庭失能必須由家長去接受治癒!」評論家表示,從心理分析學家的觀點來看,自閉兒的問題太晚發現,等到發現時又為時已晚,有效治療成功的機會也就大幅減少。薩吉帝說:「在瑞典,大約有6成自閉兒會去上學,而在法國只有2成,而且不是全職學生,其他不是在精神療養院、社會醫療中心、在家裡或是在比利時,許多家長把孩子送到行為治療機構比較容易設立的比利時。」自閉不只是個人問題情況正在改變,因為家長不願聽信所謂的專家,以免孩子成為現在法國許許多多的自閉症成人。自閉兒長大無法和社會適應,有時會導致自殘。育有自閉兒的家庭75%會離婚,自閉兒會跟著單親媽媽生活。薩吉帝和其他倡議分子發現情況開始有所轉變,因為衛生部終於願意贊助行為治療的學校經費,也就是早期療癒中心。倡議者表示,根本問題是精神專家抗拒改變,因為這會影響他們的收入。勒潘努芝說:「政府付錢,兒童沒有改善,誰會在乎?現在有政府監管,醫師可以賺錢,他們為何要改變制度?」被指控的一方則有截然不同的觀點。兒童心理學家卜內蘇認為倡議組織已經嚴重扭曲爭論,在抹黑心理分析。她表示,法國的制度跟行為主義者的片面說法不同。首先,已有大量的成功來自精神分析治療自閉症的故事。心理分析學家只是沒有大聲鼓吹。其二,在加拿大和美國有研究質疑行為主義者的論調是否有真實科學根據。「唯一一個真正的行為主義研究,是40年代由美國心理學家斯金納(Burrhus Skinner)進行的電擊老鼠實驗。現今的獎勵和處罰已經完全不同,但那是行為主義者的背景。」卜內蘇說。法國心理分析大師艾瑞克•勞倫斯(Eric Laurent)則表示有一個嚴重的問題,他說:「改變行為是一件事,但是你這麼做的問題在後面,透過緊密的行為模式可以傳遞技巧,但是並沒有顧及事情的全面。」對於心理分析學家應該為家庭破裂負責的說法,勞倫斯並不苟同。他說:「認為心理分析學家的出現才造成家庭內的仇恨是荒謬的,仇視一直存在。精神分析被當作代罪羔羊,儘管我們不介意,成為代罪羔羊是精神分析的一部分。」不管誰最終是正確的,法國社會對自閉症處遇的觀點已經在改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