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全民盟大勝 緬甸步入新紀元

立報/李威撰 2012.04.05 00:00
【編譯李威撰整理報導】緬甸國有電視台3日報導,緬甸1日舉辦的國會補選,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NLD,簡稱全民盟)獲得壓倒性的勝利,在應選45席當中拿下43席。但全民盟的勝利,不代表軍方在背後撐腰的聯邦團結發展黨(USDP)受到動搖。根據官方公布的競選結果,全民盟拿下的43席中,下院占37席,上院占4席,2席是地方性議會。東部撣邦1席是由少數民族支持的撣族民主黨(Shan Nationalities Democratic Party)拿下。由於全民盟候選人在西北部的薩加因(Sagaing)被取消競選資格,所以被聯邦團結發展黨拿下。有別於2010年的大選,緬甸政府不僅答應讓翁山蘇姬參選,還同意外國人士及記者進入緬甸觀察。外界普遍認為此次選舉相當順利,並且符合公開公正的要求。權力結構仍根深蒂固軍方自1962年掌權以來,緬甸便逐漸面臨政治高壓與經濟凋敝的困境。不少觀察人士指出,這次國會補選就是舒緩問題的重要契機,軍方必須利用翁山蘇姬,這在戰略上具有雙重的重要性。首先是翁山蘇姬一旦加入國會,現有政治體制將被賦予某種正當性。部分全民盟的黨員也體認到,當他們決定要參選,並選擇進入體制時,間接表示全民盟已經承認當前國會的正當性。實際上,全民盟進入國會,並不會改變國會的權力結構,國會生態仍是以軍方為主,席次不到1/10的全民盟,並沒有真正掌握通過法案的權力。儘管丹瑞與蒙艾等軍方人士已經隱退,但他們仍躲在幕後操控,目前國會內部有許多強硬派人士就是軍方的代表。況且,緬甸國會有1/4的席次沒有開放競選,而是保留給軍方人士,因此軍方仍握有主導權。而根據憲法的授權,軍方隨時都可以班師回朝。期盼國際解除制裁其次,翁山蘇姬進入國會,將催促西方國家取消長年實施的國際經貿制裁。只要已開發民主國家解除制裁,困乏的緬甸將重新獲得重要物資援助,並鼓勵大量外資進入。緬甸政府官員表示,只要能跟西方國家建立正常化的關係,將有助於獲取人道援助與外國投資。至於何時要取消制裁,歐美都還處於思考階段。歐盟方面表示,在有條件限制的情況下,歐盟會實質性地取消部分制裁。美方則表示,美國政府會按照自己的步調漸次與緬甸達成和解。外交關係協會(CFR)東南亞研究員格蘭奇克(Joshua Kurlantzick)在《新共和》指出,軍方是否永遠退居幕後,真正的關鍵是在2015年,屆時國會將全面改選,而全民盟與其它反對黨是否被允許掌控國會,將是真正的考驗。不過未來3年有幾項指標仍可作為評斷緬甸政治改革的依據,諸如鬆綁對媒體的管制、讓各政黨在平等的立足點上競爭、處理少數民族問題。緬甸大約1年前開始由上而下推動改革,軍政府技術性將權力下放給文人政府。新上台的總統登盛(Thein Sein)雖來自軍方,但他似乎證明自己是真心誠意想要推動改革。執政者意識到,如果緬甸再不改革,相較週邊已經大力推動經濟的國家,遲早會被比下去,導致緬甸難以翻身。媒體控制逐漸解放登盛曾接觸翁山蘇姬,與她進行對話。翁山蘇姬私底下表示,她相信登盛是認真想要建立自由市場民主的改革者。登盛在去年釋放數百名政治犯、推動金融改革與市場經濟並設置全國人權委員會。另外,登盛也大幅減少對媒體的控制,譬如民眾可看見翁山蘇姬批判政府的訪談,並接觸更多的國外媒體。民眾能更便宜的取得網路,許多年輕人因此能得知外面世界的消息,包括泰國、中國及阿拉伯世界的新聞。不過,在跟邊境少數族群簽訂成長期和平協議的問題上,雖然政府表明要致力於和平穩定,但國軍與克欽獨立軍(Kachin Independence Army)之間的衝突,卻反陷入2年來的冰點。中央與邊境少數族群的衝突,已經造成緬甸北方許多難民無家可歸。人權觀察指出,衝突導致雙方都有侵犯人權的問題發生,如強制勞動、虐待、使用童兵及隨意處決等。格蘭奇克表示,對於一個幾十年來沒有事情值得慶祝的國家來說,這次國會補選確實相當振奮人心,但實際上緬甸仍有長遠的路途要走。這場選舉既不意味軍人統治的結束,也不代表民主政治的確立。他比喻,翁山蘇姬進入國會,就像是曼德拉剛從羅賓島被釋放,這只意味著現在才要朝民主化的方向前進。況且緬甸的歷史告訴我們,凡歷經一段開放時期,經常伴隨而來的是鎮壓,所以不應抱持過度樂觀的想法。但格蘭奇克表示,現階段全民盟雖作為有限,但未來在國會仍可發揮監督政府,要求施政透明度等功能,而這些都是緬甸所亟需的。

社群留言